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谢云妆文莺小说 萌妃厨神已婚丧偶勿cue章节阅读

2021-11-10 15:01

萌妃厨神已婚丧偶勿cue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谢云妆文莺的名称叫《萌妃厨神已婚丧偶勿cue》,是作者孔阳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二十一世纪名副其实的金牌女厨神谢云妆穿越了,穿到了一个架空朝代,成了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原主十七岁,是名满京城的谢家嫡长女,才情样貌都是一流,自小便与皇后的亲外甥定了娃娃亲。却不料,出嫁前一天,相公一命呜呼,她守了望门寡,惨遭欺凌算计。穿越过来的谢云妆打脸虐渣,靠着手里的美食征服这个陌生的世界。

《萌妃厨神已婚丧偶勿cue》 第2章 立威 免费试读

谢云妆此时发现,院外的奴才居然没一个听自己话的,只是跪着,眼睛却盯着陈大娘的方向。

明白了!

这都是些被拿住的奴才,连***子是谁都忘了。

她三步走到陈大娘跟前,紧接着就又是清脆无比的一巴掌,直打得她眼冒金星,牙都松了。

“还敢瞪我,老奴才,信不信本小姐连你这对不识好歹的老眼都给你挖了。”

谢云妆口中骂着,手指成爪,右手上两个尖尖的长指甲,朝着陈大娘的眼就戳下去。

还没碰到,陈大娘就吓得双手捂眼,趴到了地上。

“哎呀,娘啊!大姑娘要杀人了!”

“杀你这个贱奴,我都怕脏自己的手。”

谢云妆轻轻拍拍自己的双手,后退一步,身体却控制不住晃了两下,险些摔倒。

“姑娘,你怎么了?”文莺吓得忙扑上来扶住。

我饿了……

谢云妆肚中作响,也不知道空了多久,这原主不会是把自己饿死的吧?

不过,眼前着陈大娘正朝着自己目露凶狠,不如一条豺狼,见自己虚弱了,一定是要上来撕咬一口的。

谢云妆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她朝着文莺打个眼色,那文莺倒也乖觉,立刻跑进屋子端了一张小高几,一把大圈椅过来,还去拿了厚实的大毛披风,给谢云妆披上,又泡了一壶热茶。

谢云妆正觉得口渴,端起茶杯就连灌了三碗,终于是缓解了一下口干舌燥,舒坦的长出了一口气。

陈大娘此时心定了一些,这***看来身体还虚,又有下人在院子外头,这些人都被她拿住了。

人多势众,还控制不了一个病弱的小***?

她也不哭了,只狼狈的坐着,瞪着谢云妆的目光愈发凶狠。

文莺虽怕,但见大小姐都要立起来了,自己也不能拖后腿,也鼓着劲儿,狠狠地瞪回去。

谢云妆慢悠悠将手中的茶盏往桌面一磕,冷笑道:“说起来我们谢家也是名门望族,**出来的好奴才,主子坐在这里,奴才还敢坐在底下直挺挺的拿眼睛瞪人?!到底是姨娘**出来的奴才,逼着嫡出大小姐守望门寡送死就是大家规矩。教着奴才以奴犯主也是大家规矩?!还真是名门望族,叫人笑话!”

谢云妆脸上带着笑,但说出来的话却犀利如刀,一刀又一刀,把地上那仗着老脸横行霸道的老货给戳的千疮百孔。

“大胆,你怎么敢称夫人是姨娘!”陈大娘一听,连自己主子都给带进来了,立刻又要跳。

还不等窜起来,一杯热茶兜头泼下,把她烫得吱哇乱叫。

接着又是一声茶盏落地的声响,小茶碗就在她脸前摔得稀碎。

“平妻就是妾!我之前在府里,为了祖母的体面,称她一声二夫人,难道是因为我给了体面,你们这些奴才就真忘记了嫡庶尊卑?文莺,去请位会写状子的先生,给我往衙门里递封状纸,我要告家中贱奴无视尊卑,以下犯上!”谢云妆说完,甚至还愉快的笑了一声。

陈大娘慌了。

什么无视尊卑,以下犯上?

这可是五马分尸的重罪啊。

而且,还牵出了二夫人。

平妻也是妾,这话一点不假。

她们怎么不知道,这大姑娘居然有这么凌厉的一面?

“大姑娘饶命啊!”陈大娘再也扛不住哭了起来。“大姑娘是误会老奴了,老奴是二夫人派来照顾姑娘,还望姑娘看在二夫人的份上,饶恕老奴莽撞。”

这时,倒又想起,就算是二夫人,还是可以压一压谢云妆的。

可惜,这个谢云妆已经换了芯子,她就不是那种怕事会委屈自己的人。

“我看陈大娘是不服气,文莺。”谢云妆冲着文莺一伸手。

文莺手里有一个小匣子,是刚才搬桌椅时从屋里取出来的。

那里面满满都是奴仆们的身契。

她挑出其中一张,在她跟前晃晃,笑着说:“你的身契就在我手里,你说我怎么处置好呢?”

陈大娘眼睛猛得睁大。

“教养嬷嬷?倒没见谁家教养嬷嬷不是外头聘来的,而是打着身契的奴才。”谢云妆又笑了。

原主倒底是大家出身,因为是世家的嫡长女,按着未来的宗妇教养,记忆里一番,什么内容都有。

不过,谢云妆愈发奇怪,这不像是个能被奴才欺压至死的姑娘啊!

先不管这些,给这些奴才们立了规矩再说。

她又翻了翻那个小匣子,又找出了几张身契,不由笑出了声。

“哟,这位自称教养嬷嬷的陈大娘,不光自己是奴才,就连男人儿子们都是我的奴才。写状子我还得加上一条,这奴才不只是背主叛逆,还假冒身份呢!”

“大姑娘!”陈大娘已是全身虚汗,趴在地上抖个不停。

“之前这庄子上的内管事是谁?”谢云妆没理她。

院子外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都是哑巴了?文莺,拿我房里的鞭子来,一个个打,打到他们开口说话为止!”谢云妆眉锋一立,厉声喝道。

“姑娘饶命啊!”

“不是不回姑娘的话。实在是原先的管事,被陈大娘撵到外院里去了。”

下头人又是磕头,又是求饶。

她们真是怕啊!

这大姑娘说打就打,真是不含糊的。

尤其是那卖身契一出,简直是大杀器,就算把契纸烧了,没有主家出首,官府那里永远都是奴籍,逃到哪里都是一个死。

谢云妆微一皱眉,将那两个还敢回话的仆妇招手叫到眼前。

“你们两个,叫人,将这老婆子给我锁到柴房里去。先饿上三天,我看还有没有这么大的威风。”

她指着陈大娘说。

那两人哪敢说不,立刻叫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过来,把哀哭不已的陈大娘拖走。

“记着,着人好好看管,不准逃了,不准死了。要是出了一点点差池,我将你们全都卖去挖煤!”

“是是,大姑娘请放心。”

“什么大啊小啊的,以后这庄子里,只有一位姑娘!”谢云妆心想,都给撵出来守望门寡了,还按什么家族辈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