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棠宁云深-沈小棠宁云深小说阅读

2020-03-20 18:02

《金主大人请自重》小说主角是沈小棠宁云深,为您提供沈小棠宁云深阅读。沈小棠宁云深小说精彩节选:他连忙捡了一个小石子,对着马的前腿弯就是狠狠一下,马立马跪倒在地。宁云深在地上发了一个滚儿才到路边,拍拍胸口松了口气,幸好这一切是有惊无险。

金主大人请自重
推荐指数:★★★★★
>>《金主大人请自重》在线阅读>>

《金主大人请自重》精选:

“宁云深,你倒是停下来啊!”沈小棠生气的叫嚷着,追着他马屁股跑的模样就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我也想停下来,可是马儿不停啊,我能有什么法子。”宁云深骑马的时候少,要不是会点功夫早就被马摔下去了。

子砚跟在沈小棠身后,他不想暴露自己有武功所以只是跟着,见沈小棠追得实在是紧,稍不注意就会被马给伤着,他连忙捡了一个小石子,对着马的前腿弯就是狠狠一下,马立马跪倒在地。宁云深在地上发了一个滚儿才到路边,拍拍胸口松了口气,幸好这一切是有惊无险。

沈小棠看见宁云深跪倒在地就欢天喜地地扑过去:“宁先生,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你为什么躲着我啊……”

宁云深还蹲在地上喘粗气,子砚也正假装气喘吁吁的追上来,虽然先前马被他打得跪在地上,但毕竟受了惊,此时沈小棠不管不顾的扑向宁云深,正好路过马的后蹄,马在受惊的情况下非常敏感,对着沈小棠的肚子就是一蹄子踹过去。

刚刚过来的子砚失声惊呼:“沈小棠,小心!”

宁云深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抱着沈小棠就往后滚,但马蹄已经下来,带着重量狠狠地踹在宁云深后背,踹得他不停咳嗽:“咳咳咳,你不要命啦?”

子砚站在一旁看着,沈小棠则关心的问宁云深:“你怎么样?没事儿吧?走,我带你看郎中……”

宁云深咳了一阵子摆摆手,磕磕巴巴的道:“没……咳咳……没关系,我皮糙肉厚的,被踹一下就踹一下了,你个女儿家怎么这么毛毛躁躁?伤着可怎么办?”

沈小棠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宁云深,把宁云深看得有些发憷,下一秒她就伸出手先是戳了戳宁云深的脸,然后又捏了捏,反问:“你皮糙肉厚吗?分明是细皮嫩肉的!”

“你会不会划重点?”宁云深恶狠狠地道。

就在此时,官差也追上宁云深,气喘吁吁的道:“探花郎,探花郎……可算追上你了。还有一样东西没给你呢!”说着,官差从怀里掏出一份请柬,郑重其事的放到宁云深手里,“探花郎,这个您请收着,可千万别误了时辰!”然后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好不风光。

宁云深中了探花,倒也没有瞧出多开心,还是平平淡淡的神情,毕竟他的目标是状元,宁云深随意将东西塞进怀中,然后往在城里找冯先生,要告诉他自己中探花了。他胸前戴着大红花,一路都有人对他作揖道喜:“恭喜你,探花郎!”

“恭喜恭喜!”

“谢谢!”

三人一路走着,大抵是和探花郎走在一起,沈小棠和子砚愈发受人关注,有人开始嘀嘀咕咕:“咦,那人不是云杉苑的头牌吗?”

“好像是的,子砚嘛,听说就是一身素,这么看着也还挺好看的。”另外又有人说。

“你有断袖分桃之癖?”又有人恶意的问。

“你才有!我就说一下,不知道他多少银联一晚……”

沈小棠听到后立马扭过头,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朝两人砸去:“我的人你买得起?还不赶紧滚!”

那两人立马就去捡那一锭银子,蹲下身时的模样还真跟滚了差不多。

说罢,沈小棠一把抓住子砚的手,将她往自己身旁靠了靠。

平日里子砚就是云淡风轻,闲云野鹤的模样,当下也是这幅神情,就算沈小棠将他护在身后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跟脸上贴了人皮似的一动不动的,但沈小棠也不介意,她想做什么事情,帮什么人,都是因为她想做想帮,并不是为了让谁感动或者想要贪图回报。

但子砚心中早已动容,汹涌澎湃。

等宁云深寻到冯先生时,他正在给人算命,看见他带着大红花过去就知道考上了什么,冲他笑了笑,摆摆手意思让他走吧。他到底是觉得自己是个穷算命的,以后宁云深入朝为官,怕被人看不起。

宁云深站在那里望着冯先生,沈小棠小声问:“你不过去吗?”

“先生不让我过去。”宁云深道。

“为何?”有时候沈小棠不同人情世故。

“大抵是怕给我丢脸吧。”宁云深道。

“为何?”沈小棠又反问。

“……?”宁云深疑惑的望着她,这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还要如何解释?

“我是说,出生是天注定,后天努力步步高升也很值得人们敬佩,又何必在乎呢?”沈小棠解释。

“平日里他也不忌讳这些,可能今日别人都盯着我们看吧。”宁云深泱泱地道,但他素来遵循冯先生的教导,他不让他过去便不过去,转弯准备会自己的草棚子,一边走一边掏出官差给他的小册子,看样子应该是请柬。

他打开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是皇帝要在宫中设宴,款待各位才子,沈小棠伸长脖子偷瞄。

宁云深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大场面,难免有些紧张,扭扭捏捏之后才开口:“沈姑娘,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沈小棠连忙道。

“唔。”宁云深搓了搓手,“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银两?我买套衣裳。”

“当然没问题”说着就去讨怀里的银票,掏到一半沈小棠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道:“除非你带我一起进去。”

“这怎么带?”宁云深反问。

“假扮成丫鬟试试?”沈小棠出主意。

“我也想去见见世面。”一旁的子砚连忙说。

沈小棠盯着宁云深,对他道:“子砚也想去。”

“他也假扮丫鬟?”宁云深问。

“我可以假扮小厮。”子砚冷不丁的道。

“我觉得挺好的,我俩一个丫鬟一个小厮,正好去给你撑场子对不对?”她见宁云深还在犹豫,就把已经掏到一半的银票往回塞了塞,“你要是不愿意……”

“我愿意,成交!”

然后他们就一道去买衣裳,沈小棠特意给宁云深挑了一件顶贵顶贵的华服,说是他中了探花,送给他的礼物,她给子砚也买了一套,穿习惯素色衣裳的子砚忽然穿上小厮穿的黑衣还有些不习惯,沈小棠倒是不讲究,跟府上的丫鬟差不多的款式就穿上,朴素简单的衣裳反倒是衬得她美艳动人,绝色倾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