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让我爱你,永远为期(典藏版)沈浅李美丽(已完结)

2021-11-26 18:00

让我爱你,永远为期(典藏版)

推荐指数:10分

《让我爱你,永远为期(典藏版)》男女主角为沈浅李美丽,是锦竹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追书云连载。全文讲述了言情小天后锦竹暖爱经典,告白三部曲守候篇典藏修订版。初恋女友神秘失踪,他深陷黑暗拒绝治疗。她是身份不明的失忆兽医,意外成为他的独家私有物。尤先生,我们从长计议。那么,永远为期。五年前一场事故,让沈浅忘记了二十一岁前所有的事。如今成为兽医的她,带着养的狗不顾母亲反对去了邻市总部上班。原想寻找亲生父亲,却因自己的狗让一只叫“浅浅”的狗怀了孕,意外结识传说中曾经风光一时的飞行队队长尤然。这个双目意外失明却拒绝治疗的俊美男子,亲切地唤她浅浅,并以他的狗怀孕为由,让作为导盲犬的监护人沈浅住进他家,

《让我爱你,永远为期(典藏版)》 有个盲眼的帅哥 免费试读

  当沈浅看着白衬衫帅哥,发现那深邃的眸子里毫无聚光之时,她错愕了。她把目光转向中年男子,希望证实下自己的猜想。那中年男子只是对她稍微摇了摇头,皱了皱眉毛。沈浅随即懂了,带着探索的目光再次看向眼前的这位帅哥。

白衬衫帅哥并未再开口,明明没有焦距的眸子里却带着特有的深意。他慢慢伸出手来,微笑着说道:“你好,我叫尤然。”

沈浅愣了愣,盯着他伸出来的手,他的指骨细长,手型很漂亮。沈浅忙不迭地伸出手与他相握,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沈浅。”

尤然的手顿时一紧,沈浅被他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想将手抽离。尤然反而先松开手,依然含笑道:“名字很好听。”

沈浅呵呵笑了下,目光下移,看向蹭在尤然脚下的浅浅:“那个……关于你家浅浅怀孕这事……”沈浅本想说,她家的混血儿不是纯种狗,生出的狗崽没啥前途云云,不想尤然却接口道:“那以后我跟浅浅就麻烦你了。”

“啊?”沈浅以为她听错了,眨巴下眼睛,鼻子嘴唇都在颤抖,“您刚才说什么?”

尤然只是淡淡一笑:“浅浅第一次怀孕,这些我都不懂。你是兽医,自然得你来照顾。”

沈浅觉得这个说法蛮合理的,轻轻地咳嗽一下,咽了口口水:“那……”

“我眼睛有疾,浅浅是我专用的导盲犬,你应该懂导盲犬对于失明的人而言,有多么重要。”尤然继续保持微笑,看起来相当淡定,优雅。但对沈浅而言,这话当然让她无法消化。

一旁的中年男子一脸的莫名其妙。对于尤然少爷,他是知道的,自少爷失明开始,他就跟着少爷了。尤然有着严重的洁癖,他不喜欢与别人触碰,除非必要,一般是尽量不与人打交道。而尤然刚才的行为,不说本就是他主动,再加上那罕见的微笑,足以让中年男子瞠目结舌了。现在自家少爷居然还编出这么个勉强的理由,终于让中年男子完全傻掉了。

沈浅咬咬牙,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尤然却面容平静,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形,虽然目光毫无焦距,但总让人有种错觉:他正在看着她……

“一定,一定。”沈浅点了点头,脸上带了些尴尬。尤然似乎也感受到了,不过他还是轻轻笑着接口:“那么请沈浅小姐留个电话,方便以后联系。”

沈浅抿着嘴唇,道:“我没名片。”

尤然伸出手掌:“在这上面写。”

“没笔。”沈浅盯着眼前这只有些消瘦,但指骨纤长,看起来特别适合弹钢琴的手发了下呆。

“没关系,你比画一下我就知道了。”尤然含笑而对。

沈浅气闷,不禁对着他翻了翻白眼,过后又意识到虽然他是盲人,但他旁边还有个保镖呢。沈浅忍不住偷偷地瞟了一眼旁边的中年男子,果然……他在怒目瞪着她。沈浅哆嗦一下,竖起食指,在尤然的手掌上比画出自己的手机号。

