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洛茗兮元熙小说名字 重生后王妃不嫁了章节试读

2021-11-20 15:00

重生后王妃不嫁了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后王妃不嫁了小说主角名为洛茗兮元熙,是宁楚格倾情著作的一部重生小说,已上架掌中云。全文讲述了上一世,洛茗兮为了嫁给宸王不惜夺了嫡姐婚事,最后被嫡姐庶妹凌虐致死。重活一世,洛茗兮手刃仇敌,远离宸王。可是,那个素日里冷漠无情的宸王,为什么看她的神情里多了些宠溺?自己宠就算了,还要求全京城的人也跟着一起宠是怎么回事?洛茗兮一脸愁容:“殿下,我哪里得罪您了?”某人黑脸:“怎么?从前的夫妻之情都忘了?”说着,某人将她扣在墙角厮磨:“我们都已经拜过堂很久了,是不是……也该有夫妻之实了?”

《重生后王妃不嫁了》 第3章 王爷,您想多了 免费试读

“抱歉,手重了。”

“呵~原以为你是个温柔娴静的,却不想手劲还挺大,不像闺阁女子,倒像个行军打仗的……嘶~你故意的吗?”

元熙话未说完,伤口上就又是一阵刺痛,洛茗兮皱着眉看他:“哪里就这么多话?”

眼看洛茗兮有些生气,元熙更想逗她:“怎么?嫡姐的婚约都被你抢了,怎么还不高兴?”

洛茗兮“噌”地站起身,一双眼满是怒气。

元熙对上她的眼:“我说错了?”

洛茗兮顿了顿,没理他,继续给他上药。

“其实……你长得这么好看,如若再温柔些,想来那什么宸王殿下也不一定就不要你,当然,如果你的性格再改一改,那就更……”

“没完了是吗?”

洛茗兮是真的火了,手上一个用力直接把棉布打了死结,勒的元熙皱眉:“你这女子怎么如此不禁逗?”

然而洛茗兮却转身不再看元熙:“正值炎夏,伤口记得要勤换药。”

她语气冷冷,嘱咐的虽是好话,却不带任何感情。

元熙起身来到洛茗兮身后:“真生气了?”

“我与公子素昧平生,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公子速速离开吧。”

洛茗兮下了逐客令,元熙却没动。

两个人身子挨得近,洛茗兮身上清甜香味传进元熙的鼻子,“砰”地一下,元熙脑海中仿佛什么东西炸开了花。

外面天色开始亮了,一丝暖光透进来照在洛茗兮的侧脸,元熙的舌尖不自觉地在唇齿间荡了一圈,那嫩白的小耳朵,不知道能不能禁得住他咬上一口?

鬼使神差一般,元熙微微低头。

“公子还不走吗?”

洛茗兮突然转身,正对上元熙靠在近前的一张脸。

鼻尖对着鼻尖,呼吸纠缠。

元熙目光灼灼地看着洛茗兮,低低开口:“姑娘的这份人情……”

洛茗兮往后撤了撤身子:“不必记在心上,我要去找祖母了,公子一会自行离开便好。”

洛茗兮说着转身就出了门,不给元熙任何说话的机会。

而屋子里留下的元熙,唇角的笑意却更大了。

许是有意躲闪,洛茗兮这一走就是整整一日,直到晚饭时分才从老夫人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屋子。

屋子里空荡荡的,元熙已经离开,那被扯坏的幔帐也已经修好。

洛茗兮深呼了一口气,有些颓然地坐到椅子上。

刚刚在洛老夫人的房间,洛茗兮几次开口想提婚约的事情,可都被洛老夫人岔开了话题。

她记得很清楚,就是在福安寺小住的这段日子,她为了能嫁给元熙作天作地大哭大闹,最后还把自己闹得大病了一场。

洛老夫人心疼她,便也只能暗中调换了她和洛婵玉的生辰帖。

最后她如愿嫁给元熙,下场却悲惨至极。

如今她想跟老夫人说之前的话都不作数,她不想嫁给元熙了,可今日的老夫人却好像有意避讳一般。

洛茗兮扶额,今日洛嫣然在这大闹,元熙在床里已经把事情听得清清楚楚了。

这当着本尊的面,还真是……丢人丢到了家。

“小姐。”

芙蕖从外面进来,神色匆匆。

“打探到了?”

