(免费阅读)顾莞宁萧诩章节目录 侯府嫡女凤回巢小说

2021-07-22 06:00

侯府嫡女凤回巢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侯府嫡女凤回巢》是来自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著作的古代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顾莞宁萧诩,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提供侯府嫡女凤回巢顾莞宁萧诩小说全文阅读。侯府嫡女凤回巢小说讲述了吴莲香自以为自己的举动给骄傲的顾莞宁增添了阻力,心中暗暗自得。平时顾莞宁并没有刻意针对她。但她只是看着顾莞宁不太顺眼。顾莞宁的傲慢出身,顾莞宁的美丽夺目,顾莞宁的聪慧过人,顾莞宁的傲慢与冷漠…一切,她都远远不及。

《侯府嫡女凤回巢》 第1章 复生 免费试读

顾莞宁看着铜镜。

铜镜里的十三岁少女也在看着她。

镜中少女,***光滑的皮肤,宛如凝脂般细腻。长而弯的眉毛,好似柳叶纤长秀美。窗外的阳光仿佛都倾泻在这张笔墨难描的容颜上。

神采奕奕,明艳动人。

年轻真好!

顾莞宁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过光滑的铜镜,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三十年后自己的模样。

她被亲生母亲以及沈青岚联手逼至绝境,她的祖母含恨而终,她亲眼目睹身边重要亲近的人一一离世,痛不欲生。

即使她后来绝地逢生,成为了庄严肃精明厉害的顾太后,却仍旧是孤独一人。

宫里所有人都敬她怕她。

连唯一的儿子见了她也一脸敬重,颇有怨言,怪她后宫干涉朝政,大权独揽数年。

最终她旧疾发作,缠绵病榻两三年,病故含恨身亡。

现在是元佑二十二年,她是定北侯府的二小姐,不是深居后宫的顾太后了。

当朝的天子是元佑皇帝,短命的太子还好端端地活着,体弱多病的前夫,现在还是大秦朝的太孙……

她重生了!

前世所有的遗憾,都来得及弥补。

顾莞宁深恨自己少时不知世事险恶,没下过苦功练武,没有自保之力。这一世重生而回,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现在,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习武。

顾家私下都给女眷们请了女学陈夫子教授武学功夫。上辈子没曾重视过,这辈子至不济,也可以自保。

第二日,顾莞宁刚回来,就听见丫鬟琳琅急匆匆道:“小姐,太夫人找你,好像是夫人说了什么,太夫人不太高兴。”

提起定北侯夫人,顾莞宁满是讥削和冰冷。

定北侯夫人沈梅君……

一切纷扰,都由她而起!

如果不是她做下的荒唐错事,嫡亲的生母,那般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凉薄心狠,一步步将她这个亲生女儿逼入绝境。

琳琅没等来顾莞宁的回应,略有些诧异地抬起头,试探着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顾莞宁抿了抿唇,扯出一个淡薄的笑意:“没什么,刚才想到一些事,一时失了神。现在就走吧!”

说着,站起身来,不疾不徐地向外走。

父亲定北侯顾湛在边关战死已有三年。

如今,三年的孝期已经守满了。

算算时间,沈氏也快按捺不住,要有所“举动”了……

沈氏一进正和堂,就迫不及待地当着太夫人的面发作了。

“婆婆,儿媳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

“莞宁昨日在女学里多留了半个时辰,随着陈夫子练箭,还对陈夫子说,以后每天都是如此。这么大的事,她不和长辈商议就自作主张,实在是肆意妄为。”

“她一日日大了,主意也越来越高。我这个当娘的,是管不住她了。只得厚颜请婆婆多多管教她。不然,儿媳日后实在无颜去地下见她的父亲……”

沈氏先是满脸怒容,说到后来,却哀伤难过起来。

口中句句是慈母之爱,可字字都在指责顾莞宁目无尊长,不听管教。

好精湛的演技!

太夫人听了这番话,反射性地皱眉看了过来,眼中满是不赞成:“宁姐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莞宁看着满头银丝满额皱纹的祖母,鼻子陡然一酸。

她出嫁后不久,祖母就因沈氏暗中下毒病倒了。

她在产房里拼命生下儿子。没等将喜讯送到定北侯府,就惊闻了祖母病逝的噩耗。

撕心裂肺的痛楚,令她痛不欲生。

后来,她亲手除去了沈氏,为祖母报了仇。只是,逝者已逝,世上唯一全心全意疼爱她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还好一切都重来了!

祖母是疼爱自己的,至于沈氏——

顾莞宁心中冷笑连连,面上却流露出委屈之色:“母亲还没听我解释,就先给我定了罪。祖母也不想听听孙女心里的想法么?”