“知道了,下次再联系。”说完,尤然就被浅浅牵引上车了。沈浅看过去,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她一向觉得自己对美少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抗体。可当她的手指触到他手掌的那刻,她的心居然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混血儿开始在沈浅的脚下蹭她,好似在提醒她:她还有它呢,不准想别的男人。沈浅低头看向混血儿,气呼呼地指着它说:“都是你,发春招惹谁不好,招惹帅哥的狗狗干什么?害得我也跟着不正常。”

混血儿一脸无辜地抬起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让它看起来相当的可怜。

沈浅张牙舞爪,原本就燥热的天,此时更是让她一怒热冲冠了。

李美丽和同事阿和一起进来的时候,一只手死死捏着鼻子,两条秀气的眉毛死死地拧在一起。她一脸嫌弃地睨着正啃韭菜包子啃得不亦乐乎的阿和,随后火速奔到柜子旁,从自己的提包里翻出香水,开始了小园丁般的劳作。

“嗞——嗞——嗞——嗞——”此刻的李美丽一点都不心疼她平常当家传宝贝似的限量版香水,沈浅光听瓶子压嘴快速反复上下的声音,就可以感受到此刻李美丽心里的小宇宙燃烧得有多厉害。因为她恨透了这种味道!

“喂喂喂,李美丽你干吗啊?把值班室弄这么香。”

“是某人太臭了啊!”李美丽继续勤劳地“浇灌”自己。香水分子正在欢快地运动着,味道浓得连一旁的沈浅也开始有点头晕。

突然阿和身子一抖,尖叫起来:“我的天啊!我媳妇昨天才和我吵了一架,怪我昨晚加班加太晚。我今晚还得加班啊,你这么浓的香水味弄我身上,是要害我今晚跪搓衣板呢还是跪搓衣板呢?”

李美丽一听,立即扬扬得意地笑起来:“哈哈,快带着你的韭菜包子上天台吹北风去吧!这款香水可是以留香时间长而闻名的。”

阿和二话不说,以壮士赴死的姿态夺门而出,直奔天台。

李美丽回头看到也在捂着肚子笑的沈浅,才醒悟过来自己忙着开玩笑却忘了正事,赶紧窜过来问:“刚才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的车主是谁?”

“问这个干什么?”沈浅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随手翻了下手中的几本关于疫苗的书。

“想知道有钱人呗,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非富即贵。”

“是吗?那车确实蛮好的。”沈浅随口道,“我也不知道是哪号人物,只知道叫尤然。”

“嘣!”李美丽放了个巨响的屁,腾地站起来,非常激动地说:“啊,尤……尤然?飞龙队队长?”

沈浅顺势抬眼,有些茫然。

“臭女人,也不叫我来看看我的梦中情人!”李美丽的脸居然红了起来,然后慌忙跑了出去,丢下一句,“我先去上个厕所。”

沈浅哭笑不得,然而脑海中一直想着李美丽说的“飞龙队队长”。尤然的气质是那种苍白却让人有点看不透的,他的体格说不上健硕,却有伟岸的感觉,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总给人一种安全感。沈浅以为他只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却想不到,这样的男人就是传说中那个让大名鼎鼎的野豹子尤司令引以为傲的儿子?

尤司令的儿子三年前因为车祸导致眼睛受伤,虽然主治医师说可以治好,偏偏他不愿意去治疗。这是个谜,没人能知道其中原因。

成了谜,便有人想去探索,沈浅就是其中之一。也许女人都是好奇的猫。这样一个前途似锦的男人,为何不去治好自己的眼睛?不过沈浅也不妄自菲薄,自己是没有这个本事知道答案的,也就想想而已。当天下午一过,沈浅就忘记这回事了。

到了晚上,李美丽带沈浅去看房子。沈浅要求不高,只要能满足基本的生活就行,可她没想到这个城市的房价这么高。她预计的房租只能租这样的房子:一个位于旧宅区里的一处阁楼,到她的工作医院要转三次公交,路上要花费一个半小时。就算是乘地铁,也不能直达。

