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独宠娇妃小说完整版 林宛茉孟离

2021-11-10 21:01

独宠娇妃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独宠娇妃》由著名作者平南小巷最新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林宛茉孟离,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作为林府千金,林宛茉从小被捧在掌心长大,不光有爹娘疼,还有几个哥哥宠,所以她自小便养成了恣意洒脱的男儿性子。此前在家中,常听闻孟将军战功赫赫,林宛茉的心中不免生出了无限敬仰,盼着能够早日去将军府拜一拜。后来,果真得到了这样一次机会,也正是那一次,让她对将军遗子孟离一见钟情。如今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心爱的男人,初为***,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独宠娇妃》 第三章 新妃 免费试读

外头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宛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动一动感觉全身酸疼,这才慢慢回过神来。

吸一口气定了定心,悄悄摸摸的朝外侧看了一眼,孟离似是还在睡着,看光景许是已近辰时,有些晚了。

她不敢耽搁,赶紧坐起身来,自顾自先穿上贴身衣物,贴着床边慢慢向外挪动,轻轻跳下床,回头看了一眼,孟离尚未醒,便安心的走去外间,轻轻打开门,只让洛玉带上两个小丫头进来服侍,其余一并遣了。

梳洗整理好后,宛茉边往里间走边思考着该要怎么唤醒孟离,经过昨夜之后,心里对孟离好像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了,以往满心是爱慕,见到他便不自觉就欢欢喜喜,现下却有了些羞涩,明明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却连喊他起床都有些不好意思。

站在床边看了半晌,犹疑着伸出手去,快要碰到时又停了下来,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开口。

正在纠结之际,哗一下躺着的人猛抓住她悬在空气中的手坐起身来,皱着眉,另一只手拍了拍脑门,嘟囔着:“几时了?”

“快起吧,不早了,还未向母亲问安呢。”宛茉看着他有些好笑,倒像个孩子似的。

孟离听了她的话,却仍坐着不动,只歪着头盯着她看。

被盯的有些发慌了,宛茉一边扭头佯装看着外间,一边自然的抽出被握住的手,一本正经的道:“我去给你准备洗漱,你快些起来罢,真的不早了。”

孟离隔着珠帘看着自己的新娘子在外间来来去去的身影,突然想到年少时的家家酒,他与林煜并不感兴趣,宛茉便总扮作厨子或是伙计之类操劳的营生,前前后后为他们忙碌,乐此不疲。

“王……王爷。”不知何时,宛茉已走到近前,吞吞吐吐的冲着他喊了一声,孟离未应声,只自顾自穿着衣物。

“我……我这么喊你是不是有点奇怪?”

孟离接过她递来的杯子,含了一口水,漱了几回,吐在盆子里,接过已浸好的毛巾,擦了擦脸,顿觉清爽,瞥一眼旁边的人儿,转身往外走,丢下句:“奇怪。”

行至外间,见宛茉还未跟上来,回头道:“宛儿,你不是说晚了吗?”

宛茉回味过来,放下手中的东西,笑嘻嘻的跟出去,一边随孟离往外走一边好似无心的自言自语:“那我喊孟郎?”

身前的人抖了一抖,定住身,转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子,“就叫名字。”

“孟离?”女子睁大眼睛看着他。

“嗯……”

孟离答完便转身欲走,宛茉跟在身后撇撇嘴,正要表示不满,却看见前方回伸出的一只手,停在自己身前,一下子便立刻又开心起来,牵着孟离的手,跟在身边,慢慢走着。

一路上,还留有大婚装扮的样子,红帐装点的到处皆是醒目的一片红,映着满府各处种着的腊梅花,确是别有一番风味。

行了不久,便到了鞠安堂。

其实自孟伯父封了将军起便应换府,只是孟伯母与孟离都不愿意离开孟府,先后多次上书求了皇上。皇上感念母子的这份深情,便没有强求,只命人圈了一片周围一片地,建了几处宅子庭院,与孟府连通,算是勉强达到王府的应有的规制。

