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带球跑后,我在前任心口上撒盐(沈之斐秦瓒)

2021-11-27 12:00

带球跑后,我在前任心口上撒盐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带球跑后,我在前任心口上撒盐》是来自作者暮冬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沈之斐秦瓒,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六年前带球跑路,六年后,她强势回归。国际名模、赛车手、顶尖学者青睐的弟子,尖端科技公司一心收揽的人才......沈之斐持续爆红,清冷矜贵的模样,网友直呼“老公”。秦氏集团总裁气得一掌捏碎了手机:这是我老婆!

《带球跑后,我在前任心口上撒盐》 第2章 免费试读

六年后,八月。

帝景大酒店。

出租车在正门口停下,沈之斐偏头看眼,确认位置没错,低头编辑了一条信息:“本宫到了,速速出来接驾。”

六年前,她受了情伤,又被车撞坏了膝盖,被赶来的魏时澜送去医院。

痊愈后,她从兆城大学退学,出国待了六年。

最近,沈之斐终于忙完了毕业设计等等琐事,启程回国。

爸爸仍不知所踪,她也有些重要的事要做。

回京第一件事,来参加魏时澜的生日晚宴。

请柬只有一份,不在沈之斐的手上,这种五星级酒店管理严格,要进去的话,得由寿星来接一下。

短信发送成功,沈之斐下了车,魏时澜没有回复,她在门外安静等候。

“沈之斐?”身后响起难以置信的女声。

沈之斐转身看去。

女人容貌昳丽,穿了一袭浓烈红裙。

“白荔?”沈之斐记起她的名字。

“是我,”白荔神情倨傲,斜眼看她,“你怎么在这里?这种高端场所,可不是你这样的人随随便便就可以进的!”

白荔的性格一点没变,沈之斐不觉得惊讶,平淡地说:“我在等人。”

白荔不信她的话,眉眼间满是嫌恶之色:“你该不会是听说秦瓒要来,故意来堵他的吧?你别做梦了!他有未婚妻,那就是我!”

听见那个名字,沈之斐的眸光深了深,忽地开口:“你还是他的未婚妻?”

“是又怎么样?”

“怎么,都过去六年了,你还没转正?他不行还是你不行?”

白荔一时恼羞成怒:“沈之斐!”

她气得想打人,但是六年前吃的亏令她不敢乱来,咬咬嘴唇,扭头去吼门口的侍应:“你们赶紧滚过来!”

两个侍应走上前来:“白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做的吗?”

白荔的芊芊玉手朝着沈之斐一指:“这个人是来捣乱的,快把她赶出去!”

侍应看向沈之斐。

她的个子高挑,偏瘦,身材比例近乎完美,肤色偏冷白,天然纯净的长相,穿着一身黑色修身连衣裙,气质清清冷冷的。

真要说起来,这位小姐比白小姐优雅高级多了。

捣乱?怎么看都不像。

他们没动。

白荔骂道:“今天是魏家大小姐的生日晚宴,让这样的垃圾脏了地方,你们就等着魏大小姐收拾你们吧!”

一提到魏大小姐,侍应终于有了惧色,正要动手。

“你们干什么!”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嗓音。

白荔看过去,脸上的狰狞悉数褪去,温情友善取而代之:“时澜,你怎么出来了?”

魏家在兆城极有地位,连她的爸爸都得避其锋芒,白荔当然不敢冒犯。

魏时澜走到近前,表情不怎么好看。

白荔有意和她套近乎,笑眼问道:“时澜,你是来接我的吗?”

魏时澜看傻子似的看她一眼:“谁他妈来接你?我跟你熟吗?我来接小斐的!”

小斐?白荔愣了一愣,皱起了眉头:“时澜,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魏时澜的脸骤然沉了下来,二话不说,“啪”一声,给了白荔一记耳光。

魏大小姐为人做事,向来干脆无顾虑。

打完人还不解气,魏时澜逮着白荔就骂:“我认识谁关你屁事?你家住太平洋啊,管那么宽?国家给你发张身份证,还真把自己当人了?什么东西!”

她又转向侍应:“重申一遍,这个姓白的,别他妈放进我的晚宴现场!”

解决完了,魏时澜踩着小碎步去到沈之斐的面前,抬起左臂,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小斐娘娘,小的来迟啦!”

沈之斐笑了一下,搭上她的手臂。

两个人无视了还捂着脸发呆的白荔,一左一右往里走去。

魏时澜奇怪地问:“小斐,我不是给你寄了请柬嘛?”

沈之斐笑道:“但你只给了一张,我让小熹拿着了。”

“对了!”魏时澜恍然大悟,左右前后张望,“小熹呢?小熹呢?他不是和你一起回国了吗,他没来吗?他没来吗?我好想他哦......”

沈之斐觉得她像极了一只狗狗,也就满目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顶:“他倒时差,晚点过来。”

魏时澜点点脑袋,又问:“你们都安顿好了吧?”

沈之斐颔首:“都好了,过几天请你过去吃饭。”

魏时澜快乐地“嗷”了一声,欢欢喜喜地拉着沈之斐去切蛋糕。

......

二十来分钟后,一辆黑色商务车在酒店大门口停稳。

侍应认出了这辆车,连忙跑上前来,拉开了车门。

下来的男人个子很高,留着黑色短发,五官俊美而又硬挺,黑色西服修身熨帖,放大了他的冷酷与攻击意味。

兆城无人不知,秦氏集团的一把手,秦瓒,冷面冷情,极有手段。

六年,秦氏集团发展壮大,一跃成为兆城头部科技公司。

秦瓒本人更是成了兆城说一不二的主,没人敢冒犯得罪。

除了魏家大小姐。

她办生日晚宴,从不邀请秦瓒,她说她的晚宴上不可以出现渣男。

但是每年秦瓒都会不请自来。

有人猜秦瓒这是对魏大小姐有意思,对此,魏时澜气得大骂:“放屁!他明明是对不起我家娘娘,曲线救国来我跟前赎罪!他这个男的邪门得很!”

“娘娘”是谁?没有人知道。

副驾驶座上下来的第一助理谢其昀喋喋不休地说着工作:“秦总,上个季度,寰大科技还是大幅亏损,自从沈晋行无故失踪,寰大科技没有再生产过任何一款拿得出手的产品。这六年我们给他们的注资非常多,但是没有任何回报,近期沈厚行还要招聘,我觉得没有必要......”

说到一半,感觉对方停了下来,谢其昀也跟着顿住,不解地看了过去:“秦总?”

秦瓒停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眸子微微眯起。

那是酒店的大门口,此时站了一个小男孩,大概五六岁的模样,粉雕玉琢,又白又软,显然是个备受宠爱的孩子。

而谢其昀惊悚地发现,这个小家伙面无表情的样子,跟秦总实在是太像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