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陆子光杨紫菱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陆子光杨紫菱全文阅读

2021-11-17 09:01

美女的功夫厨神

推荐指数:10分

陆子光杨紫菱是作者李铖泞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陆子光杨紫菱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下面看精彩试读!神级厨艺,做出无数神级美食,俘获无数美女芳心。战胜无数对手,获中华厨神称号,名利双收。陆子光偶遇山中清末大太监的徒弟,得其真传并收受一块神奇的玉佩。凭着一身武功和厨艺,闯荡都市,武功让他保护自己的同时,还不时来个英雄救美,出神入化的厨艺让他混得风生水起。陆子逊不满足于现状,他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打败世界各国的厨神,让全世界知道,中国人不仅不是东亚病夫,还是超级厨艺大师。

《美女的功夫厨神》 第4章 免费试读

把锅盖放上后,陆文志又用碗布把锅边封个严实,然后说:“子光!现在要用猛火把水烧开,这是倒数第二个工序了,要把肉炖个熟透!”

陆子光知道,父亲所说的猛火,就是要把所有柴都放进去,然后不断搅动,不一会,那火就烧得烈焰滔滔,把整个厨房的温度都提升了不少。 

就在陆子光烧火的时候,陆文志已经在调制着一个秘制酱汁,这个秘制酱汁其实已经完成好,只需要再搅动一下,当中有着各种香料,还有少量的辣椒油,另外,还有很好吃的芝麻,豆歧等。 

火烧得越来越旺了,热气也不断在锅里冒出来,香气即时散发在四周,正如陆文志所说,这个时候的香气更浓烈了,比起初时陆子光问到的要多了几种味道,是多种元素混杂在一起。

当陆文志把酱汁准备好的时候,他立刻对陆子光说:“好了,停火!”

陆子光立刻用搅火棒把炉里的火弄熄,而他父亲已经把锅端了起来,放到另一个空炉上,接着,把锅盖揭开,从里面把那个散发着热力的瓷碗端了出来。 

“最后一道工序,浇酱汁!”陆文志压着内心的***,发出这么一句话,让陆子光感到,他是多么的用心,把整副身心投入其中。 

把瓷碗盖揭开,肉香四溢,陆文志慢慢地把那浓烈的酱汁浇在肉块上,即时再次响起那哧哧的声音,肉皮碰到酱汁后,即时变成了金黄色,嫩肉则变成了火红色。 

这一刻,整个厨房里,都弥漫着一股香气。这股香气,由多种元素组成,让人闻了后垂涎欲滴。

“尝一下吧!这个时候温度刚好,最好吃了。”陆文志的声音中有点嘶哑,不知为什么,他在做出这么一块香肉后,还有着如此大的失落。 

陆子光咽了一下口水,用筷子夹起当中的一块肉,然后放进嘴里。这时,他几乎要在咽喉中迸发出一声:“好吃!”

那味蕾在欢快地享受着,皮有点脆,一咬即破,肥肉就像炼乳一样,香而不腻,瘦肉松软爽滑,又嫩又鲜,酱汁的味道恰到好处,把肉的鲜味完全提了出来。进入口内,齿颊留芳!

“爸!你做的这个肉,其实很好吃啊!”陆子光看着父亲那皱着眉的神情,不解地说,似乎在问,为什么他会这个样子。 

陆文志叹了一口气,说:“我也觉得我做的这个肉不赖啊,所有的工序和做法,都是你爷爷教的,可现在你爷爷过世了,我做出来的肉,就是没有客人再来吃!他们都说,吃不到以前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爸!可能是爷爷实在达到了一个太高的水平,是你无法达到的。”陆子光说。 

陆文志说:“是啊,可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完全按照他的做法去做,还是没能做出他的水平,究竟是为什么?是不是有一道工序错了,可我想来想去,也觉得没有啊,我还曾经当着你爷爷的面,做了一次给他看,他也觉得我没有出一点错的!”

陆子光听到陆文志这样的疑惑及苦恼,说不出话来,或许是因为四方的客人们都吃惯了爷爷做出来的红烧肉,而爷爷去世后,这红烧肉有某个味道没能发挥到极致,从而让客人们吃不出来,失望至极后,也就不再来光顾。 

看着父亲这么苦恼的样子,陆子光说:“爸!我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去做了!那我就照着你教的做法去练习吧!或许我也帮你找一下,究竟为什么做不出爷爷的味道。”

陆文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子光!我知道你懂事,好吧,你就试着去练习,但不要太强迫自己,如果真的无法做出来,我也不会怪你。毕竟这个事情,连我都弄不懂,你这么年轻,又没有下厨的经验,是很难弄懂的!”

接着,陆文志又把一块生肉拿出来,切成几个小块,然后让陆子光进行练习。

正当陆子光练习着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这显然是他母亲赵梅发出的,陆子光心想,是不是外面出什么事了?

