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岁月缱绻已无你-岁月缱绻已无你免费阅读

2020-03-23 06:00

《岁月缱绻已无你》是作者酒爷创作的现言小说,主角是顾蔓依傅司年。本文学为您带来(独家)岁月缱绻已无你免费阅读。从那日他走后,一连好几天,他没有再给过我一通电话,更别提过来看我。可能是我不乖吧,所以他要惩罚我。

岁月缱绻已无你
推荐指数:★★★★★
>>《岁月缱绻已无你》在线阅读>>

《岁月缱绻已无你》精选章节

可我就是贱啊,就是忍不住难过。

我也清楚难过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可我就是想难过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从那日他走后,一连好几天,他没有再给过我一通电话,更别提过来看我。

可能是我不乖吧,所以他要惩罚我。

六月份的炎热天气,总是令人焦灼忧虑。

我坐在病床上,正盯着窗外毒辣的太阳出神,完全没意识到有人靠近。

“蔓依啊!”

忽的,一道粗犷而尖锐的男声扎入耳膜,惊得我整个人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我回头一看,只见养父正愁眉苦脸的瞪着我,那模样,像是在嗔怪我什么似的。

我愣了愣,顺了顺胸口,这才结结巴巴的开口,“爸……爸,您这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逆着光,不知是不是错觉,我看到他两鬓的发丝,似乎又多白了几缕。

心中顿时又涌发出几分愧疚。

掐指一算,距离上次见到他们,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怀孕之后,我走动的很少,一心扎在养胎上。

我发问之后,他的神情恍惚了一下,看起来不太自然,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摆了摆手一脸无奈的说:“唉,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妈,那边医院说他们对你妈的病有些无能为力,所以叫我过来圣心医院看看,找找医生,我这刚刚路过你病房,就看到里头躺着的人好像你,于是我就进来了,没想到,还真是你……”

原来是这样。

“蔓依你怎么了,为什么生病住院?”

王国伟说着走向我,一脸关心的询问着情况。

我自然不敢跟他说真话,连忙撒了个慌:“没,就是这几天孕吐反应太强烈了,身体很虚,医生建议过来安几天胎。”

“噢噢……那你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大老板的孩子,金贵得很!千万不能出半点差错,听到没?”

他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又瞪大了盯着我。

我莫名瘆得慌,于是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就在我以为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突然又回过头,双手尴尬到不知放在哪里,“那个,蔓依,为了治好你妈的病,那现在就一定要转院,可一旦转院,就得需要一大笔钱。”

我自然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可这个月傅司年给我的生活费,我除了留下吃饭的钱以外,其他的都已经转给他了啊。

就在我思索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养父再度开口,“要不…咱们还是不治了吧,我感觉你妈妈这儿就是个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啊!唉!要怪就怪她自己命不好……”

“不,不……爸你别乱想,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妈妈的病就一定得治下去!”

我向来知恩图报,又心软得厉害,况且,他总是能三言两语拿捏到我的七寸。

只是听完他说又要一百万时,我的脸色顿时阴沉得厉害。

怎么办。

我不知所措。

可还能怎么办,我除了开口管傅司年要钱之外,我别无他法。

毕竟,我是他的情妇。

不过几天而已,当我再次拿起手机拨打他电话时,竟感觉恍若隔世。

当那头沙哑沉闷的男声响起,我开始惶恐不安。

“喂……”

“嗯,什么事。”

他的语气晦明晦暗,琢磨不透。

我迟疑了一会儿,想着还是不要直接告诉他我养母转院需要钱这件事吧,于是清了清嗓子含糊道:“那个,我感觉最近恢复得差不多了,想出去逛逛街买点新衣服,顺便散散心。”

“这才乖。”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语调上的松懈,接着他轻声哄:“钱我待会儿转给你,多买点漂亮衣衫,顺便给宝宝也买一些。”

“好~”

挂断电话后,我长舒一口气。

我最不擅长谎言,稍微说点假话就面红心跳。

再低头时,支付宝已经到账一百万。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毕竟在这现实的社会,金钱至上的原则,世人皆知。

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九十万转给养父,留下十万块给宝宝添置物件。

医生过来为我做常规检查,说身体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可以出院。

傍晚,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却不想一只脚踏出房门的瞬间,撞上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的顾嫣然。

她脸上依旧挂着阴森的狞笑,一步步将我逼进病房。

“你又来做什么?”

我双手抓着床单,戒备着她。

“哎呀,我的好姐姐,你这么害怕我做什么,妹妹好心好意过来看你,你做出这幅模样,可真是让我寒心呐。”

一看她这幅阴阳怪气的模样我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这里又没别人,顾嫣然你少来这一套,我嫌恶心。”

我话落的下一秒,她立马变脸,“啧啧啧,顾蔓依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下贱玩意下贱惯了是吧?偏要我凶你是吧?呵呵!可我今儿来是有大事要告诉你,没心思跟你吵吵呢……”

她漫不经心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不怀好意的望着我。

“什么事?”

我不想跟她兜任何圈子,只想让她说完就滚。

“哟,这么迫不及待呢。”

她迈着猫步一扭一扭的靠近我,接着忽的趴在我耳边,“你妈的骨灰坛子,现在在我手里噢。”

什么!

“顾嫣然你想做什么!你还给我!”

我明明好生存放在养父家里的啊,她是怎么拿到的?

“哈哈哈哈哈……想要吗?想要的话,就来天台找我呗。如果你想让你妈挫骨扬灰的话,不来也可以,我从来不强人所难哈。”

“畜生!”

我抡着拳头就要往她身上砸,可她跑得极快,一会儿功夫已经不见人影。

此时此刻,我哪里还冷静得下来,只是仅存的理智告诉我,“万一,她是骗我的?万一,她有什么阴谋?”

“是我入戏太深,结局却一个人”

正思索间,手机震动起来。

“喂!蔓依啊!刚刚小欣从家里打电话来说,她今天刚回家,就看到家里一团糟,像是遭了抢劫,结果啥也没丢,唯独只丢了你生母的骨灰盒……”

轰——

我的脑袋顿时炸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