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豪门掠婚:娇妻请入怀小说完整版 林盛夏赫连槿

2021-11-19 15:00

豪门掠婚:娇妻请入怀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豪门掠婚:娇妻请入怀》由知名作者慕梓潼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林盛夏赫连槿,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他是至尊总裁,睥睨一切的王者。得知她身死,他才发觉那个女人对他有何意义。五年后,她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强势而归,却被他堵在床前。“滚开,这孩子和你没关系。”男人冷魅一笑:“你都是我的,怎么可能没关系。”...

《豪门掠婚:娇妻请入怀》 第三章离婚 免费试读

“西城的项目我不要了,我放弃了……”

说着林盛夏有些踉跄且狼狈的往门口走去。

赫连槿眯着一双眼眸,手掌更加用力的揽紧苏晚晚的腰侧。

苏晚晚只觉得侧腹一痛,抬起头看向了男人略微有些绷紧脸庞,心里一阵的慌乱。

林盛夏跌跌撞撞的来到了酒店门外,有些狼狈至极的跌坐在台阶上。

随后很快一只温暖宽厚的大手轻轻的握着她饿手臂,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你不用这么害怕,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年了,不会有人再知道了,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林盛夏听到了男人无奈的声音之后,身体更加的颤抖了起来,随后甩开了男人宽大的手掌。

“你给我滚开,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也会让我想起那段噩梦。”

因为林盛夏的话,空气一瞬间就凝固了。

厉瑾言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大手,静静地看着眼前情绪崩溃的女人。

像是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林盛夏拦了一辆车来到了城郊的墓园内。

林盛夏跌跌撞撞的来到了父亲的墓碑前,蜷缩的身体,依偎在墓碑上。

仿佛那并不是冰冷的石碑,而是父亲温暖的肩膀一般。

“爸爸,夏夏怕,你不要丢下夏夏一个人,我真的好怕。”

五年前,那些人撕开她衣服的丑恶嘴脸,都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走开,你们都走开,走开……”

林盛夏蜷缩着自己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呜咽的抽泣声消失。

厉瑾言这才走了过来。

伸出手想要去揉一揉抱着自己身体的女人,随后又默默地缩回了手。

林盛夏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豪华的酒店套房内。

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并没有什么不妥,林盛夏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其他人,林盛夏几不可闻的蹙了蹙眉头。

林盛夏完好无损的回到家里,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昨天晚上她在墓地是被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带走了。

从一旁的盆栽底下拿出钥匙,颤抖的手连续插入几次才把门给打开。

当她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了沙发上苏晚晚衣衫不整的正伸出手臂挽上男人的脖颈。

场面十分的火爆。

“连槿,我们生个孩子吧!”

苏晚晚一边搂着身上的赫连槿,一边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轻轻的开口说道。

“嗯,好!”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含糊不清,却也十分的笃定。

“呵——”

门口传来了一声讽刺的笑意,随后覆在苏晚晚身上的的男人连忙起身,拿过一旁的外套盖在苏晚晚的身上。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总监也有偷窥别人房事的癖好?”

男人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衫,一边冷冷的打量着衣衫有些凌乱的林盛夏,眼眸深处一片的冰冷。

林盛夏并没有看向赫连槿,而是冷冷的看向沙发上的女人,瞬时巧笑嫣然,“苏小姐此时跟赫总生下的孩子只能叫私生子吧?”

赫连槿听到林盛夏的话大手擒住林盛夏的手腕,眼眸微微的眯起,手上的动作逐渐加重。

林盛夏毫不怀疑,赫连槿会下下一秒直接折断她的手腕。

可她毫不在意,脸上冷淡的甩开了赫连槿的手,看着沙发上瑟瑟发抖的苏晚晚。

“盛夏,四年前你已经让我丢掉了一个孩子了,你现在何必……”

“赫连槿,我们离婚吧!这样你也可以跟苏小姐双宿双飞,你们的孩子也不是私生子有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

林盛夏并没有让沙发上的苏晚晚把话说完,而是直接打断了苏晚晚的话。

是的,离婚。

这个决定从林盛夏知道苏晚晚回来之后就做下了。

一旁的赫连槿一愣,就连沙发上的苏晚晚也是没有想到林盛夏会说出离婚两字。

毕竟当初林盛夏为了赫连槿的那种拼劲,任谁看了都觉得林盛夏爱赫连槿爱到了骨子里。

只是一瞬,赫连槿身上的杀气大盛,那骇人的目光,像是要将她吞噬。

“怎么?看到自己的旧情人回来了就想着不费吹灰之力的拿走婚前所有的财产?林盛夏你这算盘打的还真是好呀!”

“可是你还欠了我一条命,什么时候还完什么时候你可以走。”

林盛夏苍白的嘴角掀起一抹苦笑,是呀,她还欠人一条命呢,无论她是否无心,可还是对不起那个孩子。

只不过她不欠赫连槿的,因为苏晚晚的那个孩子跟赫连槿没有半分关系。

胃部的传来疼痛突然剧烈起来,像是有一把尖锐的刀在里面不停绞紧戳刺,林盛夏到底抵不过剧痛,慢慢伏下身去,整个人蜷成一团缩在地上,冷汗由额头上低落,微弱地低喃,“赫连槿……我好痛。”

赫连槿则是烦躁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冷笑的看着蜷缩在地上的林盛夏开口说道。

“林盛夏,果然是谈业务的,这欲拒还迎的本事学的还真是炉火纯青呀……”

“给我滚起来!”男人不耐的踢了踢女人的小腿,脸上很是不好看。

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人身体一僵,随后也没有任何动作。

男人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蹙着眉头刚想要伸手拉起地上的女人时,一旁的苏晚晚突然发出一声呼痛。

“连槿,我肚子好痛……”

赫连槿听到了苏晚晚的话,立刻转过身来到沙发前紧张的询问着苏晚晚。

“可能是四年前流产留下的后遗症,时不时的就会很痛。”

苏晚晚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还蜷缩在地上的女人,开口说道:“盛夏姐,我已经不怪你了,你还是赶紧起来吧,地上凉。”

赫连槿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苏晚晚,有些迟疑的把苏晚晚抱了起来,路过林盛夏身边的时候,用脚踢了踢。

“别在这儿给我装死,自己做下的孽,终归是要还的。”

说完就直接抱着苏晚晚焦急的走了出去。

巨大的关门声回响在寂静的客厅,车灯扫过玻璃逐渐远去。

林盛夏颤抖着唇抬起头,气若游丝。

他果然,不在意她的死活啊,呵……

她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虚弱的给急救中心打了一个电话,等到对面传来温和的声线,林盛夏快速的报了一个地址,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