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最新)杨标宇文龙小说完整版

2021-11-26 06:00

史上最强王爷

推荐指数:10分

杨标宇文龙是著名作者老船长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敌首插标,我挥屠刀,天下名将,唯我杨标。战天龙榜杀伐人,擎苍一世功德深,一片北周遮天叶,独档风霜铁骨真。

《史上最强王爷》 第2章 免费试读

这时忽然听到啪的一声不知是谁把扇子合了起来,随后二楼之中走出一人,一身墨绿色的绸衫,手中折扇,腰间玉佩,一看就是一个身份不低的人物。

“云清公子这副对子自然对的极好,只是这言语之中却有嘲笑这大殿之内所有人痴傻之意,难道云公子你就不在这大殿之中么,何以如此自污啊?啊哈哈哈。”说完这男子拖长音的笑了两声,立刻引来了满大殿的哄笑。

“我和他们是一起的!”云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杨标和宇文龙二人,身形极快的窜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杨标的一只手把他拉入大殿之中,宇文龙皱眉但是看杨标没有反抗,也就只能紧紧跟上!

“就是怕你们误会我是这庐中之人呢,我才特意让他们留在门口!”把杨标拉进来之后云清背负着双手在人群之中走动着,一派的趾高气昂。

“不错,我们三人在外面看了很久,云公子觉得房间之中的人脑子有一点~嗯,特别之处,这才让我二人等在外面,他出来指出这特别之处究竟在哪里。”杨标面色诚恳,一本正经,似乎他们三人已经在外面站了很久一般。

云清回头看了杨标一眼,却发现他一脸正气目不斜视,完全是一副老实巴交实话实说的模样,当下没有忍住低头扑哧笑了一声,随后才憋了回去。

“你既然站出来了,也说下自己的名字吧,免得不认识!”满场的尴尬之中,云清一本正经用手指着站出来的墨绿色衣袍的男子说道。

“你居然不认识我?”那男子先是一惊,随后看着云清那求知的眼睛正了正衣冠,用手惮了惮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说道:“在下齐连生,江陵第一才子,也有人谬赞是南朝第一才子的,就是区区在下!”

“是啊,只怕这位云公子不知道齐连生齐公子在,才敢这样张狂吧!”身边有个人一边嘲笑一边说道!

“连辞精妙无穷尽,胸中锦绣何人能?若论江东谁执笔,江陵才子齐连生!”齐连生,天下龙虎风云榜上风榜的人物。

说起这龙虎风云榜,还要从东晋说起,东晋以来南北分立,双方彼此不服至今由来已久,而这种不服导致了双方之间不断的争斗,不只是战争的斗争,谁的武艺好,谁的文采好,谁的美人漂亮,谁的佛法好都是争斗的主题。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世上以龙虎风云四榜囊括了天下四类人物。

龙榜,是将军榜,得龙榜之人即可领袖一方,成王霸帝业。

虎榜,是武力榜,天下谁最武学最好就是虎榜评论。

这两个榜都是有名有姓的高手排名,第一第二分的清清楚楚,但风云两榜从来都是争议不休,最后干脆南北各自五人不分先后了事。

风榜,本来是风流才子榜,上榜的人都是各地有名的才子,但是因为寺庙太多佛法大兴,最后和尚也上了风榜,而且数量不少已经占据了风榜的半壁江山。

这齐连生就是南朝之中上榜的五个人之一,更是两个以才子身份上榜的南朝人之一,虽然不能就此以第一才子自居,另一人身处陈国皇室自然有些加分,所以说这齐连生南朝第一才子的形容却也并不为过。

至于云榜,则是说那些如同过眼烟云一样的美人。

“哦?齐连生?”云清的目光微微一闪,嘴里却是清清楚楚的说道:“恕我刚刚出师,公子的大名在下却是没有听说过!”

齐连生的脸上写着大大的不开心,但是却也不好意思直接反驳,只好把目光转移到杨标二人的身上:“不知这两位公子知不知道在下呢?”

其实他刚刚的介绍已经算是清清楚楚了,他询问这两个人不过是求个台阶下下而已,不然今日面子上多少有些过不去。

宇文龙昂起了头,目光看着天花板,手中的沉重兵器咚的一声杵立在了地上,那样子分明是没有听过,而且不屑多说的意思!

杨标的脸上露出谦和的微笑,冲着这齐连生连连行礼说道:“我等之前都在深门大院从未离家,今日是第一次出来行走,得公子之名必当谨记,来日不论身处何处绝不敢忘高姓大名!”

如果说云清的话让齐连生下不来台,宇文龙的无视让齐连生恼怒的话,这杨标的微笑就像齐连生的嘴里吃了黄连一般。杨标的意思很清楚,我没听到你我很不好意思,真不怪你名气小,真的!

脸色僵了半晌,齐连生的嘴角终于扯起了一丝笑容,随后朗声说道:“既然如此,云公子不如我们切磋一局,也好让你们三人记住在下!”

“好啊!”云清似乎根本没有听出齐连生的怒气,微笑着答应了下来:“只是不知齐公子要比些什么?”

“以公子和在下的才气,若还用对子只怕一时半会都难以分出胜负,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写诗,藏头诗!”齐连生目光阴沉,这次他要胜一个干净利落!

“什么题目?”云清脸色不变的询问。

这江陵渡是读书报国之意,北面的晚江阁则是一处情爱之所,我们就以读书报国和风花雪月为题,诗中必须要有这两重意思,做一首七言八句的藏头诗如何?

“好!”云清转身坐在了一幅桌案前,齐连生下了二楼和云清对面而坐,两人的桌子隔着四五丈的距离,写作的时候却是谁都看不见谁写的什么。中间站着的一人正是本场的裁判。

云清落座之后走笔龙蛇,几乎瞬间便写完了全诗,反而齐连生左右思虑,用了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方才写完。

二人把写好的诗词交给了裁判,裁判本就惊咦为何齐连生会写的慢上一拍,于是先看齐连生的,一看之下大惊失色,只见这齐连生交给他的诗词是

【十】全书读【三】暑寒,

【年】深治学【千】百难。

【寒】门终有【粉】沙色,

【窗】外依稀【黛】眉弯。

【官】升名展【所】求愿,

【居】功请命【愿】非凡。

【一】朝回首【佳】人在,

【品】得生平【人】无憾。

这副诗,竟然是一副双排的藏头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