太夫人一见娇美的孙女委屈的样子,顿时软了心肠,声音也柔缓了下来:“谁给你定罪了。你这丫头,也不知随了谁,受不得半点委屈闲气。你母亲说你几句,你也听不得。这副脾气,将来嫁了人可怎生是好。谁家能容得下这么大脾气的儿媳。”

最后这一句,不知是在说顾莞宁,还是有意无意数落小题大做的沈氏。

沈氏擦拭眼泪的动作顿时有些僵硬。

顾莞宁瞬间破涕为笑:“还是祖母最疼孙女了。孙女以后谁也不嫁,就一直留在祖母身边孝顺祖母。”

“又说傻话了。女子大了,哪有不嫁人的。祖母身边多的是伺候的人,少了你这个淘气捣蛋的,祖母还能省点心多活几年。”

太夫人嗔怪地瞪了顾莞宁一眼,眉眼却舒展开来,眼里也有了笑意。

顾莞宁心里有些酸涩,声音略略低了一些:“祖母,孙女说的都是真心话。”

前世那样炽热的爱过恨过,后来心如灰烬,不得已嫁了人,还生了儿子。可她的心里,犹如一潭死水,再也没漾起过半点涟漪。

这一生,她不会再嫁人!

太夫人只以为顾莞宁是出于少女的羞涩不愿多提嫁人之类的话,不由得莞尔一笑:“好好好,都依你。你不想嫁人,以后就一直留在祖母身边好了。”

顾莞宁顺着太夫人的话音道:“这可是祖母亲口答应过的,以后可不能逼着孙女嫁人。”

沈氏暗暗咬牙。

不是在说顾莞宁自作主张习武的事情么?

怎么话题忽然又转到嫁人不嫁人了?

太夫人果然是个偏听偏信又偏心的老糊涂,被顾莞宁几句话就哄得乐呵呵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莞宁,你别左顾言他。更别仗着祖母疼你,就任性肆意为所欲为。”

沈氏放下手中的帕子,语气颇有些严厉:“你老老实实地说清楚,昨天练箭的事,到底是谁怂恿你的?是你身边的丫鬟,还是陈夫子?”

想攀扯她身边的人?

顾莞宁目光一冷,看向沈氏:“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和她们都无关。”

……

那清冷锐利的目光,和定北侯顾湛生前如出一辙。

沈氏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

眼前这个明艳夺目高傲的少女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女儿。是她血脉的延续。

就算为了定北侯夫人的身份,她也该表现出身为母亲的疼爱和怜惜。

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每当看到那张神似顾湛的脸孔,她的心底就会涌起无穷无尽的怨怼和痛苦。

被逼着和心爱的人分离,被逼着嫁给毫无感情的丈夫,还生下了他的孩子。她心中只有愤恨和憎恶,哪里来的怜爱疼惜?

她实在无法勉强自己喜欢这个女儿。

母女两个的疏远,瞒不过人老成精的太夫人。

顾湛早逝,她留在侯府守寡养育一双儿女。太夫人对她这个儿媳,不便苛求太多。对顾莞宁格外疼惜纵容,也不无怜惜补偿的心思。

顾莞宁对她这个母亲,平日还算顺从,从未像这般顶过嘴。

为什么顾莞宁忽然就变了?

沈氏没来得及细想,耳边又响起顾莞宁冷然的声音:“母亲对我有什么不满,只管冲着我来,不要攀扯到我身边的人。”

听听这是什么语气?!

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

沈氏隐忍的怒火瞬间升至顶点:“顾莞宁!你怎么敢这般和我说话?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哪本圣贤书教过你,可以这样顶撞自己的母亲?”

沈氏清冷自持,美丽优雅,极少在人前动怒发脾气。

像此时这般怒喝,更是前所未有的失态!

顾莞宁不但没慌乱请罪,反而讥讽地扯了扯唇角:“母亲这么说,我实在愧不敢当。我自问言行举止都无差错,对母亲也没有丝毫不敬之处。”

“倒是母亲,只听闻我练箭一事,连问都没细问,就出言指责于我。还口口声声认定了我身边人在怂恿我。我若是半句都不辩解,只怕母亲现在就要拿下我身边的丫鬟还有陈夫子,一一问罪了吧!”

和沈氏的暴怒正好相反,顾莞宁神色平静漠然,气势却半点不落下风,甚至犹有过之:“母亲就一点都不想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沈氏被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面对那双冷漠中含着指责的眼眸,沈氏难得的有了一丝心虚。却强撑着不肯表露出来:“你身为侯府嫡女,要学的东西多的是。习武射箭是男子们的事,你一个闺阁少女,学了这些又有何用?”

“母亲此言差矣。”

顾莞宁目光一闪,淡淡说道:“我们顾家以武起家,世代戍守边关保家卫国。尚武的风气,是从先祖那一辈就传下来的,早就烙印在每一个顾家子女的血液里。也因此,顾家的女学开设了武艺骑射课。”

“堂兄他们自小就要练武学习兵法,成家有了子嗣后,随时都会被派去边关上战场,以一己之力报效朝廷。战场上刀剑无眼,随时会流血牺牲,顾家的男子从来不会胆怯退缩。”

“身为女儿身,我很遗憾没有这样的机会光耀门庭振兴顾家。”

“我想习武练箭,一来是为了继承父亲遗志,不让任何人小觑了顾家的女儿。二来,是为了强身健体。哪怕日后长居内宅,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总是好事。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更好地撑下去。”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清楚。我现在多花些时间精力练武,说不定有朝一日就会成为我保命的手段。”

“敢问母亲,我的行为到底有何不妥?”

顾莞宁挺直胸膛,身姿傲然。

全身上下散发出凛然睥睨的气势!

沈氏呼吸一窒,竟没了和顾莞宁对视对峙的勇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