李美丽强调,沈浅出的价钱,只能在老旧的小区找房子,并且阁楼的概率最大。

沈浅这才感到生活的压力是如此巨大。她工作两年存的钱,也只够在这边租一年的房子,而且还是这样的贫民窟。正如沈母所说,她的学历以及经验能拿到的工资在这座城市生活会非常拮据。

沈浅顿感无力地看着脚下乖乖坐着的混血儿,心想她还是住宿舍吧,能省钱。可是这只狗怎么办?沈浅正纠结的时候,她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接通:“喂?”

“你好,是沈浅小姐吗?”电话里传来略带深沉的声音,沈浅听出了是谁。

“你好,尤然先生。”

“现在方便吗?”

“呃。”沈浅抬头看向李美丽,只见李美丽半眯着眼探究地看着她,她只好委婉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在看房子。”

“房子?”

“呵呵,找房子住。”沈浅干笑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找到了吗?”

沈浅沉吟道:“没。”

“那你来滨湖区的江夏小区。”

“啊,干吗?”沈浅有些迷茫了,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你来看看这里的房子吧,保证有你想要的。”手机那头,那个男人的声音很温柔,惹得沈浅心头一热,于是脑子也热了起来,居然说:“嗯,我去看看。”

沈浅挂了电话,对“司机”李美丽说:“去滨湖区江夏小区看看。”

“啊?”李美丽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难以置信地说,“那个地方你看什么啊?全是非富即贵之人的个人豪宅,不外租,就算能租也是天价啊。”

沈浅被李美丽这么一说,也动摇了,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去,但既然都答应了,去看看也无妨吧。

“去看看吧。”沈浅再道。

李美丽耸肩:“随便,兜兜风也不错。”在李美丽的认知里,江夏小区,是个让她不敢想象的地方。

沈浅轻轻一笑,她也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去的,或者说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叫尤然的男人要她去那个地方,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江夏小区在这座城市很有名。不仅因房价最贵,还有个特殊原因,那就是这个小区的房子,不是有钱就能买得了的,没有一定的人脉关系,照样不能竞拍到。

小区门口有着严格的出入制度,沈浅和李美丽的车刚开到江夏小区门口,就被起落杆拦住,不得不停下车。

两人一狗一下车来,门口传达室的保安从里面出来,上下打量她们几眼,然后把目光锁定沈浅:“沈浅小姐?”

“咦?你怎么知道?”沈浅愣了。

保安憨厚一笑:“您的一大特征,一看见分晓。”

沈浅一时还不明白。然而敏感的李美丽腾地跳了起来,双手抱胸道:“你是谁派过来的?”

“呃……”保安连连后退,声音明显小了,“我们区的尤然尤先生。”

李美丽倏然瞪大眼睛:“他怎么说的?”

保安咳嗽两声,略带尴尬地说:“尤然尤先生说,在这一个小时内,要是有一个身材很……很好的女人来,那就是沈浅小姐。”

“身材?”李美丽按得手指骨发响。

“尤先生说了,叫我注意一下,在这一个小时内出现的女人中谁最吸引人眼球,谁就是沈浅小姐。”保安被李美丽的咄咄逼人弄得无力招架,只好全招了。

此话一出,李美丽和沈浅都有些回不过神来。还是李美丽先反应过来,她把沈浅拉到一旁,一只手死死握着沈浅的手臂,眼神带着质问,问道:“说,你和他发展到哪一步了?”

“开……开什么玩笑!”沈浅蹙眉否认。

“那尤然大少爷怎么可能知道你身材好?他眼睛又看不见。”

此话一出,沈浅也觉得莫名其妙了。她和尤然正式见面的次数统共就一次,而且肢体接触不过手握手,他怎么知道她长得很吸引人眼球?

“沈浅小姐。”身后的保安唤了下,沈浅转头看过去。保安接着说,“尤先生还在里面等你呢。”

沈浅点点头,对李美丽说:“这事以后慢慢分析,先进去打个招呼吧。”

李美丽将信将疑,虽然沈浅表现得很淡定,但她无法想象一个失明的男人怎么会知道沈浅长什么样。沈浅心里其实也在打鼓,难道就握了下手便知道她的身材是什么样?

