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云封凌雪小说-女总裁的上门龙婿(金牛断章)阅读

2020-03-21 18:01

男女主是展云封凌雪小说叫什么名字,展云封凌雪的小说叫做《女总裁的上门龙婿》,女总裁的上门龙婿小说精彩节选:展云张了张嘴,这件事对自己来说虽然不是秘密,但既然答应了韩家,要对自己的针灸术保密,那就不能随便让其他人知道。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
推荐指数:★★★★★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在线阅读>>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精选:

“好了?”封凌雪眉头一皱:“不是说需要五十万么?”

展云张了张嘴,这件事对自己来说虽然不是秘密,但既然答应了韩家,要对自己的针灸术保密,那就不能随便让其他人知道。

于是展云说道:“误诊。”

“误诊?”封凌雪扭过头,看向了夏曲。

这时候夏曲急忙说道:“是是是,误诊!安安没病。”

封凌雪轻哼了一声:“既然是误诊,那为什么要给展云留医院的电话?”

“我……”夏曲只能顾左右而言他:“那个……今天天气不错。”

“走吧。”封凌雪说着,将安安的一些玩具和零食拿到了车上,然后带着展云,回封家。

……

几乎在同一时间,韩家二爷韩永华的车子停在了银行路边,他要去银行办一点急事。

走了没几步,韩永华就忽然听到有人大喊:“快看,商贸城那边着火了!”

韩永华下意识的向着不远处的商贸城望去,果然,一簇簇火焰从窗口中窜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韩永华的耳边顿时响起了展云的提醒:如果走路的时候遇到火光,记得后退三步。

韩永华下意识的后退了三步,下一瞬,噗通一声巨响,韩永华觉得,好像一个重物擦着自己的脸,重重的砸在了脚下。

紧接着韩永华又听到了哗啦一声,玻璃落地的声音从自己的四面八方响起,韩永华身边似乎下起了玻璃雨。

此时韩永华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紧接着,周围响起了一个女人的惊呼声:“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周围的人瞬间慌乱了起来,不错,有人毫无征兆的跳楼,直接摔死在了韩永华的面前,而且,他跳下的同时,还带下来好几块玻璃。

不过,正是因为韩永华后退了三步,人和玻璃,都没有砸到韩永华。

路边,许多人反应了过来,顿时有人喊道:“坏了,有人跳楼,快报警!”

也有人对韩永华指指点点:

“这人的运气太好了吧,他只要再多走半步,就被砸死了。”

“就是啊,前面落下了好几块玻璃,后面落下了一块玻璃,就他站的那一块没玻璃,这运气真是逆天!”

……

所有人都以为韩永华的运气逆天,但韩永华却瞬间想到了展云,今天要不是展云的一句提醒,他就完了!

想到了这里,韩永华急忙拨打了自己老爹的电话:

“爸,展先生真是神了!我的天,我差点死了,我从来没信过风水相术,展先生今天给我上了一课。”

韩永华还没有从劫后余生的激动中平静下来,他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韩玉庭对韩永华有些不满:“有什么事好好说,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几分钟之后,韩玉庭的惊呼声响起:“你说什么,你差点被砸死!万幸,万幸,展云……哦不,展先生,不能就这样结束……”

刚刚韩玉庭还责备韩永华语无伦次,可弄明白韩永华遇到了什么之后,韩玉庭也语无伦次起来,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遇险,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过了好一会儿,韩玉庭的心情才平复下来,不过嘴里一直念叨着万幸万幸。

挂断了电话,韩玉庭看向了旁边的大儿子韩永涛,他沉声说道:“老大,看来,我们都低估了展云。”

韩永涛此时点头:“本来以为,我们和展云之间两清了,想不到,我们又欠了他一个人情,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亲自去一趟封家,把这个人情给还了。”

“糊涂!”韩玉庭忽然大声呵斥。

韩永涛惊讶:“怎么了?”

此时韩玉庭厉声呵斥:“这么着急还人情做什么?难道你想跟展云,哦不,跟展先生撇清关系?”

“难道不需要两清?”韩永涛一脸的莫名其妙。

“当然不能两清!”韩玉庭斩钉截铁。

韩永涛糊涂了,之前展云用医术救老爷子这么大的事情,都两清了,这一次救了老二韩永华,怎么就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处理?韩永涛有些糊涂。

此时韩玉庭吩咐道:“记住,交代下去,凡是我韩家旗下的任何人,以后遇到展云,一定要给我客客气气,不,一定要给我竭尽所能的搞好关系,给我巴结好他,想办法把展先生拉拢到我们的战车上,明白了吗?”

“不至于吧……咱们沛阳市的风水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韩永涛还是觉得,展云没那么大的价值。

“你懂个屁!”韩玉庭韩家的爆了粗口。

“你知不知道,真正有本事的风水师是什么概念?就沛阳市的那些风水师,除了能帮小儿叫魂,还能做什么?都是一些江湖骗子罢了!”

韩永涛想了一下,老爷子说的还真是那么个道理,这几年韩永涛也接触过一些在沛阳市出名的风水师。

那些人一个个看上去神神秘秘,被吹的神乎其神,但仔细接触,就会发现这些人说话总是模棱两可,让人云里雾里听不明白。

像展云这样,一句话就能救命的,韩永涛真的是第一次见。

于是韩永涛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让人去问问他,要不要来我们韩家。”

“你明白个屁!”韩玉庭有些恨铁不成钢:“早就说了,展云忍辱负重,委身封家做上门女婿,肯定有他的秘密,你还去拉拢,你要是坏了他的事,那是拉拢啊,还是得罪啊?”

“这……没必要这么谨慎吧……”韩永涛觉得,老爷子有些过于看重展云了。

然而老爷子却哼道:“你还是没懂,一个真正有本事的风水师,对我们这些大家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和真正的风水师搞好了关系,他能让我们韩家的基业稳固,甚至更上层楼。”

“搞不好关系,甚至得罪了人家,别人随便施展点手段,我们韩家可能就阴沟里翻船!”

“三十五年前,沛阳城最大的家族是周家,为什么周家一夜间瓦解,你难道没听说过?”

韩永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个……听说当年周家人得罪了一个风水师,人家在他的祖坟动了点手脚……可是,这是一些民间传说,哪里能当真。”

韩玉庭竟然得意的笑了一声:“呵呵,哪里能当真?你该不会以为,韩家的崛起,周家的没落,只是一个偶然吧?”

听到这话,韩永涛顿时吃了一惊:“您是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