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莫姝姚苏子全文阅读最新 莫姝姚苏子小说目录

2021-11-17 12:01

毒妃重生:战王独宠妻

推荐指数:10分

莫姝姚苏子是著名作者镜花水月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莫姝姚,前世被同父异母姐姐下毒,大齐战王为将毒转移到自己身上才跟她同房。本来不会相交的两人,却因为这一夜相交。莫姝姚恨自己被强迫,害她不得不嫁进王府,生了孽障儿子。没想到战王被人出卖惨死,满门被害,莫姝姚也被姐姐折磨致死,重生后莫姝姚开启了复仇救赎之旅,她要救自己的男人!

《毒妃重生:战王独宠妻》 第5章 免费试读

莫姝姚听见太妃声音,眼眶微热。

前世战王为了救她,与她行床笫之事,便是太妃提着战王,去莫府提亲,待她如亲生女儿。

甚至在她对战王憎恨时与她统一战线,命府里奴仆敬她。

但她不知感恩,屡次伤太妃的心,暗害洛儿,尤其此次,更令太妃对她彻底失望。

太妃见她不肯开口,怒火中烧,“若非是你养了那条狗,怎会招惹大狗伤了洛儿?我心尖尖上的小团子,就这么被狗咬的破皮流血了!”

太妃越说越怒,怒到了极点,又滋生几分不平,眼眶含了泪水。

忽然,洛儿跑了出来。

“祖母,都是洛儿不好,偷跑去找娘亲。您不要怪娘亲,娘亲已经将福子送走了,还抱了洛儿。”

洛儿护在莫姝姚身前,黑曜石似的眸亮晶晶的,仿若有娘亲抱是多么了不起的事。

莫姝姚望着洛儿挺立如松的小身子,心仿佛被切开一个口子,痛楚蔓延四肢百骸。

心痛,愧疚,感动交织,眼眶湿.润。

即便她对洛儿动辄打骂,洛儿却依然护着她,爱她。

太妃胸口微微起伏,气恼又无可奈何,“洛儿,我已然与皇上请命,让她与你父王和离,日后再不会有人欺负你。”

便是气愤到如此,亦是请求和离,而非休了她。

莫姝姚愧疚到了顶点,前世她听信小人谗言,错以为太妃与战王都不是好东西,伤透太妃的心。

她朝太妃走去。

管家大惊失色,“王妃,你要干什么?太妃待你不薄,亦疼爱洛儿,你还要动手不成?”

倏然,莫姝姚朝太妃鞠了一躬!

“太妃,从前是我的错,对不起您和洛儿,日后我定会加倍疼爱洛儿,守住战王府。”

满院奴仆见了鬼似的,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洛儿眼里闪着泪光,娘亲真的变好了!

太妃惊的后退一步,指着她的手微颤,神情恼怒且悲痛,“你又打什么鬼主意?这王府有我在一日,你便休想得逞!”

先前,莫姝姚也非没有这般过,皆是心怀鬼胎,使得太妃如惊弓之鸟了。

并非只有太后,满府奴仆亦不信她。

莫姝姚弯起唇角,“太妃,这次与往常不同,我说到做到。”

洛儿拉着太妃的手,小脸一片赤诚,“祖母,娘亲真的变好了,她还抱洛儿,亲洛儿。祖母是不是也想要抱抱?”

“你们......”太妃呼吸变的急促,双眼一翻,几欲晕厥。

“快来人,扶太后去歇息!”管家大手一挥,两名婢女搀扶太后离开。

洛儿望着太后离开,又见娘亲面色担忧,扯了扯她衣袖,“娘亲,祖母不会有事的,她只是太累了,休养两日便好了。”

适才那般模样,可不是休养两日便能好的。

莫姝姚若有所思,垂首看向洛儿,“洛儿,你怎么知道太妃休养两日便好?”

“祖母先前便这样告诉洛儿呀,每次祖母跟娘亲吵架了,便要休养两日。”洛儿一派天真,对太妃的话深信不疑。

莫姝姚惭愧,原来太妃每次皆会气的身体吃不消,难怪死的那般快,与她脱不了干系。

这一世,她断然不会让太妃早死了。

“洛儿,你先回去睡,娘亲出去一趟。”莫姝姚此时无法在太妃气头去刺激她,只好拿到太妃病案,去买对症的药。

洛儿明亮的眼睛刹那黯淡,小脸失落,“娘亲,你明天还会回来吗?会不会洛儿一觉醒了,娘亲就不要洛儿了。”

适才他得知天黑了娘亲还没有回来,以为娘亲不会回来了,只是离开前抱一抱他。

莫姝姚心头抽痛,弯腰抱了抱洛儿,“明天一早你醒了,第一个见到的人便是娘亲。”

洛儿依偎在她怀里,黯淡的眸大亮,扬起灿烂的笑容,“娘亲,洛儿好喜欢你,洛儿会乖乖等你回来。”

娘亲怀里好温暖。

莫姝姚的心拧成一团,愧疚、心痛,眼眶红润,脸埋在洛儿肩膀,在他耳边发誓似的,“娘亲也爱你,以后加倍爱洛儿。”

洛儿恋恋不舍的挣脱她怀抱,“娘亲快去忙吧,洛儿不会耽误娘亲。”

他说完便当真朝房间走去哪一步三回头,乖巧懂事的令人心疼。

王府大门便被一众小厮堵住,为首的正是莫淑慧。

莫姝姚见这阵仗,似笑非笑注视莫淑慧,语气调侃,“身体恢复好了?”

分明是挑衅!

莫淑慧当着一众仆人的面不便发作,脸色青白交错,想到她回府后的下场,微扬起下巴,姿态高傲。

“莫姝姚,父亲请你回府,你竟敢不去。”

莫姝姚站在台阶,居高临下睥睨她,冷笑一声,“适才被几条疯狗追了,怎么,你是来替疯狗兴师问罪?”

前世莫淑慧嚣张跋扈,百般折磨她,除了她蠢,便是倚仗丞相的撑腰。

莫家满门鸡鸣狗盗之辈,她的亲生父亲亦不例外。

莫淑慧微愣一下才反应过来,她不正是替父亲来问罪吗?

她恼羞成怒,险些捏碎帕子,“莫姝姚,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骂父亲是狗!”

莫姝姚一派天真,“这可是你说的,你怎么能说父亲是狗?”

“你......”莫淑慧气昏了头,顾不上维持淑女形象,大喝,“来人,给我将这忤逆长辈的***拿下,押去父亲面前!”

“谁敢?!”

莫姝姚眸如古刀,锋利寒芒,不怒自威,不容挑衅。

她风华无双,杀伐狠厉,气势如虹!

在如此气势下,小厮们如被人钉住,无法动弹。

莫淑慧心里莫名生出怵意,仿若腹部又疼起来,在她走来时下意识后退半步,“莫姝姚,你又要干什么?”

莫姝姚在她面前停下脚步,嘲讽一笑,“不是去莫府,怎的不走?”

分明是在嘲笑她示弱!

莫淑慧在下人面前失了颜面,怒火攻心,扬手便打,“该死的***,敢戏弄......”

“啊!”

莫姝姚捏住她手掌,向后一掰,咔嚓一声,莫淑慧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莫姝姚痛的身体颤抖,脸色惨白狰狞,如午夜的厉鬼。

“莫姝姚,我要告诉爹爹,让爹爹处死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