芙蕖点头:“吉日是三日后,姑娘们的八字都由净弘大师亲自卜算。”

洛茗兮神情微变:“当真?”

芙蕖点头:“真真的。”

洛茗兮坐回到椅子上:“这可怎么办?如若祖母还是顺了我的意思,那不管是谁卜算都会……”

洛茗兮一边说着,突然眼前一亮:“对了,马场。”

“马场?”

芙蕖不懂,洛茗兮却笑:“净弘大师酷爱宝马良驹,到时我若是能投其所好,想来等卜算的时候大师定能助我。”

芙蕖懵了:“小姐您到底是要这婚约还是不要啊?您之前不还……”

“之前是之前,现在我已经不想要了。”

洛茗兮想到办法,也不管芙蕖的茫然:“好芙蕖,你去收拾一下,明日一早咱们去西郊走一趟。”

翌日,天还没亮,洛茗兮就带着芙蕖下山了。

到西郊马场时正好太阳升起来。

洛家二公子洛喻初是京都有名的“洛小将军”,虽与洛婵玉是同母兄妹,可却与洛茗兮关系甚好。

所以洛茗兮自小会骑马射箭,性格也张扬的像个男孩子。

到了马场之后,洛茗兮立刻就被那一匹匹宝马良驹迷住了眼。

为了试马,她今日还特意穿了一身骑马装,火红的衣衫配上雪白的良驹,立刻就吸引了马场上的众人。

当然,也包括不远处的元熙。

“这就是前段日子要死要活想要嫁给你的洛家小姐?”

元熙身边坐着的正是这马场的主人,也是当朝第一皇商——温如玉。

看着马场中的洛茗兮,元熙的眉心紧紧蹙起。

“这小丫头有点意思啊,竟是为了你追到了这里。”

“唉?我记得王爷不是最讨厌这种上赶着的女子吗?她都能查到你在这里,想必也是花了不少心思吧?”

温如玉一句一句地说着,元熙的眉心越蹙越紧。

片刻,马场的伙计过来:“公子,那位姑娘要买白雪。”

“呵!”

温如玉又看元熙:“好眼光啊,不愧是看上你的人。”

元熙的脸又黑了几分。

而此刻,已经下了马的洛茗兮还在跟马儿交流。

蓦地,她感觉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

她回身,身子猛地顿住。

“怎么?还要装作不认识?”

洛茗兮不知道为什么元熙会在此处,而此刻他脸上也没有面具。

元熙朝着洛茗兮迈着步子:“胆子不小,心机耍到本王头上来了。”

洛茗兮眉头紧皱,既然他报了身份,洛茗兮就不能再装傻。

她微微福身:“臣女……见过宸王殿下。”

元熙冷着眸子看她,不说话,也不让她起身。

片刻:“你可知晓,本王最厌恶耍心机的女子。”

“臣女……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你昨日便已经把本王认出来了,却装作不知,那般清高不过就是为了吊起本王的兴趣,洛茗兮,跟本王玩欲擒故纵吗?”

元熙此刻已经离洛茗兮极近,她身上还是那股清甜花香。

“不是要死要活地抢人家婚约吗?不是一心想要嫁给本王吗?怎么?敢做却不敢当了?”

听到这里,洛茗兮眉头狠蹙,她猛地一下直起身子:“殿下以为我是为了殿下才过来的?”

元熙仍旧冷冷的看着她,满脸写着:不然呢?

洛茗兮气急,她深吸一口气:“也对,殿下说的没错,我今日来还真的就是为了殿下。”

“但……我是为了解除那个讨来的婚约才来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