原是好好的府中外墙被打了道小门,修了条小径方才能通到扩建的那几处屋所去。平日里看着略有些空旷,孟伯母便叫人在路两侧种了些将军生前喜爱的竹子。

时日渐长,竹子慢慢长高长密后倒看不大出还有条小路往外连通着。因着王府中一向人不多,故而扩出的院子也无人居住,慢慢倒有些荒凉,却是浪费了那一方天地。

随孟离步入堂中,便看到孟伯母正端坐在上,还似往日里一般,只着了湖蓝色极素雅的一件长袄,冬日里看着也是神清气爽的。

看见他们进来,孟氏放下手中的暖炉,微笑着点了点头。

俩人一齐刚行完礼,夫人便忙着要赐座。

宛茉赶忙拽住孟离道:“孟姨,我们还未敬茶呢。”

夫人笑着瞥向宛茉:“你是该敬茶,不走个场面,倒真叫你改不了口了。”

“我……我……”宛茉局促的看了看夫人,见她并未有松口的意思,便赶紧冲着孟离使眼色求救,孟离也只坏笑着耸耸肩。

“母亲……”宛茉眼见无法开脱了,便凑到夫人身边,一边讨好的按着肩,一边低声细语的求饶:“我错了,现下知道了,以后叫你娘亲可好?”

“如此我倒开心的很啊,只是不知道林府的娘亲会不会吃醋哟。”孟夫人满意的拍了拍宛茉的手。

“怎么会,娘亲时常教导我,为***孝敬公公婆婆也是要像待爹爹娘亲一样亲近的。”

孟夫人听罢更是高兴,看着站在一边的孟离,满足的很。

自孟屹走后到现在,已十二年有余,这么些年,若不是林府上下帮衬着,怕是纵使有王妃的名头也难保住这么大一个摊子不乱。尤其小煜、宛茉两个孩子,若没有他们时常陪着,怕是孟离与她还不知要多久才能走出阴霾。

如今,孟离能与宛茉在一处,便是最好不过了,也算了却了压在她心头最大的一桩心事。

取了两盏新茶,正式的拜了三拜方才落座。

看着娘亲脸上带着好久未有过的开心,孟离心中深感欣慰,再看一看身边坐着的新婚妻子,不知怎么的,突然没由来的一阵热气涌上心头。

“明日我要带着宛儿归宁,娘你要一起去林府探一探林伯伯林伯母吗?”

话音刚落便觉察到一道凌厉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瞬间回过神,淡然的看一眼身边的人,幽幽道:“我是喊丈人丈母好,还是叫爹娘好?宛儿,你觉得呢?”

上座的孟夫人笑着看他们二人:“宛儿现在确实不比从前了,文静了许多,倒真是衬的上名字了。”

“娘亲,你要为宛儿作证啊,明日孟离去了我家也要谢罪的。”

“好好好,”夫人一脸宠溺,“今儿本应入宫参拜叩谢皇恩,可皇上知道我们府中一向来的少些规矩,既免了你们的礼,你们便回去歇一歇罢,昨日也是累了。”

再拜了拜后便离开回了自己的屋子,坐了片刻,宛茉想着光是拜了孟将军的灵位怕有些失礼,便要拉着孟离去将军墓前亲自敬酒拜上一拜,再回到将军府竟已近巳时了,想着明日还要早起归宁,慌忙睡下。

孟离自十六岁起正式领了头衔随军出征,这四年里一直睡得很浅,生生熬几夜的也不算少见。自年前回来这些时日,别的不算,觉,确是每日都足足的。

其实回京这些时日孟离也时常在想,一直压在心上的父仇和国恨究竟是不是支撑自己这么多年的唯一,还是自己其实很容易满足,有娘亲和宛儿陪在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