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孟湘江言霆小说 孟湘江言霆目录

2021-11-13 12:00

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

推荐指数:10分

孟湘江言霆是作者要发财的橘子经典小说中的主角,文中孟湘江言霆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下面看精彩试读!孟湘得了胃癌,江言霆说:你简直蠢得可以,得癌症这种低级手段也想的出来?孟湘怀了孩子,江言霆说:你也配生我的孩子。孟湘出了车祸,江言霆说:那你怎么还不死?后来,孟...

《夫人死后,江总他疯了》 第19章事隔经年 免费试读

一晃就是半年,我脸上的疤痕让那群视觉动物对我再也没有了其他不可描述的想法,只是老老实实的任由我戴着半块面具,露出完好的脸给他们倒酒。

我从一个陪酒的变成了一个卖酒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靠着职场一样的花言巧语,我倒是也拿到了不错的收入,甚至比我陪酒的还要多。

我在外面又租了一个房子,跟另一个女孩一起,那女孩比我内向很多,平常也不说话,性子古怪的很,但是烧的一手好菜。

“你打算在那个地方待多久?”女孩看着我再一次穿上堪称暴露的衣服,不动声色的开口。

我正对着镜子描眉画眼,听见她的话扭过头嬉皮笑脸,“谁知道呢,搞不好是做到死。”

她对我这种态度嗤之以鼻。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说,“至少我比外面那些妖艳***好看吧?”

女孩只是冷笑一声,把留给我的饭菜放进保温盒,“那你是什么?好看的妖艳***?”

我笑嘻嘻的踩着高跟鞋离开。

转眼间过了一年,我已经在这里如鱼得水,甚至给自己积累了一票人脉,有点闲钱的人动过把我娶回家的念头,在看见我脸上的疤之后又退却了。

还有些根本不在乎我脸上的疤,我也拒绝了。

方姐像是不理解我的做法,“你要是嫁了人,会比现在好过很多。”

我只是摇摇头,“方姐,你不明白,我这种人是不会给别人洗衣做饭的,更何况你觉得他们是真的喜欢我吗?”

方姐没说话,我也沉默了。

或许有吧,关我什么事。

我刚离开没几分钟,方姐又追过来了,她看着我,脸色格外难看,“孟湘,有人点了你的名字。”

我满不在乎的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感受到烟草在我肺里转了一圈的短暂麻痹感,这才缓缓吐出烟圈。

“这不是好事吗?哪个包间啊,我去看看。”

“权拓。”

我一个手抖,烟没拿住,掉在地上了,看着方姐的嘴一张一合,我觉得我好像失聪了。

“你说什么?”

方姐摇摇头,替我踩灭了烟头,“权拓,去吧,别让客人等着。”

权拓,是这间夜总会新办的包间,只有这一间,我曾经进去看过,是那些纨绔少爷吃喝玩乐的标配,大概也就是江言霆那群所谓的上流人士会经常去的规格。

我曾经一直不理解夜总会哪儿来的钱搞那样的地方,可是在刚刚方姐告诉我包间之后,我忽然间就觉得一切都像是早有预谋。

推开包间的门,里面跟外面一样没什么区别,就是规格大了点,忽略那几个搂着女人的男人,倒像是在办宴会。

我一眼就看见了江言霆,一年的时间他依旧沉稳,像是变得更成熟了。

只是扫了他一眼,我就把目光放到了别人身上,也许是我戴着面具的样子在别人眼里太瞩目,刚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了四面八方的目光。

除了江言霆之外,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熟面孔。

有人大着胆子上前来拉我到他身边坐,我也只是嬉皮笑脸的坐过去,又娴熟的开酒倒酒,至始至终没有再看过江言霆第二眼。

可是我知道,他一直在盯着我看。

男人摸着我的手,那种感觉让我恶心的想吐,但还是维持住了脸上的笑容。

然后他把我拖到了一边的长椅上,我没有挣扎,只是死鱼一样躺在椅子上看他,心里默数三个数。

不多不少,正好在男人看见我脸上的疤之后站起身,骂骂咧咧的投向其他美女的怀抱。

我满不在乎坐起来,捡起地上的面具,随后一片阴影把我笼罩了。

我抬起头,正好对上江言霆的眼睛,他像是对我脸上的疤痕很好奇,我错愕了一瞬,笑嘻嘻的戴起面具凑上去。

“这哥哥长得好看,怎么,要喝酒吗?我给你开——”话音未落,我被江言霆抓着手臂硬拽出去。

布料不多的衣服在风中显得更单薄,我笑眯眯的看着江言霆,一脸不知悔改的再走过去,“怎么,哥哥要在外面跟我玩吗?”

“孟湘。”江言霆开口叫我的名字,就像以往一样,我的心跳一滞,像是停了呼吸。

他不跟我演,那我也不装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摸出一根烟,又在风里把烟点燃,“怎么了,江总。”

他像是对我吞云吐雾的样子很不满意,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不让我抽烟。

“江总管人的工作管人的生死,怎么,现在连一个陪酒女抽烟都要管了?还是说江总想抽一口女烟?”我拍开他的手,对他探究的目光熟视无睹。

然后在江言霆的目光下,我深吸了一口烟,随后踮起了脚,把烟缓缓吹在了江言霆脸上。

看着他越来越黑的脸,我心里莫名有股满足感。

“孟湘,如果你现在回去愿意跪着跟欢欢道歉,我就带你走。”江言霆沉默了很久,缓缓说出一句话。

我愣住了,越听越想笑,我也真的笑了,笑声肆意妄为,笑着笑着我的眼泪就出来了,手里的烟在风的作用下燃烧的很快,我最后抽了一口,用高跟鞋碾灭了烟头。

我疑惑的看着江言霆,一时间不知道是他疯了还是我疯了,“江总、啊不,江先生,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把我送到这里来的是你,要我回去的也是你,你说到底是你后悔了还是孟欢真的没希望了?”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嘴里也能吐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江言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却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一样依旧嬉皮笑脸。

“要我给她下跪认错?下辈子吧,没什么事江先生还是别耽误我赚钱了,过几天还得交房租呢。”

对于江言霆,我自认已经用尽了耐心,他越是生气我就越是开心,就像是心底腾起的某种扭曲的报复感。

我回头骂了他一句,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走了,方姐给我递来一张纸巾,我照了照小镜子,才发现脸上已经淌满了泪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