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巧媳当家》秋菊云轩小说免费试读

2020-03-22 06:04

《巧媳当家》 小说介绍

主角叫秋菊云轩的小说叫《巧媳当家》,它的作者是小玲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家里还有我和小蓉呢。”唐二婶也如他的儿子全哥儿一般,眼里带着一丝期盼。唐外婆手里有了银子,心情大定之下,也支持起唐二婶与全哥来。“万一有事,还有你表姐表姐夫帮衬着。眼瞅着全哥儿也大了,多赚些钱,留着...

《巧媳当家》 第八章 回城遭遇非常事 免费试读

“家里还有我和小蓉呢。”唐二婶也如他的儿子全哥儿一般,眼里带着一丝期盼。

唐外婆手里有了银子,心情大定之下,也支持起唐二婶与全哥来。

“万一有事,还有你表姐表姐夫帮衬着。眼瞅着全哥儿也大了,多赚些钱,留着将来说媳妇。”

唐外婆的话像是触动了唐二婶,一时红了眼圈垂下头去。

从唐家回来,秋菊就在心里盘算,云轩进来的时候,发现她正在算账。

“依我说,你的田庄不是还缺人手吗?让大舅一家搬到田庄上,一边能帮把手,岳父岳母也多几个说得上话的亲戚,岂不两全其美?”

秋菊不是没想过,但是如果唐家搬过去,李家大房也会跟着搬过去。因为李老太太可是自己的亲奶奶,紧着外婆家而不顾嫡亲的叔伯,也说不过去。

亲戚多了,事儿也多,思来想去,还是都不动得好。云轩并不理解,但也不便多言。

一时夫妻俩商量起回省城后的安排,云秀才说了钱家酒楼的少东家来访的事。

秋菊在镇上开铺子,经常往钱家酒楼送货,自然是熟悉的。没想到钱家也是来跟她商量在省城合开铺子的事。

钱家酒楼的少东家钱少能带着一车节礼,自亲过来奉上拜贴,可惜没见到秋菊,与云轩见了面,说明来意,表示改日再登门拜访。

云轩已经听说杂货铺子的于掌柜要与秋菊合开铺子的事,没想到钱家也有此意。微微吃惊之下,对自家娘子又高看了一眼。

秋菊听了云轩的转述后,转天就去了钱家酒楼,见到钱家少掌柜后,对方详细的说了自己开铺面的计划,“我打算在省城开一家饭庄,铺面已经在年前的时候买下了,正对着学市那条街上,位置还不错。四间大瓦房,起了二层。你家的面点与肉食卖得好,咱们还像先前一样订货送货……”

回到家里,秋菊直接去了爹娘的屋子,跟他们商量了一回,李大叔去了一趟大哥家,对李老太太说明了让大房搬家,一起跟着去省城的事。

李大婶则兴冲冲地回了娘家,跟唐外婆报着喜讯,一家子听说等唐大舅的身子养好了,可以搬到省城的庄子上住。

唐大舅顾不上疼痛,非要坐起来,将信将疑地问道:“怎么上午你与外甥女来的时候没有说?”

“当时考虑你的身子不适合搬动,打算入夏后再说。”

李大婶不好意思说才定下来,但唐大舅听了却信以为真,一时欢喜地问日子,然后对唐外婆说道:“我的身子不打紧,这次和你们一起搬过去。”

两家人开始忙着收拾东西,李老太太托二儿子帮忙,要把宅子卖掉。李大叔劝了一回,说是怕大哥大嫂回来没地方住,李老太太想了想才作罢。

秋菊原定回城的日子是过了正月十五,考虑到两家亲戚搬过去要安置,手上又多了两家铺面的生意,自己这一方要提前做些安排。

结果提前了五日,刘家听说后,让刘宏与刘荣也跟着提前去省城。

马车不够用,托刘主簿的关系,又雇了四辆,加上刘家的一辆,钱家的一辆,一共八辆马车,三辆毛驴车,几家人凑到一处,热热闹闹地上路了。

于掌柜的远房表侄冬宝与钱家派过去的王掌柜也跟着一起离开了镇子。

三日到了省城,王掌柜先回了钱家饭庄,冬宝暂住秋菊的铺子里,听候调遣。

秋菊把爹娘安排在南城的别院里,李老太太也跟了过去,堂哥长锁一家被暂时安排住进别院的客房。全哥儿与秋果一起住饭馆的隔间里,唐外婆与唐大舅、唐二婶、小蓉儿以暂时客居的身份住进了云家的客房。

