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左天千雪是什么书 左天千雪免费章节

2021-11-26 18:00

我是赶尸人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左天千雪的小说叫做《我是赶尸人》,是作者魏某人所编写的灵异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意外闯入龙家阴楼,被龙家欲尸种下尸俑,我的人生轨迹,因此而被改变......

《我是赶尸人》 第4章 免费试读

“我,我......”老妈慌乱地道:“难道就没有第三种办法吗?”

“有第三种办法!”千雪声音冰冷。

“什么办法啊?”老妈问。

“把左天杀掉,尸蛹是不会附在死人身上的!”

一听这话,老妈慌了,只好点了点头:

“那,那还是让左天跟你走吧!”

当天下午,我便收拾好行李,和老妈告别后,打算跟着千雪避难。

半路上,千雪打算让我成为一名赶尸匠。

“尸蛹与玉尸气脉相连,哪怕是远在千里之外,玉尸也能感应到你。只有成为一名合格的赶尸匠,才能用自己的力量将尸蛹逼出,不然的话,你只能一辈子呆在义庄里,依靠尸气来压制尸蛹散发出的气息。”

我想要询问有关‘赶尸匠’的事情,可千雪却讳莫如深,声称日后再告诉我有关赶尸人的事情。

无奈之下,我只好压下心中的好奇,旋即问了一句,为什么龙家阴楼的玉尸会选择我。

千雪说她也不知道,但是玉尸选择我,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这原因,我们都不知道罢了。

我又问她那天是如何从龙家阴楼脱身的,她却不肯说了。

话题至此,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我们不由得加快脚步,争取在天黑前抵达义庄。

义庄位于岑城边沿的山脚下,复行数十步,便能看到一座复古的建筑,门前黑漆白字的牌子十分显眼。

千雪打开厚重的铜锁,迈过门槛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不忘叮嘱道:

“义庄有两个规矩,一,不要打开后院的门,二,未经同意不要进我的房间,而我,永远不会同意你进我的房间!”

“雪姐,你以后就是我师父了吗?”我问。

“叫我雪姐吧!”千雪想了想又补充道:“你没有师父!”

我点头‘哦’了一声,又好奇问道:“对了,旁边的宅院也属于义庄么?”

“不是!”千雪道:“那是临终关怀的道场,你刚刚问起的江小胖,就住在那边!”

“临终关怀的道场?”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你的住处在二楼的第三个房间!”千雪说完,就回屋去了。

千雪的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冷冰冰,有些难以接近,一个字能够说完的话绝不肯用两个字。

说起来,这一路上从龙家阴楼到义庄,我还没见她笑过。

我在心中腹诽,目光又移向后院的黑漆大门,大门被封条封着,后院凉风呼啸,落在厚重的木门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在大门的后面,有无数的眼睛正透过门隙偷看我。

初来乍到管不了这么多,我回房就呼呼大睡起来。

千雪给了我两天时间来适应环境,在这两天里,我几乎都与江小胖在一起,从他那里对义庄和临终关怀道场有了一些了解。

其实,义庄和临终关怀道场一开始是倒过来的,江小胖的师父于燕才是义庄的主人。

不知什么原因,于燕和千雪互换了位置,千雪将临终关怀道场给了于燕,而于燕则将义庄给了千雪。

这也解释了江小胖为什么是道场那边的人,却熟知赶尸,而我们之所以会在龙家阴楼相遇,正是因为江小胖想嫌点外快,结果将自己陷入危境。

千雪去救他,顺便把我也救了。

江小胖还告诉我,一开始他想过就留在义庄的,但是呆了不到一星期,就败退了,因为千雪实在太难相处,对谁都十分冷漠。

说到这里,江小胖拍着我的肩膀道:“兄弟,你要是撑不住了,就来我们道场吧,虽然沉闷而无聊,但我们道场的死气,应该也能压制住你身体里的尸蛹!”

这一天晚上,千雪的房门终于开了,她站在门前,忽然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我被千雪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问道:“雪姐,有事吗?”

千雪这才说:“下来!”

我来到了千雪的面前。

千雪道:“出义庄往东,遇到山路往左拐,走上五里路的样子,有一个乱葬岗,我在其中一个坟上放了一片梧桐叶,将坟挖开,把尸体背回来......”

“啊!”

在此之前,江小胖也和我说过一些赶尸匠入门的入门前的要求。

第一是辩方向,昂头看着太阳,然后快速转圈,转上数分钟,师父让停下时,要立即分辨出自己站立的是什么方位。

这个江小胖考过我,完美通过。

第二是练胆,一般是往乱葬岗的某处放上一片梧桐叶,被考验者要在天亮之前,把这片梧桐叶找回来。

接下来入门三十六种***,站立功,行走功,转弯功,哑狗功什么的......

没想到千雪直接跳过了辩方位这一关,要练我的胆,而且不是去乱葬岗找梧桐叶,而是背尸回来......

“楞着干嘛,去啊!”

“哦!”

门前的树下放着一只铁锹,很明显就是为我准备的,铁锹的旁边,有一只野猫的尸体,那野猫眦着牙,口中黑色的液体流了一地,腥臭难闻......

我铲了一个小坑,想要将野猫埋了,一回头,发现千雪正看着我。

我冲千雪笑笑,鼓起勇气,走入了黑暗之中。

我不是一个胆大的人,有时候晚自习下课晚了还得故意绕上一大圈,只因为小路没人,大路人气足。

深夜独闯乱葬岗,这还是头一回。

不过,一想到千雪就在后面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充满了勇气。

再往前走,就是山野了。

晚风袭过树梢,阴暗的树影在惨白的月光下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就像是身形扭曲的人影,正向我爬来,我才鼓起的勇气立即泄了一大半。

“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不足为惧”我安慰自己,继续往前走,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我哼起歌来:“......我的阿姐不会说话,在我记事的那年离开了家......”

啊呸。这不是阿姐鼓吗?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小鸟笑哈哈......”我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就不能唱点人间的歌吗?

来个欢快点的。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上山坡我想唱歌,歌声,歌声......”

“歌声唱给我妹妹听啊......”

我顿时愣住了。

这首歌在我四五岁的时候流行过,这么多年过去,我连歌名都忘了,唱到“歌声”时,后面的歌词已不记得,所以就停了下来。

但是我虽然停了下来,歌声却没有停下来,直接把第三句给接上了,那声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见我住口,也不再往下唱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