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最新)殷苒苒墨景桁小说完整版

2021-11-16 21:00

毒医娘亲美又飒

推荐指数:10分

殷苒苒墨景桁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天才配药师一朝重生,成了大渊朝尚书嫡女殷苒苒。继妹设计,清白尽毁,惨遭退亲,最后更被亲生父亲一碗堕胎药灌下,活生生痛死。五年后,她携六个天才宝宝归来,过去欠了原主的,她都会一一讨回。名楼楼主·大宝:娘亲想整谁?我来。岭南第一商·二宝:我赚的钱都给娘亲用!天机阁机关术传人·三宝:说娘亲坏话,关小黑屋。小武痴·四宝:谁欺负我娘亲,就地打死!天才毒医·六宝:没有一包毒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两包。小锦鲤·五宝:我、我想要一个弟弟。烈王墨景桁将殷苒苒困在怀中,薄唇轻喃:王妃想要七宝。

《毒医娘亲美又飒》 第2章 烈王墨景桁 免费试读

殷苒苒看着地上俨然被踹成猪头的男人轻轻啧了一声,“就说你会后悔。”

这六只崽崽,连她这个当娘的都不太敢惹。

五年前,殷苒苒重生时继承了原主的全部记忆,自然清楚原主当时没有怀孕。

这几只崽崽,完全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

当时殷苒苒从土坑中爬出,发现那碗毒药的毒性猛烈,若不解毒恐怕得再死一次。

好在她的介子医疗空间也跟着她一起穿越到了原主身上,殷苒苒利用医疗系统扫描分析了毒素成分又做了药配,却不想,因为那毒药取自现代已经绝迹的毒物,成分过于复杂,殷苒苒按着相近的药理去解,结果导致部分药性相冲,反而激发了类似媚药的副作用……

为了自救,殷苒苒只能在山里胡乱找了个男人,睡了。

咳……

即便过了五年,她依旧记得当时的情景。

那时她在山里横冲直撞,本以为希望渺茫,结果却意外在林间发现一辆无人的马车,而马车里,还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显然也没想到突然有个人就闯进了他的马车,偏偏当时他因内伤正在运功疗伤不能轻易停止,就那样被殷苒苒直接扑倒了。

之后的事,就是马车持续一个多时辰的吱呀震动。

当时车内一片漆黑,殷苒苒也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但从轮廓和骨相来看,对方长相应该不差,更重要的是身材也好。

她当时认真摸了,不多不少八块腹肌。

嗯,小腰还特别有劲……

想起那晚,殷苒苒耳尖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没有注意到后方,一辆金顶缀玉的马车不知何时停在了人群之外。

车内,一道低哑沉敛的男声传出,语气冷肃却好听,“前方何事?”

身穿黑色劲装的侍卫骑马踱到窗边,恭敬回话,“回主子,是城门卫拦下了一行皇商。”

“聒噪。”墨景桁低吐一句,似有不耐。

“属下即刻处理。”

侍卫说着便要拉马上前,就听前方又是一阵骚动,车内,墨景桁耳尖一动,忽的开口将人唤住,“等等。”

……

地上,被踹翻在地的城门卫只觉得面上已经痛到变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打了,也顾不得追究出手的人到底是几岁,爬起身就怒喝,“大胆贼人!来人!来人!”

身后的城卫兵见状也纷纷拔刀戒备,周围人纷纷退让,殷苒苒已从回忆中恢复了一派淡定,心底在让四宝把人揍翻,自己把人毒翻之间犹豫了两秒,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低头在怀里掏了掏,最后掏出一块刻着虎纹的青色令牌。

“此乃骠骑将军令,谁敢放肆!”

令牌一出,原本还气汹汹想要上前的城卫兵都僵了僵,众人面面相觑,犹豫不敢上前。

骠骑将军是谁?

当年千里走单骑,凭一己之力杀入敌营并夺下敌方统领首级,尸山血海里闯出来的人物,大渊名副其实的第一悍将!

正因有他十来年的驻守南蛮,南蛮才得已太平,这人虽常年不在京中,京中却没人不知道这位的威名。

可据说骠骑将军唯有一女,两年前已嫁入永安伯府,这位小姐又是什么人?

季宏广,正是那被踹成猪头的城门卫,他出身永恩伯府旁支,姑堂姐乃是当今的太后的亲侄女,当今的贵妃娘娘!因着这层关系,他向来不将人看在眼里,如今虽然被贬成了城门卫,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踹成猪头,这事就不可能这么算了。

“你说骠骑将军令就是骠骑将军令吗?!老子还是永恩伯府的人!这令牌一定是假的!都给老子上!”

他扯着猪头脸喊了一声,周围有几个小兵动了动,但还有一些还站在原地观望。

殷苒苒似乎嫌坐着探身的姿势不舒服,干脆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出马车,就那样站在车架上,而直到她端端正正地站在众人面前,那一身高挑从容的姿态更叫人挪不开眼。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人,一头青丝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光亮。

“是不是真的,一验便能知晓,你们连验都不验,可见也没将这令牌放在眼里。”殷苒苒说着,忽然露出一个略显忧伤的模样,

“可怜骠骑将军多年来在外征战保卫家国,他怕是万万没想到,京中官员对他如此不屑一顾,所谓上行下效,区区城门卫就如此态度,可见京中乃至皇族对于十万边关将士都不看在眼里,既然如此,我会转告将军,从今往后,这雍京城的城门,不进也罢……”

殷苒苒声音不小,语气中的悲悯与愤慨毫不掩饰,说话间就把几人对她一行的态度拔高成了京中权贵对十万边关将士的态度。

这要是再让她说下去,季宏广说不定就成了挑拨大渊朝官员与将士的奸佞了!

“你、你你胡说八道!简直妖言惑众!我何曾……何曾……”

季宏广有些慌,这样的话若是传到上面人的耳中,只怕他这个城门卫都要到头了,许是怕什么来什么,只听一阵马车轱辘声近,季宏广睁着眼细看,便看到那金顶玉缀的马车,以及马车前标识性的一个“烈”字。

“本王听着,倒是不无道理。”

男人低哑的嗓音透过精致华贵的车帘传出,即便不曾露面,却也叫季宏广在内的一众城门小兵脚下一软,齐刷刷跪倒在地。

“烈、烈王殿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