春兰与孙大牛也跟了过来,也同样被安排到南城别院的客房。

秋菊叫来田庄的管事田喜,让他立即召集人手盖三座小院,一处给唐大舅一家住,要三间屋子。其余的两个小院只要两间屋子即可。

在庄上盖宅子的事,秋菊跟两家人都已经说好了。长锁与孙大牛由李大叔带领着日日去庄子上帮忙,庄子上原来的三户人家也紧急抽调人手。

过完正月十五,秋菊的食铺、茶点铺子与小饭馆也正常营业了。

于掌柜的小吃铺子让秋菊改成了烧烤铺子,专门卖烤肉,而且日日向钱家饭庄与林家饭庄送货。

冬宝忙得团团转,秋菊把来福调了过去,又让刘大板帮着送货,自己则亲自坐镇。

钱家饭庄开起来后,生意很红火,对李家烧烤的需求量很大。秋菊与于掌柜的铺子除了平日的散卖外,几乎专门给钱家饭庄与林家饭庄供货。

铺子的生意好了,庄子上的禽畜需求量就大了。鸡舍、鸭舍、兔舍还没盖起来,秋菊心里急,又去弟弟家里借人。

想起回来后还没给弟妹送租饭馆的年租,带上银子,又带了弟弟爱吃的烤羊肉,坐上马车去了李宅。

铁柱与刘宏都不在,陈三开门见是亲家二姑奶奶,陪着笑脸接了进来。

秋菊由秋娘与春杏跟着,直接转到弟妹住的上房。外间煨粥的文嫂先看到了她们,屈膝行礼之余,提高了嗓音向碧纱橱内禀报:“二姑奶奶看***奶来了。”

随着珠帘轻轻挑起,巧月把秋菊让了进去。

见刘可妍斜靠在榻上,嘴唇发紫,脸色灰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身旁的华妈妈正一口一口地喂她喝粥。

“这是怎么啦?”秋菊瞧着刘可妍的样子像是病了。

“回来半个月,也不知怎的,就是觉得头晕乏力,身上懒洋洋的,吃不下饭,觉倒是睡得多了,却又觉着不解乏。也许是月份大了的缘故吧?”刘可妍推了华妈妈拿的粥碗,摇了摇头,表示不吃了。

“看过大夫没有?”

“奴婢劝了好几次,可是***奶说她的肚子又不痛,没也什么大事。”

华妈妈也希望请大夫诊个平安脉,但刘可妍却不肯,原因却不好跟外人说。

孟氏听说刘倩儿也有了身孕,本想跟着一道过来看看,但想到儿媳妇荷花也要来,家里没了女人生火作饭,照顾刘老秀才的饮食起居,最后就没去。

刘荣与荷花夫妻二人与刘宏一道来了省城,在李宅歇了两日,荷花就吵着要去探望妹子。刘荣想着不久后还要借住在秦家,先打声招呼也好,就陪着去了。

回来后荷花冲刘可妍大吐苦水,说秦家骗婚。刘荣也极为不满,说是等他考上了举人,一定要帮着妹子脱离苦海,让妹子改嫁。

刘可妍与刘宏都不好说什么,铁柱对刘家的事一向不大热心。

结果刘荣搬到书院里,荷花又惦记孩子,让李家派马车送她回去。打发这两个人,刘可妍又花了几十两银子,因为堂哥与堂嫂都没钱。

想着以后家里的开销,刘可妍是能省则省,再也不肯多花一分钱。所以即便身子出现异样,只要不是肚子出问题,她还是不肯轻易请大夫。

秋菊觉得情形不对,还是让人把陈三找来,给了银子,让他去请个擅长孕产的大夫过来。

陈三走了一会儿,秋菊眼瞅着弟妹的眼皮不住的打架,心中愈发起疑。从身上取出二百两银票,交给刘可妍,刘可妍面上一喜,强打精神陪着说话。

等大夫来了,给刘可妍反复诊脉,最后眼神疑惑地说道:“瞧着脉相有些乱,***奶的身子怕是出了问题,至于问题出在哪儿,老朽冒昧地说一句,怕是着了什么人的道儿,吃了不该吃的东西,闻了什么不该闻的东西……”

“大夫的意思是说,我弟妹中毒了?”秋菊的话,华妈妈与服侍刘可妍的人都吓了一跳。

华妈妈是刘可妍的奶娘,庄户人家出身,人在刘府多年,也有些见识,但刘府人口简单,她也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根本也不会往这方面想。

巧月是刘可妍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丫头,自小就跟着刘可妍,人也单纯得很。

大夫也不敢肯定,因为他并不擅长查毒解毒,建议李家另请高明。

无奈之下,秋菊派人去打听省城擅长解毒的杏林高手,贴子直接递到了纪府,惊动了纪夫人,也就惊动了纪大人,还真找到了这样的人。

自从听说刘可妍有可能中毒之后,华妈妈带着巧月把房里搜了一遍,也没搜到什么。厨房的陈大娘也是刘可妍从娘家带过来的人,自然信得过。最后,大家都怀疑起了二房赵春微的人。

因为过年二房的人都留下了,完全可以趁着众人离开之际,找机会下毒,至于毒下到了哪里,谁也猜不准。

擅长解毒的大夫同样姓刘,刘大夫过来给刘可妍诊了脉,又问起了她的情况,然后开了一个方子,交给秋菊,对她说道:“按这个方子熬药,每日早晚各一次,五日后就会恢复正常。李***奶中的这种毒无色无味,可以下到香炉里,也可以抹到纱帘上,比如绣帷上,衣服上,脂粉盒里,甚至花盆的土里,喝的水里,都可以。”

“能否查得出来?”刘大夫的话说得众人毛骨悚然,连秋菊都觉得自己在弟妹房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也有可能会中毒。

刘大夫蹙眉开始找毒源,桌案、香炉、床幔、被褥、脂粉、茶壶茶碗、柜子里的衣物都找过了,还是没任何发现,最后在窗前摆放的一盆万年青旁停下了脚步……

小说《巧媳当家》 第八章 回城遭遇非常事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