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叶越然白湘免费全文 叶越然白湘小说

2021-11-12 18:00

杀神狼婿

推荐指数:10分

叶越然白湘是著名作者尘元素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尘元素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叶越然白湘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在这世间,有这样一种人,他隐藏身份,在冲突中找寻真爱,处理着一起起不可能的事件,化解着一个个严重的危机。叶越然就是这样一种人,当一个个诡异的阴谋被他除去伪装的外衣,关于这都市里各种形形***的真相呈现在世人的面前,他也浮出了水面。身为一头凶狼,他不辱杀神之名。

《杀神狼婿》 第1章 开局被绿了 免费试读

龙山国,望更城。

‘海天一色’五星级大酒店顶层的色字套房门前站着一位男子,寸头、身材高大魁梧,身高超过一米八,衣服背上印着:情趣速递!身上的工装,清楚的显示了他的职业。

英俊的脸上被古铜色的皮肤包裹着,他轻敲了几下门口。

“吱!”门应声而开,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猥琐男子,一边扣着衬衫上的扣子,一边开门。

“史先生,您好!情趣速递真情关怀,24小时风雨无阻,准时送达,用后别忘了五星好评!”

“果然准时,情趣速递名不虚传,一会儿给你个好评!”

“亲爱的,这下有得玩了。”猥琐男轻挑的眼神带着淫笑一点也不避嫌回头对着房内说道。

“常贵,你花样真多!人家可受不了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

这声音像是晴天霹雳。

瞬间,速递员将双拳紧握,拳上青筋暴起。

他剑眉紧锁,脸上的怒火随时暴走。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声音近半年来,每天都在他的身边响起,他是不可能听错的。

他心中的怒火爆燃,刚刚史常贵系纽扣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咣当!砰! ”

那扇门被踢了个粉碎。

蓦地,他出手了电光火石间,史常贵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朝房内飞去,重重地摔倒在了地毯上,喉咙一腥,猩红从嘴角流出。

“啊!”

此刻,房内一名衣冠不整的美艳女子,惊恐万分不知所措瘫软在沙发上,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本能地发出尖叫。

不是她?

还有谁!

正是他的女朋友。

他那个以结婚为目的,正在热恋中的女朋友:白湘。

他那双大眼透露出一股极其危险的杀意,不过,常人无法感受到这种威胁。

“你、你是什么人?”史常贵脑子一片空白,目光闪烁一时想不起,最近得罪过谁。

他后悔今天为了玩得尽兴,给贴身保镖四大金刚放了半天假。

“叶越然......”

良久,女子站起来,红唇微动吐出了一个名字。

她惊恐不安的目光变得冷漠,嘴角冷笑透着不屑,冰冷地说道:“叶超然,被你撞上了,刚刚好,省得我还要编个理由。”

“我们的婚事我父母明确表示反对,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是不会让我嫁给你这个废物的。我考虑过了,以其与你过着鸡狗不如的生活,不如就到此吧。所以...我跟你是没有未来的。”

说完,她目光一转,柔情似水的看向了那个从地上爬起来的男子嗲声道:“亲爱的,你没事吧?”

这语调叶越然曾经天真的以为,这一辈子只用在他一个人身上。

她上前将陌生男子扶住,接着道:“看到了吗?他才是我的未婚夫,我们的婚房将是望更城帝华苑里价值超过三千万元的别墅,那个小区你是知道的,你带我去过,我们却连大门都进不去。”

白湘的话,象一盆冷水扣在叶超然的头上,他冷俊的看着眼前的白湘,没有再说一个字。

他本以为可以跟她结婚,生子,一家人快乐平凡的生活下去,以此来尘封在心底深处的杀神记忆。

然,风云突变,原来生活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完美,现实生活不是童话。

回来这个七岁记忆里的城市,交了这个‘女朋友’,为了能给她一个温暖的家,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有辆能风雨同舟的小汽车,从认识她的那天起,他拼尽了全力,24小时待命,只要有订单,每时每刻准时送达,不知疲倦,反而以此为乐。

他觉得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应该有的样子,忙碌,踏实。

两人的恋爱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就在这个时候,白湘竟然劈腿了,她反悔了,说好的爱呢?

他怎么能忍着心中的怒火?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白湘无耻的问道。

“呵呵......”

“也够了,哥来到这个城市半年多就睡了你半年,哥不吃亏!”

“现在看清你的本性还不算晚,感谢你放过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为了你?放弃整个森林?你不配!”叶越然轻薄的说道。

“同时,我应该感谢一下,这位帅哥!”叶超然竟然笑了。笑的那般天真无邪,眉宇间的怒火化作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这样的事,换作以前,白湘与眼前的男子早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你!你,混蛋!”白湘却怒火中烧,盯着叶超然,艰难地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这还是她认识的叶超然吗?

曾经给过她安全感,温暖,大气,不计较,百依百顺的男人。可是,却从他的嘴里说出这般难听轻蔑的话,令她伤心。

做为一个女人找一个更可靠的男人,这有什么错?有什么错?

白湘被气得咬牙切齿。

史常贵听了他的话,有些站不稳了,对方明讽暗嘲自己接了他的二手货,彻头彻尾的接盘侠。还是一个见钱眼开的物质女人,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是个人都会生气,何况他还是堂堂的富二代。

“嘿嘿...姓叶地,没想到吧,这次送来的东西,一会儿,我将和她一起用。她现在是我吏贵常的女人,以后你要敢再打她的主意,或是让我发现你还与她纠缠不清,小爷一个电话,就能让你连***都送不了。”吏贵常阴阳怪气的发出警告,他必须给予反击。

“常贵,懂的花样可比你多,老娘喜欢......”白湘仰起头,趾高气扬,恬不知耻的紧搂史常贵,以为能让叶越然心疼!!

叶越然直接打断了白湘的话,“白湘,你不必再说了,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瓦罐子和土坯子一窑货!”

“尼玛地,我都忍不住想揍人了。”叶越然说的是实话。

他真的非常想狠狠的再给这个史常贵尝尝他的铁拳,转念一想,这明摆着是白湘倒贴主动送到人家怀里的,他如果一拳下去,不知道这报的是那门子仇,叶越然丢不起这个人。

正是如此,他反而冷静,白湘这样的物质女,给他戴绿帽不过是早晚的事,现在又没有结婚,还白睡了她半年,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损失,想到这,他倒是觉得这并不是件坏事。

叶越然直接无视史常贵,看向了白湘,平静地说道:“话不多说,白湘,我租的房子钥匙你还有,你抽个时间把你的东西拿走吧,从今日起,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无交集。”

说完,叶越然转身就要离开,临了,玩味丢下一句:“史先生,情趣速递真情关怀,24小时风雨无阻,准时送达,用后别忘了五星好评!”

白湘却叫住了他:“等等!”

叶越然头也不回,仿若陌生人般:“有事?”

“叶越然,你还没给常贵道歉呢,打了人就想走?”白湘被叶越然打断了话。

“道歉?就凭他也配!”叶越然没有想到这女人无脑到这种地步。

“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他一个小秘密,关于你的,帅哥听好了,她身上那两盏灯你知道为什么左边的比较大吗?因为左边敏感,这半年我没少使劲!记住了吗?”叶越然狠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白湘一听,气得脸都青了,下意识地低下头看了看,那可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她使劲的跺着脚,宛若地震一般:“叶越然,你找死,本以为看在你无依无靠的份上,给你留一些情面,你竟然敢当着我的脸阴我!”

白湘四处看了看,抓起茶几上的茶杯朝着叶越然扔了过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