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宋由周誉

2021-11-24 12:02

《穿书后闻夫人眼里只有钱》 小说介绍

《穿书后闻夫人眼里只有钱》由池酒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由周誉,书中主要讲述了:宋由是被一盆冷水浇醒的。昨晚加班开会到深夜,靠看小说才睡了个好觉,梦却...

《穿书后闻夫人眼里只有钱》 第一章 穿书人 免费试读

宋由是被一盆冷水浇醒的。

昨晚加班开会到深夜,靠看小说才睡了个好觉,梦却被泼了个冰凉。

“谁干的!”她怒吼一声,想看看是谁敢跑到她家撒野,睁开眼,却懵了。

眼前,一个身穿古装十七八岁的姑娘正叉腰怒视着自己。这哪里是她家?古朴简陋的室内连玻璃窗户都没有,冷风直从破了的纸窗外往里漏。

“你谁?”宋由蹙眉。

“我谁?我是你姑奶奶!”那姑娘个子不大,口气倒不小,泼辣劲十足,说罢反手就扬起了巴掌。

宋由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她高高扬起的手,反手一扭,她的胳膊就被自己别到了身后,疼得嗷嗷叫。

“你个小丫头片子给谁当姑奶奶呢?”

“你反了天了!我告诉我爹我娘打死你!”

门就在这时被踹开,一个精瘦的妇人手拿藤条冲了进来。看见这一幕,瞪圆了眼睛大骂道:“你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贱丫头!快点给我放开絮香!”

絮香?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宋由猛地反应过来,这不是她昨天晚上看的小说里的人物吗?这么一想,眼前这个泼辣的丫头也很符合小说里“白絮香”这个人物的人设。

那这个妇人就是她娘——“朱芮云?”

“小贱蹄子!老娘的大名是你叫的?”

宋由环顾四周,没有导演,没有摄像,没有工作人员,那面前这两个张牙舞爪的人不是演员,而是来真的?

趁宋由愣神的时候,朱芮云冲上来拽回了她女儿,顺手就抽了一藤条。

**的疼痛唤回宋由的意识,她岂是任人打骂的主?攥住藤条用力往回一拽,就轻松地从朱芮云手里抢了过来,接着就狠狠抽在了朱芮云身上。

朱芮云厉声尖叫起来:“啊——!你!你敢打我?!”

“你敢打我我凭什么不敢打你?”宋由冷声道。手一挥,藤条直指白絮香:“还有你,刚才是你拿冷水泼我的。”

白絮香如见了鬼一般,哆哆嗦嗦地跑了出去,大声喊道:“爹!不好了!宋由疯了!”

宋由看着白絮香落荒而逃的样子,冲着朱芮云讥诮道:“还不跟你女儿一起逃?”

朱芮云恶狠狠剜了她一眼,转身小跑了出去。

宋由丢了藤条,这才浑身软下来,她跌坐在硬床板上,终于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她穿越进了昨天一边看一边吐槽的小说里——一个可怜孤女备受欺辱,隐忍凄惨,在圣母光环下等到真命天子来拯救自己。这哪里是她宋由的风格?她是靠隐忍憋屈走到全国第一大餐饮集团总裁的位置的吗?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朱芮云的哭泣:“老爷!你要给我们娘俩做主啊,这么下去我们娘俩可活不了了啊……”

宋由站起身,垂在两侧的拳头悄然紧握。

小说里白家一家都不是善茬。白兆丰是一个冷血商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朱芮云精明市侩,斤斤计较,一直厌恶女主在她家白吃白喝,总盘算着把她卖个哪个屠户或者老鳏夫当娘子,好甩掉这个包袱。至于他们的女儿白絮香呢,唯我独尊任性娇惯,妒忌女主和她的心上人周誉青梅竹马的关系,屡屡害女主。

可重点在于,不论朱芮云和白絮香怎么撺掇,白兆丰就是不同意将宋由赶出去。这其中缘由,朱芮云和白絮香包括小说里的女主都不知道,可作为读者的宋由很清楚。

想到这,她底气更足。

小说《穿书后闻夫人眼里只有钱》 第一章 穿书人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