陆文志立刻跑向外面,陆子光也跟着他跑了出去。 

这时,赵梅也慌张着往着他们这边跑,一看到他们就说:“不好了!村长又来了,这次他还带着陈书记来!”

陆子光心中一怔,握紧了拳头,可他知道,面对着村长,那是绝对不能动武的,会被治保队抓去,并且他们家估计也无法在村里呆下去。 

当陆子光跟着父亲一起冲到外面去,发现村长带着三个村干部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出来,而旁边穿着白衬衫,满脸横肉,大腹便便的,竟然是陈书记!

陆文志平时很少见陈书记,现在看到陈书记就站在那里,他先是跟村长打了个招呼,然后走过去献谄地笑着说:“哎哟,陈书记大驾光临,真的有失远迎啊,是不是来吃御前红烧肉了? 我请客就是。”

陈书记抽动着那满是油光的嘴,挺着个大肚皮,蒜头鼻子在不断呼气,冷冷地对陆文志说:“这御前红烧肉啊,我最后一次来吃过,就不想再吃了!自从陆老头死了以后,就完全没了味道,真的是让我太失望啊,人生从此没了一份享受!”

说完后,陈书记的面上真情尽露,仿佛真把那御前红烧肉当成他生命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陆文志立刻说:“我也不想这样的啊,陈书记!老爸他年纪大了,也总有归老的一天!这肉的味道,我们也在想办法…..”

还没有等陆文志说完,陈书记几乎要发飚了,他立刻伸出手指来,不断往地下点,以斥责下属的姿态说:“你们就不能长点德性,再烧出那样的味道吗?就只有陆老头能烧得成?如果这样的话,你们这个店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还说什么老字号?”

听到陈书记说要让他们这个店拆迁,陆文志一阵惊讶,他连忙说:“陈书记,咱们可真的是老字号啊,在这里做了也有很多年了,这你也知道的,而且你以前不是经常来吃的吗?”

然而,这时村长却在一边插嘴了,对陆文志说:“哎,文志!我知道你们是做很多年了,陈书记以前也确实在捧过你们的场,可现在他不喜欢吃了,就是因为没了那个味道。而且,其实你们这店本来早该拆迁了,咱们要修村道啊,你们这店就是碍在新的村道上,没理由要咱们修的时候,绕一个圈,就为了避开你这个店吧?陈书记是公事公办啊。”

这时,在父亲后面的陆子光也说话了,他理直气壮地说:“可是,咱们这个御前红烧肉,可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啊,现在不是要保护这方面的传统独特手艺吗?”

听到陆文志后面有个小年轻在说话,并且听起来还有点读书人的水平,陈书记冷笑了一下,立刻说:“呃…,小子!你有本事的话,你去申请一下,看什么时候给你批下来?如果真的让你申请成功了,咱们就不动手,也不敢随便动手!”

陆文志立刻转过头来,装作恼怒的样子训斥陆子光:“不要没礼貌,对着陈书记这样说话的吗?咱们还得让陈书记给一次机会,你真的以为读过几年书,就长毛了?”

接着,陆文志给他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陆子光只好闭住了嘴,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陈书记在那边又开始说话了:“我真的没有为难你们啊。再说,既然你们都做不出那个味道,现在也没什么客人来吃了,你们还赖在那里,有意思吗?还可以赚钱吗?”

陆文志立刻恳切地说:“能不能再给我们多一些时间,现在我们已经在想办法再研究,究竟是哪一个地方没有做好,才没能做出原先的味道。陈书记,我也跟着老爸学了很久,只是差那么一点东西,才没能做得跟老爸一样好吃,你就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再找找,到底是什么原因,好吗?”

陈书记看到他这么动容,也有点心软了,对他说:“可是,这个也不是一时半会就成的,陆老头做出的味道,估计很少人能做得出啊。”

陆文志继续说:“你就不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吗?如果你能再给时间的话,说不定很快我们就做出原来的味道,如果你不给机会,那可能你永远也吃不到御前红烧肉了,你说是不是?”

听完陆文志的话,陈书记又想起以前红烧肉的味道,口里的津液在翻滚。心想也是,或许真让陆文志再研究一下,到时再做出那样的味道来,自己的人生又重拾那一份享受了。 

“真的?你们真可以再研究吗?”陈书记问。

陆文志看到陈书的面上好像有松动的神色,立刻惊喜地说:“是的,我们绝对可以的。”

陈书记又问:“那你们需要多长时间,太久了,以前的客人等不了,我也等不了。”

陆文志说:“七天,也就这么一个时间,我们就可以。”

“七天太长了,最多三天!”陈书记伸出了三个指头说。

陆文志知道,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已经争取到一个机会,或许就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再想办法研究出什么来,于是答应着说:“好!三天就三天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