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厉彦谦-林心厉彦谦小说阅读

2020-03-23 06:01

主角是林心厉彦谦的《今生只愿留此情》小说,为您提供林心厉彦谦阅读。林心厉彦谦小说精彩节选:杀人犯的帽子死死地扣在了她的身上,所以,就没有人再关心,厉彦谦是不是背叛了他们的婚姻。

今生只愿留此情
推荐指数:★★★★★
>>《今生只愿留此情》在线阅读>>

《今生只愿留此情》精选:

林心乖乖地转过躺在了病床上,闭上了眼睛。

她看上去像是放弃了挣扎,可剧烈颤抖的睫毛下仍然出卖了她此时紧张的心情。

厉彦谦莫名烦躁地松了松颈间的深蓝色领带,面对这样似乎被磨平了所有棱角的林心,他总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无力地让他烦躁不已。

“这几天就给我好好地待在这里,不要再想着从我身边逃走,林心,我会派人盯着你,如果不想被东陵的记者围堵,就给我乖乖听话。”

他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病房,听见他沉重的关门声,林心的身体狠狠一震,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飞快地没入了她耳后的发丛,淹没在了枕头里。

她的人生,尽然被她搞的一团糟。

厉彦谦说的没错,五年前的林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

迷迷糊糊的,林心突然听见了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的声音。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将被子蒙在了头上。

是厉彦谦?是厉彦谦回来了?

“林心。”

有人在轻轻扯她的被子,林心慌张地将被角死死地攥在了手里。

“林心,是我,苏堇年。”

林心现在只顾着紧张和害怕,哪里还听得见有人说什么?她现在恨不得自动屏蔽了厉彦谦的声音!

苏堇年想要将林心蒙住了头的被子扯下来,可他似乎越是用力,躲在被子下面的林心似乎也更加用力地反抗。

苏堇年的心狠狠一痛,他突然猛地用力,直接将被子从林心的身上扯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对不起厉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林心的身体在一片惨白的床单上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仿佛背后站着什么妖魔鬼怪一样,吓得瑟瑟发抖,还一直止不住地道歉。

苏堇年的双眸里划过一道幽深的寒光,“厉彦谦那个混蛋!他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

他坐到了林心的身边,温柔地握住了林心的肩膀,将她单薄瘦弱的身体扶了起来,林心却一直闪躲着他的目光。

苏堇年放低了声音,努力地想要安抚眼前的林心不安的情绪,他放缓了语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林心,不要怕,不要害怕。”

“我是苏堇年,我是苏堇年啊林心,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苏堇年?

这个名字终于冲破了林心的层层防备,被林心听进了耳朵里。

她终于试探着抬起了头,眼前,终于不是厉彦谦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堇年?真的是你,苏堇年?”

即便是真真切切地看清了面前的这张脸,林心仍然不敢相信,苏堇年现在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眼泪猝不及防地从眼眶里掉了下来,林心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

苏堇年似乎还和五年前一模一样,清瘦的脸,清瘦的身材,一身笔挺得体的灰白色西装,五官深邃,仿佛混血般精致。

林心的心狠狠一颤,她突然一把推开了苏堇年抓着的她的双肩,蜷缩着身体,慌张地一步步地后退,眼神还一直躲闪着,“不,我不是林心,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她慌张地用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又不安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她早已经不是五年前的模样了,她不配,不配与苏堇年这样的人来往。

她只会连累他。

苏堇年看着林心被剪得乱七八糟的发型,还有她仿佛苍老了几十岁的样子,眼底一片血红。

这五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到现在还记得曾经在他的生命里闪闪发光的林心,那个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林心,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林心,林心,告诉我,这五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在他终于决定要隐藏对林心的感情,退出成全林心和厉彦谦的时候,林心竟然会被送进了监狱?

如果不是在新闻上看到林心变成了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他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我不是林心,你真的认错人了。”

林心仍然抗拒着苏堇年的靠近,嘴里口口声声否认自己的身份。

苏堇年简直要被林心现在这副样子给逼疯了!他忍不住狠狠抓过了林心的双手,将她狠狠地拉到了自己的面前,逼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压低了声音,宛若一头发怒的野兽。

“林心,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我……”

林心结巴着,曾经明亮的双眼里透着深深的疲惫,“堇年,我杀了人。”

“什么?”

“宁若语,我杀了她,是我,是我把她从三十六楼推了下去,厉彦谦的妹妹,我杀了她,是我杀了她!”

苏堇年双眼血红,可他仍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否认,“不可能!你觉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可能么?”

林心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凄然的笑,“怎么不可能?我整整做了五年的牢来赎罪,我,我还杀了厉彦谦和宁若兰的孩子。”

“宁若兰怀了厉彦谦的孩子?厉彦谦他背叛了你,和你最好的闺蜜在一起了?”

苏堇年不敢想当初在林心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无比怨恨自己当年为什么要那么懦弱地将他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

他以为自己是成全,可没想到,却是亲手将林心给推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林心凄然地笑了笑,“厉彦谦,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们已经结婚了。”

没有婚纱,没有钻戒,没有婚礼,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终于逼他向自己妥协,冠上了厉夫人这个称呼。

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个为了得到厉彦谦关注的疯女人,逼得所有人用厉夫人这三个字来称呼她,根本就是一场毫无底线的她自己一个人的狂欢。

杀人犯的帽子死死地扣在了她的身上,所以,就没有人再关心,厉彦谦是不是背叛了他们的婚姻。

“看来,林小姐的病已经好了,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要为自己找一个靠得住的金主了。”

门外,厉彦谦恶魔般的声音让林心浑身狠狠一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