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完本)颜昕澜南宫邺小说

2021-11-11 06:01

《暴君今天也很乖》 小说介绍

主角是颜昕澜南宫邺的小说叫做《暴君今天也很乖》,是作者丛寒所编写的穿越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宫邺马上示意,“那些文字到底是什么,爱卿快些译来。”刘大人又看了一遍...

《暴君今天也很乖》 第16章 把他打了 免费试读

南宫邺马上示意,“那些文字到底是什么,爱卿快些译来。”

刘大人又看了一遍,“这是唐代诗人张若虚所写的七言律诗«春江花月夜»。”

额,众人听了都有点扫兴,还以为写什么呢,就是唐诗啊!

南宫邺简直要气炸,颜昕澜拿外国文字跟自己装神弄鬼,还说什么人间使命完成要死了。

唔,好气!自己接连几次被她忽悠。下朝之后他就吩咐太医,狠狠地扎!扎到她求饶为止。

颜昕澜被扎怕了,瞪着眼睛不敢再闭上了。系统已经提示过,“英文天书已经破解,赶紧另想办法!”

吗的,颜昕澜骂系统,“你当老娘是诸葛亮啊?阴谋阳谋层出不穷?老娘累了。”

系统传来字正腔圆带回音的警告,“那就等死吧等死吧……”

哎呦喂,这才是上辈子哔了狗,这辈子倒血霉。

颜昕澜在床上躺着,寻思着,英文被戳破了,其他的什么法语俄语都不能再用了,朝里肯定也有会这些的。

什么东西既能忽悠皇上,又能吸引皇上,还叫他破译发现不了呢?

话正说着,高齐过来传旨,叫颜昕澜到西苑觐见皇上。

西苑是南宫邺休憩之地,所以颜昕澜觉得,应该没什么大碍,要是想弄死自己,干嘛抬到西苑去?

她又问一下系统,“到底有没有危险?”

系统又转入模式化回答,“自己体验,自己体验。”

南宫邺脸色虽然依旧不好,可是已经不打算跟她计较了。

此时他正坐在火炕上,在小方桌上批奏折,看见颜昕澜先说句,“朕只剩一个奏折了,批完再说话。”

据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颜昕澜坐在旁边喝着茶,一边品度南宫邺,发现还真的是,高贵的气质中,平添几分执着和认真,越发显得有韵味了。

这男人虽然狠辣暴力,可是做皇帝还是合格的,算得上勤政为民了。

南宫邺无意间发现颜昕澜盯着自己看,抬头与她目光相碰。

颜昕澜控制不住手一抖,茶碗落在地上摔碎了。

她吐吐舌头,赶紧起身施礼赔罪,“臣妾愚笨,打了茶碗。”

南宫邺啧一声,摇头皱眉,“朕对你无语,今天叫你来,是想让你教朕,学习英吉利文字。”

哦豁,颜昕澜差点栽地上,不过马上又觉得是好机会。

她跟系统签订的协议叫真爱攻略,不跟这男人亲近怎么爱?不爱完不成任务怎么穿越回去?

一切任重而道远啊!

她马上欢喜地答应南宫邺,“这没问题,臣妾闲着也是闲着。”

南宫邺不知她因何眉飞色舞起来,直摇头无奈,“朕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你,也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女人。”

哦吼,颜昕澜双手一摊,“没关系,咱们多接触,多交流,多沟通,多……”

话说到此,发现南宫邺已经不耐烦的瞪眼了,马上收敛一下,“臣妾放肆了,请皇上恕罪!”

南宫邺似乎是为了学英吉利文字,对她不得以隐忍,“先教朕,O什么K,是什么意思?”

颜昕澜差点笑出声,马上耐心讲解,“就是可以了,完成了的意思,一个人很好,也可以说他很OK。”

南宫邺试着说一句,“你很……OK?”

颜昕澜高兴地拍手欢喜,“对了对了,皇上这样问我,我就可以回答yes!”

南宫邺又试着说yes,发音还廷标准的。他脸上难得显出笑容,可是自己意识到,马上收敛住了。

颜昕澜对他的变化浑然不觉,夺了毛笔给他写句iloveyou,之后叫他读,发现南宫邺学两遍就会,十分高兴。

她有个毛病,就是一激动就忘乎所以,忍不住过来在他脸上吧唧一下,笑着,“谢谢皇上说爱我!”

南宫邺诧异着看着她,“你说什么?”

颜昕澜连忙笑说,“这iloveyou就是我爱你的意思,你对我说iloveyou就是你爱我啊,有错吗?”

一句结束,系统马上拉警报,“你已陷入危险,你已陷入危险,自取灭亡,笨蛋笨蛋!”

颜昕澜被吓到了,再看南宫邺脸色,已经黑沉沉,充满杀气。

他拍桌子大怒,“混账东西,你作死!”

颜昕澜虽然不是很怕,可是也被震撼得倒退几步。

接着,南宫邺把桌子都给掀了,吓得高齐连滚带爬的过来跪地磕头,“陛下息怒啊,龙体要紧!”

颜昕澜面对他突然发飙,真的好委屈啊!本来高高兴兴的,突然就变成这样子。

她觉得这样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怒气值拉满,指着南宫邺鼻子,“你这个暴君!一点玩笑都开不起,还谈什么胸怀天下?人家宰相肚里能撑船,你身为皇帝,的肚子里连一句话都装不下!”

我去,皇上没等开口,她先叭叭上了。高齐一旁急的说颜昕澜,“澜嫔娘娘,你就少说两句吧,龙颜大怒了啊!”

颜昕澜更觉可笑,“狗屁龙颜大怒,我他么还怒呢!”

她气到极点就豁出去了,上来揪打南宫邺,又撕又打,“你这种小心眼的男人,活着什么用,给我去死去死!”

天哪,历来宫廷,可曾有过发疯推搡撕打皇上的女人?

高齐喊侍卫来护驾,颜昕澜被侍卫拉扯之时,一用力把南宫邺推出去,使得南宫邺后退撞在桌子上,不是桌子拦着,就躺平在地上了。

所有人吓坏,跪地齐呼,“皇上……

只有颜昕澜发证的站着,冷静下来后意识到自己太冲动。

南宫邺手势拒绝被搀扶,闭眼说,“朕没事,难道朕连摔一下也摔不起么?没事。”

他手撑着地板站起来,可是扶着腰又弯下去,瞬间皱眉痛苦,“哎呦朕的腰,腰疼,疼!”

大家都忙着抬皇上,叫太医。颜昕澜反而没有管了。

谁也不知道皇上要怎么处置她,也不敢自作主张。

颜昕澜亲眼看着南宫邺被单价抬走,揉揉脑袋痛苦,“这他么怎么办啊?”

系统发出叹息声,“你只剩下装疯一条路可行,从现在开始装疯吧!”

小说《暴君今天也很乖》 第16章 把他打了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