带着疑问,沈浅和李美丽走进小区大门。保安带她们步行于江夏小区,路上不仅有荷塘配月色,还有杨柳依依。朦胧的白色路灯照在路上,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安逸感。沈浅不禁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这里的环境果真宜人。

江夏小区不是一般的住宅区,而是几栋大别墅组成的小区。每栋别墅都占了很大的面积,他们路过的别墅都有小花园,里面种着各色娇艳的花朵,看起来很美。

这个地方,美得真是没话说。

走了一会,在他们正前方的路灯下,有一位身着白色衬衫、米色长裤,踩着咖啡色人字拖的男子。他牵着一只狗安静地立在路灯下,英俊的侧脸神色平静,目光空远,不知道他看向何处。

“尤先生。”保安先喊了出来。

听到叫声,尤然微微侧脸,很神奇地把目光转向沈浅,对她微微一笑。

沈浅不禁错愕,呆愣在原地,还是李美丽看了她一眼,她才跟了上去。

“你来了。”尤然竟然能把目光准确无误地锁定沈浅。

“你好。”沈浅朝他点点头,有些不自在。

尤然只是轻轻一笑。保安任务完成,圆满离场。在路灯下,只剩下三人。李美丽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她的梦中情人。她有点怀疑眼前这个肤色过分苍白的男人,真的是当年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面色健康,带着梨窝浅笑的腼腆男人吗?不过,李美丽还是注意到,即使此时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病态,但浑身还是散发出一种清新的味道,一如当年电视里那位阳光美少年散发出来的一样。

“喂,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浅浅身材,你跟我家浅浅是什么关系?”李美丽陶醉于男人的容颜一会儿,又大大咧咧地问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沈浅一听,一张脸顿时红透了,拼命地皱眉,对李美丽摇头。

李美丽把目光移开,不去看沈浅那无措的窘迫。

“呵呵,胸大无脑而来。”尤然如此说。

“噗……”李美丽忍不住笑了起来。沈浅由于害羞的红脸顿时煞白,对他怒目而视。

尤然依旧一脸笑意。

尤然脚下的浅浅和沈浅脚下的混血儿此时又交颈热乎起来。

尤然的保镖来后,带沈浅他们走向了一栋别墅。沈浅刚进去,就觉得屋子十分宽敞。明晃晃的金黄色灯光打在整个大厅里,竟让她不由得产生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宽阔的大厅,中间摆放着米色的长沙发,配上别致的玻璃茶几,十分大气。台阶上摆着一架白色钢琴,使得整个大厅更显出一分优雅。沈浅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倒是李美丽笑嘻嘻地对沈浅咬耳朵:“光是这大厅就比我那新家大三倍多,这就是命啊。”

沈浅白了她一眼:“这是我们羡慕不来的。”

坐在对面的尤然笑着问道:“你看这房子怎么样?”

“啊?”沈浅不大明白尤然这话的意思。

尤然兀自说道:“大厅的右侧有娱乐房,里面有健身器材,左侧是厨房。楼上有三间卧室,每个卧室都配有洗手间。三楼是个阁楼,不过只有一架望远镜,是用来看星空的。”

沈浅瞠目结舌,尤然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地方要租给她?

“那关于房租……”

“这地方你可以免费住三个月。”尤然不等沈浅发问,直接说,“算是报酬,我家浅浅怀孕孕期差不多两个月,再加上调养一个月,这三个月还要劳烦你了。”

原来如此。沈浅这才明白尤然的用意。虽然这样,她还是感觉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在这三个月里,她有足够的时间找房子,不用那么仓促。

沈浅很不好意思地道:“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尤先生。”

尤然面带微笑,从兜里摸出两把钥匙递给她:“尽早搬来吧,浅浅这几天食欲不振,我有些担心。”

“尤先生不用担心,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

没过多久,沈浅便要告辞回去。尤然微笑着点头,坐在沙发上说:“那么我们以后就请你多多关照了。”

“啊?”沈浅一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她要关照什么?

