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她非池中之物第4章 主角凌若语靳云深

2021-11-27 09:00

她非池中之物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她非池中之物》是来自桐蔓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若语靳云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前世,她被他亲手推下28层高楼,摔成一滩肉泥!父母,亦死于他手,她恨!老天垂怜,睁开眼,她发现自己竟重生成了前世自己的助理?呵,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复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让他血债血偿,身败名裂!只是......为何他的桌上还摆着她的照片?为何他喝醉后痛苦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仿佛她既是他的白月光,又是他的朱砂痣?明明是他杀的她,为什么他看起来比她还痛苦?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她非池中之物》 第4章 免费试读

她的身上已经背了太多的债,不想再欠更多了。

她的眼睫无力地颤了颤,哑声道:“这是你跟我的事,跟靳光遥没关系。你别忘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亲手......害死的。”

一命换一命,她用自己骨肉的命换靳光遥的命。

靳云深的手,慢慢松了下来。

手上沾满了她流淌到脖颈上的泪珠。

他扭头看向地上的靳光瑶,“我可以放你走,不过,你要是再和她有联系,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靳云深一脸厌恶地收回手,几个保镖收到指令后,立即把人拖着带出了门。

乱糟糟的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凌若语时不时的低声抽泣。

前世凌氏大楼火灾的场景,在脑海里翻腾开来。

——以及自己临死前,靳云深那狰狞的目光。

腹部时不时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她不得不躬着身。

好一会儿,剧烈的情绪波动才缓过来一些,凌若语开始小口小口地喘气。

靳云深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她,忍耐到达了极限。

他一把抓住凌若语不盈一握的细腕:“我没有耐心在这陪你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你要是不想你的家人出事,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听明白了吗?”

凌若语死盯着他,手腕上传来的痛觉,提醒着她,现在谁才是掌握主控权的人。

他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凌若语嗫嚅半晌,嘴角轻微勾起,“我说这孩子是你的,你信么?”

他瞪着她,估摸着她话里的可信度。

凌若语只觉得心凉。

就知道他不会相信,敢做不敢认的懦夫!

靳云深,你终究是没有心!

“靳先生好定力,我都说实话了,靳先生还是不信。哎呀,如此疑心病重,怎么会有人喜欢呢?”凌若语直接冷讽了回去。

靳云深捏住她手腕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由于血液不流通,原本白皙剔透的肤色变成了绛紫,痛的她直接“呀”出了声。

“我没时间在这和你说废话,要想知道是不是,直接验验不就行了。”

说完不由她拒绝,靳云深拉着她的手腕,就出了病房。

凌若语拼命挣扎,但这个力度对靳云深来说跟挠痒痒一样。

凌若语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尖声惊叫,“靳云深!你放开我!”

靳云深根本就听不进凌若语的话,他只想赶紧去验DNA。

他的内心极度烦躁。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自己的该如何?

他是一个亲手杀了自己孩子的父亲!

不,他不承认,他的孩子只能是若语的!

这会不会是苏曼桐的计谋?

她故意设计陷害他!

可脑海中忽然闪现过一个模糊的片段。

一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尖声唤醒了他。

靳云深眉头微皱,正想着,突然有人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

大声道:“靳总!医生说凌小姐突然大出血,现在医院的血库里RH阴性血已经没了!需要有人立刻紧急输血!”

靳云深听完,立刻放开了凌若语,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徒留凌若语一人坐在地上,披头散发像个泼妇。

她看着靳云深惊慌失措,焦急跑出去的样子,忽然就忘记了手上传来的阵痛。

原来凌欣然的话不假,靳云深真的很在意她。

在意到为了她,可以瞬间忘记她这个杀人凶手。

凌若语轻“呵”一声,自觉嘲讽。

靳云深到了手术室门口,一个护士急匆匆走了出来。

“凌小姐还是血流不止,医院现在血库里最后一袋RH阴性血已经用完了。如果再找不到人给她输血,凌小姐可能就快撑不过去了——”

靳云深眉头紧锁,凌欣然是若语唯一的妹妹,也是她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丝牵连了。

凌欣然绝不可以有事!

他无力地闭上眼,现在在现场的,还有谁是RH阴性血?

苏曼桐?

对!

他如果没记错的话,苏曼桐也是RH阴性血!

“马上把苏曼桐带到这里来!”他当即命令道。

几个保镖一刻不停地把凌若语迅速抬进了手术室。

“靳先生,这位小姐的血型和凌小姐的血型相符!”那位护士立马出来传了话。

“那就让她输。”靳云深没有一刻迟疑地说,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的决绝,“一定要把人救活。”

在凌若语被推进手术室的最后一刻,她只听到了这句话。

手术室内。

凌若语眼见着自己的手腕上插上了一根又粗又长的管子。

她朝另一张病床上的人看过去,凌欣然此刻正安静地躺在床上,手上跟她连着同一根透明管。

她突然安慰地闭上了双眼,至少妹妹可以活下来。

“开始输血。”医生下令。

凌若语感到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鲜红的血液从她身体里强制脱离,朝着蜿蜒的输血管,源源不断地流进凌欣然的身体里。

“这位病人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不能再输了!”

“......”

后面的话,凌若语没有听到,彻底晕了过去。

凌若语是在一阵小声的抽泣声中醒过来的。

她艰难地半睁开眼,发现自己还躺在手术室那张小床上,不过手腕上的输血管被拔掉了。

她和身边的人隔了一道帘子,以至于没人能发现她醒了。

“九爷,姐姐不在了,你不会抛弃我的,对不对?”

女人的声音带着隐隐的颤抖,是凌欣然。

此刻,凌欣然正躺在床的另一边,她脸色苍白,泪水不停地从眼眶中流出。

靳云深站在床头,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无言了许久,靳云深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

凌欣然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开始放声哭出来,无比凄凉地喊:“爸爸妈妈走了,姐姐也离开了,我现在就只有你了啊!要是你再不要我,你让我怎么办啊!”

靳云深见状,眉头皱的更深。

剧烈的情绪变化,似乎撕扯到了心脏内部的某一根神经。

凌欣然哭声减弱,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脏,嘴边是一抹悲凉的笑:“也是,我说不定也是个将死之人了,对你不过就是个负担罢了。”

靳云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漠:“不会不要你,别多想。”

“若语在的时候就十分疼爱你,现在就算她不在,我也是把你当亲妹妹的,所以——”

没等靳云深说完,凌欣然情绪又开始有些激动了,“妹妹?!你知道我根本不想当你的什么妹妹!我就想…”

“嘶——”凌欣然话音一顿,像是又扯到了心口,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医生说你要好好休养,情绪不能太激动,这些我们暂时先不谈。”

靳云深垂下眼,边说着边帮她把被子盖上。

凌欣然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小心翼翼道:“那你告诉我,你和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