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慕意笙席北冥全部章节目录

2020-03-21 21:02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小说介绍

主角是慕意笙席北冥的小说叫《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它的作者是乐狸乐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强忍着恶心感,不想和肖茵废话,快速从肖茵身边走过。我刚走到客厅,就撞到席北冥。他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看起来年轻俊美,格外的美好。我想到席北冥任由我被王总轻薄而袖手旁观时候那副冷漠的样子,心房不可抑制...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第一十六章 席北冥,是你做的吗? 免费试读

我强忍着恶心感,不想和肖茵废话,快速从肖茵身边走过。

我刚走到客厅,就撞到席北冥。

他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看起来年轻俊美,格外的美好。

我想到席北冥任由我被王总轻薄而袖手旁观时候那副冷漠的样子,心房不可抑制的再次疼了起来。

“慕意笙,你哥哥可是收了我一个亿,离婚协议你要是不签,我便起诉你哥哥欺诈。”席北冥看着我,神色冷淡无情道。

“那你就起诉吧,钱是他拿的,他自己鬼迷心窍想要骗我签字,你要起诉他,我一点意见都没。”

席北冥的话,让我喉咙一紧,我故作冷静的对席北冥嘲讽道。

席北冥没料到我一点都不在意慕枫的死活,他阴沉着脸,阴森森道:“你还想坚持什么?就算你僵着不签字,慕氏集团也撑不住,你不会以为找上宫淮雪,就能拯救整个慕氏集团吧?”

他知道宫淮雪要和慕氏集团合作的事情?

“你派人跟踪我?”我倒吸一口凉气,愤怒道。

他竟然派人跟踪我!席北冥为了离婚,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

“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我没有什么耐心。”

席北冥走近我,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凶狠无比道。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席北冥,弯唇道:“我说过,一个婚礼,换一张离婚协议,席北冥,你为什么不肯?”

“因为你不配得到我的婚礼。”席北冥眼神阴翳的将我重重推开。

我撞到身后的墙壁,疼的我不停抽气。

席北冥对我,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我扶着墙壁,站直身体,看着席北冥,倔强的抬起下巴道:“那么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你的户口本上。”

“慕、意、笙!”

席北冥被我决然的话气到,他的脸色阴郁的可怕,锐利深沉的视线,像是要将我整个人生吞。

我强自镇定的和席北冥对视。

肖茵的声音在此时插进我和席北冥中间。

“北冥,不要和席太太伤了和气。”

席北冥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一把抱住身边的肖荷,对我冷漠道:“慕意笙,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和我斗。”

席北冥凶狠的话语,犹如刀子,撕裂我的身体。

我紧紧捏着拳头,看着席北冥带着肖荷上楼,两人恩爱缠绵的样子,一口血怎么都控制不住,直接呕了出来。

“咳咳咳!”

我半跪在地上,捂着嘴,看着滴落在地板的血,苦笑道:“席北冥,就一个婚礼,你却不愿意给我。”

“我没时间了,真的没时间了。”

我还能坚持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

席北冥,是不是真的要我死了,你才肯答应我?

不,你不会,就算知道我要死了,你只怕……也只会说,那就去死吧。

就如同那天,我被人绑架,你也是这么说的,你从来就不会管我的死活。

你讨厌我,恨不得我立刻死掉,这样就没有人缠着你了。

可是,席北冥……我爱你,用生命去爱你。

……

我和宫淮雪将合作的细节讨论后,他那边就已经转账过来了。

我看着账户上的钱,立刻联系财务部那边,先将工人的工资发了,然后开始生产蜂蜜。

我预计三天后发售,所有的计划我都想好了。

我预想的很美好,然而现实却很残酷。

三天后,当我证实发售天然无公害,橙香蜂蜜的时候,监督局的人过来,说我的蜂蜜涉嫌造假,要我配合调查。

我被带过去接受调查,蜂蜜也需要接受检验。

我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蜂蜜是我亲自检验过的,绝对没有造假。

我待在那里一整天,出来的时候,网上到处都疯传慕氏集团造假的新闻。

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集团,此刻更是陷入严冬,而这个时候,慕枫被席北冥起诉欺诈罪。

妈妈跑过来让我救慕枫。

我看着她嚎啕大哭,泪流满面的样子,全身无力道:“那是慕枫自己贪钱,席北冥多厌恶我,你们不是不知道?这摆明就是逼我离婚的手段,他还接,现在出事,也是他自找的。”

“席北冥要离婚,你死扛着不离婚,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妈妈指着我的鼻子,对我大叫道。

我揉了揉鼻梁,淡淡说道:“妈,我现在很难受,你别吵我,席北冥不会要慕枫的命,顶多关他两天,你究竟在闹什么?”

“我问你在闹什么?只要和席北冥离婚,我们就能够得到一半财产,慕氏集团的危机也会迎刃而解。”

“你以为你开发新产品计划就能够挽救慕氏集团?你看看现在的情况!”

“你的产品还没有卖出去,就被举报售假,和席北冥斗,我们没有好果子吃!”

“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你在这个样子下去,席北冥万一后面让你净身出户,到时候,真的什么都没了。”

“我不管,你必须和席北冥离婚,将你哥哥救出来!”

“他没答应我的条件,我不会离。”我掐紧手心,对妈妈坚持道。

“你是不是要看到我的尸体,你才肯和席北冥离婚?”

“人家不要你,你还死皮赖脸缠着人家?我们慕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

“你知道现在外面怎么说你吗?都说你没人要,**,不要脸……”

妈妈尖酸刻薄的话,让我原本就不好受的大脑,更是难受到不行。

我努力深呼吸一口气,疲倦不堪道:“他们说什么和我无关,我不会和席北冥离婚,你死了这条心吧。”

“你真的要气死我了!你给我听清楚,你哥要是出什么事情,我要你好看!”

妈妈将我办公室的东西砸掉,怒气冲冲离开。

我看着满地狼藉的办公室,无力的坐在地板上,双眼无神的看着门口。

席北冥,是你做的吗?

你在我的蜂蜜上动了手脚。

你一定要这么狠吗?

“慕总,宫总过来了。”

秘书颤巍巍的站在门口,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道。

我勉强回神,从地上起来道:“请他进来。”

宫淮雪给慕氏集团投资,结果出了这种状况,光是违约金,只怕……就不是我能够支付的。

小说《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第一十六章 席北冥,是你做的吗?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