“我离不开我家浅浅。”尤然笑得像一个天使,然而在沈浅眼里,他是雷公,给了她一道闪雷。他就那么淡定又专注地对她说话,像是一句情话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我离不开浅浅。”

可这浅浅不是她。不过这句话也传递了另外一个信息:沈浅要照顾浅浅,而尤然离不开浅浅,那么这拐着弯的意思就是沈浅将要在这三个月里与尤然同居?

沈浅这才意识到自己贪便宜欠缺考虑。想反悔吧,见到尤然那面带微笑的脸,她把话又咽了下去。人家能对她做什么?他条件那么好,想要什么女人得不到,还会打她主意?

沈浅这么一想,深呼吸一下,笑嘻嘻地应承:“我会照顾好你家浅浅的。”

“谢谢。”

尤然的保镖把她们送出江夏小区后,一直安静的李美丽终于按捺不住问沈浅:“我怎么感觉有那么点不对劲呢?”

沈浅侧过脸扫了她一眼,没作声。

李美丽蹙眉沉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过了会儿,她又烦躁地挠头道,“我的梦中情人他什么都有,他能图你这个无脑的女人什么啊?”

沈浅差点因她这话而惊得摔倒,有李美丽这损友,“妇复何求”?

沈浅再次来到别墅里的时候,尤然正坐在花园的吊椅上,他身穿白色T恤、亚麻七分裤,双手随意地放在膝盖处。一只手里还牵着狗链,狗链的另一边拴着拉布拉多犬浅浅。浅浅匍匐在草地上,闭目养神,看起来很享受。

沈浅站在围栏外面看着,围栏里花园中的一人一狗很和谐的画面不禁让她想起一个人,那人也是沈浅五年里记忆最深刻的人之一。那个人穿着白色球服,手里牵着一只阿富汗犬,对着她微笑。那年沈浅对李美丽说:“这真是一个干净的男孩。”

而看着此刻的画面,沈浅只想说,她又遇见了一个干净的人。

保镖站在沈浅旁边,轻轻咳嗽一声,唤道:“少爷。”

坐在吊椅上的尤然抬起头,长长的眼睫毛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目光直视前方。他脚下的浅浅迅速站了起来,见到沈浅脚下的混血儿后,它快速地窜了过来。

尤然跟了过来,微笑道:“你来了?”

沈浅点头:“让你久等了。”

尤然不答,只是微笑。由于两人离得比较近,沈浅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柠檬味,这是她很喜欢的味道,而这味道正是出自尤然的身上。

“老张,帮沈小姐把行李搬进去。”尤然扯了扯狗链,浅浅便舍弃与混血儿交颈,率先走了进去。沈浅看着尤然颀长的身影,不禁感到遗憾,这么优秀的男人,看不见多可惜。

老张帮沈浅把行李搬到二楼角落里的卧室,把行李放下,沈浅便感谢他道:“谢谢你,麻烦你了。”

老张弯曲的身子顿了顿,侧脸看向沈浅,脸上有着错愕,随即苦笑道:“你是少爷的贵宾,这些都是应该的。”沈浅呵呵笑了笑,觉得有些不自在,她“贵”在何处?

老张接着说:“沈小姐,我家少爷以后就交给你了。”

“啊?”沈浅诧异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啊,告老还乡。”老张憨笑,“你上岗了,我自然下岗。”

“等等,我只是照顾浅浅的,顺便照顾你们家少爷。”沈浅的大脑一下子迟钝起来,对于老张出其不意的话,她一时手足无措。

“我相信你的顺便照顾会让我们少爷更加精神的。”老张说完,转身踱步出了房门,沈浅立马跟上他。

两人来到大厅,尤然倚靠在沙发上,安静地等着他们,两只大狗匍匐在他脚下,不断地吐着大舌头,哈着气。

“少爷,东西放好了。”

“嗯,你去吧。”

“好。”老张点头转身,正好对上沈浅那无辜的表情。老张单眼眨了一下,眼里带着似是而非的意味。这下,沈浅更是迷茫加疑惑了。

“沈小姐,我突然感觉肚子饿了。”尤然微微侧着脸,落落大方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沈浅顿时哑然。

