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凌雯段城小说

2021-11-17 18:00

嫁给残疾大佬后被宠上天

推荐指数:10分

凌雯段城是著名作者一颗扁豆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为了护住家族百年基业凌雯转身嫁进后来居上的徐家谁知结婚对象却是个植物人!初入豪门,凌家小姐一样不敢太过张扬一边照顾瘫痪丈夫,一边还要应对徐家各种骚扰、栽赃嫁祸。直到丈夫苏醒,她终于弃掉隐忍,挺直腰杆:“有人撑腰就是爽!

《嫁给残疾大佬后被宠上天》 第2章 竟然有人保? 免费试读

“别逞强了,雯雯,你们家资产全都给了银行了,小姑娘家家,孤苦伶仃,怪可怜的,不如跟我走吧,保你吃得好,睡得舒服。”

段城故意把“睡”字提高了两个调值,边说边把邪恶的大手伸向凌雯能捏出水的脸蛋儿。

突然,一只小手紧紧扣住了段城的手腕。小手猛一发力,“咔嚓”!

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尖叫。段城双腿一软,随即跌坐在地上,那张脸扭曲的像是苦瓜。

段城打死也没想到,凌雯这个小女子竟如此敏捷,如此有力!

“臭丫头竟然打人,你这是故意伤害,我要报警!”

“随你的便!”

凌雯一脸的不屑,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街头转角,对她来说,身后的惨叫和宫晓月的呼喊,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约莫一个小时后,凌雯已是饥肠咕咕,正想找家馆子,手机突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凌小姐。”电话那头开始自报家门……

凌雯一字一句地听着电话那头诚恳的话语,“希望凌小姐能认真考虑考虑,这对我们两家都有好处。”

电话这头,凌雯陷入片刻沉思,空气安静得像是时间都静止了。她咬了咬嘴唇,眼中放出两道坚定的光芒,“不用考虑了,我答应,但我有一个条件!”

凌雯的语气中透露着极度的果断,这一答应,半只脚已经踏入江南徐家的豪门了!

电话那头喜出望外,连连称诺,“好的好的,凌小姐,一切都好商量。您有什么条件?”

“条件我要亲自和徐家谈!”

凌雯不愧是一代名媛,家族三百年的经商积淀让她深知,凡是重要的事必须和老大谈,这不仅关乎成败,更关乎家族荣誉和尊严。

“好的,马上给您安排!”

挂了电话,饥肠咕咕的凌雯东瞅西瞧,看到一家精致的小饭馆儿,拖着行李箱径直走了过去。

看到菜单,再看看手机里的余额,哎!真是英雄末路!

由于凌家集团破产,各种流动资产、不动产都被冻结,而她向来只刷卡消费不看余额,今天这一瞧,只剩下30块钱,一份意大利面就得25块!

罢了,吃饭,肚子要紧!

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来了,她还从来没有觉得一碗意面能有这么香!

刚吃了两口,一辆警车拉着警报快速驶来,一个急停,走下一位警官。

警官走进面馆,停在了凌雯面前,“您就是凌小姐吧?”

“我是,请问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把人打伤了,请跟我们走一趟。”

凌雯一下子想起来了,原来段城这家伙还真报警!

“他是恶人先告状!”

“不管谁是谁非,按规定,请你还是先到警察局做个笔录。”

凌雯知道逃不了这一劫了,伸出了修长如玉的双手。

真是太狗血了,江南第一名媛,未入豪门,先入警局?

刚吃了两口热饭的凌雯,望着那碗花了她八成多身家的意面,极不情愿地上了警车。

看看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早上刚被银行收了房产,冻了银行卡,就遭遇流氓段城那对狗男女的嘲弄,他还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

堂堂凌家大小姐竟然沦落到要进警局的地步!

一想到这里,凌雯不由得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就哭了。

警官见到小姑娘哭得这么伤心,也赶紧出言安慰,“凌小姐不要伤心,谁是谁非现在都还是一面之词,你们到警局说清楚了,法律自然会主持公道。”

江南公安局到了。

此时的段城,一只胳膊已经打上了石膏,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跟个大白萝卜一样吊在他脖子上。

见到凌雯走了过来,他的眼神立刻又黏在了她的脸蛋儿上。

“警察同志,就是她!您看看她把我胳膊打成什么样了,”边说边装模作样地“哎呦”了两声,“她这是蓄意伤害,必须要把她关进去!”

负责笔录的警官皱了下眉头,“事情还没弄清楚,谁是谁非自有公断,关不关起来,不是你说了算!”

段城赶忙赔笑,连说是是是。

警官看了一眼眼前这漂亮的姑娘,道,“他是你打伤的?”严正的言语中带了些许疑惑。

凌雯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先调戏我,我就抓了他一下,他自己跌倒了。”

警官冷眼看向段城,好嘛,胆敢耍流氓,还恶人先告状。

段城的脸刷得就红了,连忙狡辩,“不不不,是她先勾引我的,他看我开着法拉利,看我有钱,想要扑我身上。然后,然后……反正她把我胳膊给弄折了,这是赖不掉的事实啊,我女朋友可以给我作证,还有……”

“好了,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了解了,事发附近有监控录像,信口胡说可是要但法律责任的。”

段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咽了一口唾沫。

“总的来说,段先生确有肢体上的不当之处,但未形成侵害事实,也造成实质性伤害;凌小姐自我防卫过当,造成对方轻伤。双方均有一定过错。”

听警官这么一说,凌雯有些面露难色,刚才还有些提心吊胆的段城反倒更得意了。

“怎么着,你们看是公了还是私了?”

段城一听,不怀好意地笑道,“雯雯,你们凌家已经败了,你要真进去了,这里面牛鬼蛇神的可是难处得很,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考虑考虑?跟我走,免得这牢狱之灾。”

“公了!进去就进去。”

凌雯话语中没有一丝犹豫,连看都不看段城一眼。

“小丫头片子,真不识好歹,你要是不同意,你这瓷儿我是碰定了!”

“你说什么?碰瓷儿?这里是公安局!”警官厉声喝道,“再有威胁他人的言语,你也得一道进去。”

段城吓得立刻变了脸色,随即堆笑道,“没有没有,警官,我这不是想着跟她商量着和解嘛。”

“谁要跟你和解?也不看看你段城配也不配。”

段城正欲反击一句,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凌雯已经被保释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