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今天女校霸倒追了吗纪如初温衍章节目录免费看

2021-11-18 15:00

今天女校霸倒追了吗

推荐指数:10分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今天女校霸倒追了吗》的小说,这本书是大神作者陈南枝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纪如初是宁州二中女校霸,别看长得像天仙,实则心里是朵黑莲花,不怎么爱干人事。逃课打架通宵网吧,一到答案就靠歪门邪道找考过的方法。感情生活也足够丰富,但她身边没有能相处过一个月的男生,直到温衍的出现,她心甘情愿对他臣服。被他逼着学习,被他督促着变好,她甘之如饴!

《今天女校霸倒追了吗》 第一章 初姐又不缺男人 免费试读

纪如初知道,自己是社会的渣滓、是个败类。

毕竟从小所有人都是这么夹杂着名字喊她的,他们说,罪犯的孩子也是罪犯。

这个“昵称”,三教九流的邻居喊得、看着学生资料但不过与她初见面的老师喊得、连她那蹲过牢的父母也这么喊。

后来抽烟、喝酒、打架样样精通的纪如初,当真坐实了这个名头,那些从小喊她“败类”的人便沾沾自喜,瞧,老子还有先见之明。

有先见之明的人后来都被纪如初揍了。

纪如初很精明,从不做自不量力的蠢事。读一年级的时候只打同班的,五年级时顶多教训初一的,但上高中的时候……就把先知们都收拾遍了。

后来叫她“败类”的倒不必遭此苦难,人家实话实说而已。

被揍的人无不对纪如初恨得咬牙切齿,但有一个人除外。

那是她二年级的学霸班长。

依稀记得那个白净板正的小男孩,在巷子里与她相撞时,猛地抬起头,嘴里嘀咕了句“小罪犯”,又一出即收,“犯”字虚渺地消散在空气中,几乎不闻。

小男孩的神情也很有趣,旁人这么叫她时眼中都是厌恶鄙夷,唯独他……眉头紧锁的迷茫。

纪如初猜他不是故意的,但那天心情不好,二话不说便上前一顿削。

“班长都叫我小罪犯了,我不得犯点什么事落实一下?”她把小男孩逼到墙角,看着他白皙皮肤上的红紫印子,有种毁了月亮的**。

她以往打的人此刻都会认怂或破口大骂,困在角落里的男孩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纪如初,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大家都那样叫你,我听多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才……”

……把纪如初给整不会了。

这穷山恶水,“丢你老母”、“鬼不捉你只烂柴”等遍地芬芳,人人都要占上风,谁听过“对不起”这种稀奇话啊。

可能还是怕她,她又久久不说话,男孩子目光有些躲闪了,背在身后的手开始轻搓,但还是鼓足了勇气道:“我不觉得你是罪犯,你爸妈犯的错跟你没有关系。”

男孩最后直视她的眼睛,目光滚烫。

当时纪如初觉得这班长可能有什么大病,撂下一句“以后再让我听到就不是揍一顿那么简单了”便匆匆离去。

之后男孩的爷爷上门“算账”、男孩班会上“反对歧视”的发言、偶尔的善意……她记不清了。

反正温衍是那种拿奖拿到手软的好学生……两个世界的人,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际的。

纪如初站在路灯的光晕下,趁等人之际小小走神了一会儿,捋过她人生的十七年,当真是满目荒唐。

“初姐好!”

“初姐好!”

一群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的青年,嬉皮笑脸地走来,问好问得歪歪扭扭。

“好,乖儿子们。”纪如初的坏心情短暂地消失,一米七三的长腿美女,一身黑白配jk,没个正形地站在路灯下笑。

青年一:“?”

青年二:“初姐这是直接无痛当妈,儿女满堂了?

青年三:“初姐这样年轻的,顶多是小妈!漂亮小妈,儿子可以泡你吗?”

纪如初从衬衫口袋里抽出盒好烟,自己点了一支,剩下地扔到儿子们中去。

“好啊,你来泡。”

烟燎雾绕间,她夹着烟的手搭到那名说要泡她青年的肩膀上,白如玉的手藤蔓般缠绕,几点烟灰落在青年后背的衣衫上。

“纪如初你真踏马够了,辈分便宜占完,夜宵还吃不吃了!”发小林恺和她臭味相投,在场的好汉多数都比纪如初大一两岁,喊初姐不觉得什么,要真成儿子们就不好玩了。

纪如初另一只手也搭上青年的肩,腰身快狠地贴近,在青年整个人绷得僵直时,猛地分开:

“乖儿子,你妈还在呢,要泡爸爸的话得先弑个母。”

青年们&林恺:……

青年们&林恺:……确定只有一个妈?

纪如初理了理裙子上不存在的褶,道:“走了儿子们,爸爸带你们去干饭。”

_

夜宵摊摆在路边,大老远就能闻着烧烤和小炒的香味,这条路人流量多,此刻才**点,生意火爆。

纪如初同老板熟悉,提前订了位子,二十来号人围在张大圆桌旁,很有吃婚庆酒席的意味。

“光是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吃没意思,把妹子们都叫来吧!”

过了一会儿,青年们纷纷美人在怀,独纪如初还在那儿自斟自饮。

“纪如初,你男人呢?”林恺搂着个小太妹,一副活久见的表情望着她。

本在倒酒的纪如初,倏地握起酒瓶对瓶吹,淡紫色的酒液从唇角流下,一直染到白皙的脖颈,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带点不耐烦:“他没空。”

“初姐又不缺男人,干嘛那么宝贝楚舟…?”

林恺咂咂嘴:“她以前泡的都是我们这种类型,好不容易有个好学生,不得宝贝着!”

一个和纪如初同学校同级的男生道:“楚舟算什么好学生啊,他那成绩在我们学校撑死了算个前十……有个叫什么衍的大神,年年甩第二百来分,据说长得还贼帅……”

在场一个女生接话道:“你说的是一班温衍吧?帅是挺帅,就太冷硬了,不敢靠近……”

几个人你一嘴我一嘴地讨论着,听到纪如初将空酒瓶用力砸桌面的声音时纷纷止住,可她只是喝完了放个瓶而已。

“酒呢,老板上酒!”

……这头发散乱,面部潮 红的美人儿是彻底醉了。

她今天不太对劲,林恺只得拿着瓶酒走到她面前:“姐们,别喝太凶了。”

纪如初抓着酒瓶脖子,一个人颤巍巍地离了席,在众目睽睽下独坐到张小桌子前,继续喝。

片刻,又走到马路上,拦住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男生,醉得笑得眼睛都睁不开:“帅哥,过来跟我喝一杯嘛!”

已是近十一点,街上有些空荡荡,昏暗的灯和清凉的风有种世界只剩两人的感觉。

纪如初踉跄扑到人怀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