“你稍等,我去厨房看看。”沈浅立马迈起步伐,窜到厨房那里,她懊恼地想,以后她就是保姆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这保姆升级了,以前是动物的保姆,现在是人的保姆。

沈浅比较独立,早在重新读大学的时候,她就自己抄起锅铲开始下厨。虽不能保证色香味俱全,但味道还是能令人入口叫好的。

沈浅从厨房出来,见到坐在饭桌旁的尤然时,很是哭笑不得。他的面前摆着一大盒巧克力,而他正在剥着巧克力包装,一口一个地吃着。看来他是真的很饿啊……

沈浅刚一往前挪步,尤然脚下的浅浅立即跳了起来。浅浅这么大的反应,尤然自然知道是沈浅来了,再加上已经闻到的越来越浓的菜香,他的嘴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饿得不行,吃了点巧克力充饥。”尤然斯斯文文地放下巧克力,把盒子放在一旁,端端正正地坐着等沈浅开饭。沈浅又忙不迭地去盛饭,而后递给他。

尤然感到面前有股热气:“我看不见,你得喂我吃。”

“……”

沈浅没辙,自动把自己又升级了:从保姆变成了专职奶妈。沈浅喂他吃饭的时候,本来是随意地一瞥,偏巧由于离得太近,竟看到尤然的左耳耳垂上有个耳洞,虽然上面什么都没有,极容易被忽略,但是她还是注意到了。很难想象,像尤然这样干净的男人,怎么会打耳洞的?

由于心思跑到太平洋去了,沈浅一时竟把喂饭这事给忘了,拿着饭勺的手直接把饭送到尤然的鼻子上去了。

“哎呀,对不起。”沈浅手忙脚乱地抽出纸巾,帮尤然擦拭。尤然淡定地握住沈浅的手,一点儿也不介意,说:“刚才想什么呢?”

沈浅顿了顿,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出口。

尤然也不吭声,静静地等她开口。沈浅被他的淡定弄得更是焦躁不安,只好试探地问了句:“你介不介意我问几个问题,而且还是可能让你不高兴的问题?”

尤然轻笑:“请问。”

沈浅深吸一口气,支支吾吾地问出她一直想问的问题:“听人说你的眼睛能治好,你为什么拒绝治疗呢?这个世界多美好啊!”

“想听主要的原因还是次要的原因?”显然,尤然看起来没有一点儿不高兴,反而脸上的表情带着很特别的宠溺。沈浅被他的豁达弄得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说:“我能知道多少就多少吧。”

尤然顿了顿,略带伤感地说:“我的世界都见不到她了,还要看什么?”

沈浅其实知道,尤然所指的“她”,应该就是传闻中他的那个宝贝女友吧。沈浅呵呵笑道:“尤先生你应该看开点。”

尤然却不置可否,问道:“沈小姐,你的初恋你还记得吗?”

“呃……”沈浅抿了抿嘴,十分不自在地回道,“我21岁之前的记忆都没有了,不知道有没有过。之后嘛,单恋算不算?”沈浅说完,觉得自己在说一堆废话,单恋哪算是初恋?

尤然没再说话。

沉默了好一阵子,尤然才开口说:“我想,是时候再看看这个世界了。”他突然转脸对上沈浅的脸,“我还要。”语气里竟带着一股撒娇味道。

沈浅差点背过气,舀了一勺饭,喂进他嘴里。

“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起来了。”尤然忽而笑了起来。沈浅古里古怪地瞟了一眼有点不正常的尤然。刚才他还挺深沉,现在竟然面带微笑,还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为什么突然说这世界美好啊?”其实沈浅想问的是,为什么要突然这样没头没脑地感慨一下啊?

“因为可以看见我家浅浅了。”尤然忽而低头,对着脚下一直蹭他的狗笑着说。沈浅顺势瞟了一眼那只狗,偷偷翻了个白眼,心想:这狗都跟了他那么多年了,现在才想看看?

“我还要。”

“……”

这个人又撒娇了,沈浅呆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