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王裂土全文免费阅读-封王裂土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2020-03-23 06:01

《封王裂土》是吾乡创作的都市小说,主角:宁无涯江幼薇,作者:吾乡。本文学为您提供封王裂土全文免费阅读,封王裂土小说最新章节阅读。一伙人直接把花臂带走,花臂的声音戛然而止,很显然已经被金平的手下干掉。

封王裂土
推荐指数:★★★★★
>>《封王裂土》在线阅读>>

《封王裂土》精选章节

“啪”

金平视线从宁无涯身上挪开,脸色无比平静,走到花臂面前,一巴掌扬下!

花臂被金平直接扇飞,脸颊皮开肉绽,很是血腥!

“金爷,小的该死……”花臂不敢怒,也不敢言,即使被金平扇了一巴掌,也只敢跪地求饶,满脸惶惶!

他怕死!

金平脸色阴沉,看都不看花臂一眼,沉声吩咐道:“保护我儿不周,属实该死,来人,把他灌成水泥桩,然后沉江。”

“金爷!”

“饶命啊,我不想死,金爷饶命!”

很快。

一伙人直接把花臂带走,花臂的声音戛然而止,很显然已经被金平的手下干掉。

“你,倒是冷静。”金平冷笑。

在这个过程中,宁无涯竟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脸色平静得令人感到压抑,若是换做其他人的话,恐怕早就吓得尿裤子。

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对于其他人来说,一条生命的逝去,多少会让他们内心感到丝丝惶恐,可对于宁无涯来说,这实在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死于他手下之敌,不下万人!

更何况花臂作恶多端,平时也少不了欺男霸女的恶劣行径,算是死有余辜。

宁无涯怎会在意?

金平深深看了眼宁无涯,冷笑道:“你不是想找我么?很好,你随我进来,我们确实可以好好谈谈。”

敢动他儿子,宁无涯死路一条!

总经理办公室。

金平坐在办公椅上,眼神冷漠地注视着宁无涯,道:“看来,你这几年有了点小本事,想为孔家报仇?”

“呵呵……”

“我劝你别异想天开,做这些傻事。”

“当然了,你今天也走不出这里,谁让你自以为是学到了些本事,就敢对我儿动手。”

金平冷笑连连。

眼前的宁无涯虽然还活着,但在金平心中,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不会有意外。

宁无涯身上并没有年轻人特有的毛躁,反倒是有着令金平很不舒服的沉稳,比之老一辈人,也不遑多让。只见宁武像是没听见金平暗藏杀机的话,径直找了个地方坐下。

大马金刀,霸气外泄!

“说说看,当年,是你把养父给我的房子,强买强卖?我还听说,价格极低。”宁无涯淡淡开口,并没有跟着金平的思路走。

“此事,为真?”

金平微微恼怒。

这宁无涯果真不识好歹,都已经死到临头,竟然还惦记着那套房产,不过金平还是冷笑道:“是,又如何?”

“现在想想,一元,也花多了。”

言外之意。

他可以动用手中的能量,不费一分一毫就把宁无涯的房子拿到手,金平还说道:“我可以用一元购买你的房产,也同样可以让你妻子每个月付一万的房租,你奈我何?”

“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傻?。”

宁无涯眸光微闪。

“是啊。”

“她确实很傻……”宁无涯点头。

他明白江幼薇为何心甘情愿被金平讹诈,是因为她想等待宁无涯的回来,生怕宁无涯回北山的时候找不到家。

这一等……

便是匆匆五年过去。

人生在世,又能有几个宝贵的五年?

这样的女人,傻得令宁无涯心疼。

金平听出来了宁无涯语气中的宠溺,不禁有些恼怒,分明是他在主导一切,怎么听起来宁无涯占据了上风?他冷哼了声,沉声道:“不过,你比她更傻,明知会死,却还送上门来。”

“我说的没错吧?”

金平吃定了宁无涯。

宁无涯从思绪回到现实中来,抬头扫了眼金平,道:“我来这,正是为此事而来。”

“那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容不得别人染指。”

金平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可还真的幼稚!”

金平冷笑连连,但下一刻,一张面值一元的纸币飘到了他办公桌上,金平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冷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耍我吗?”

宁无涯面色不改,道:“一元,买条狗命,值了。”

“好好好!”金平怒了。

这个废物,竟敢当面侮辱他!

他嚯地起身,浑身上下布满杀机,他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什么叫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咔嚓!

金平竟从抽屉里掏出了把枪支,黑森森的枪膛瞄准宁无涯的脑门,只要他轻轻扣下扳机,宁无涯脑袋就会盛开一朵漂亮的血花。

宁无涯微微摇头,叹道:“我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

金平哈哈大笑起来,宁无涯说这番话属实可笑,这家伙分明是怂了!

“敬你一杯茶。”

金平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把茶杯里温热的茶水倾洒在地上,道:“敬你的勇气,让你,在黄泉路上好走一些。”

面对黑森森的枪膛,宁无涯一动不动,像是傻眼了那般。

金平不会给宁无涯丝毫机会,轻轻扣下扳机,想要一枪了结宁无涯的性命。

就在这时。

一道寒芒掠过金平瞳孔,让他动作出现了丝毫的停滞,金平发出声惊呼,急忙闭上眼睛,这道寒芒摄人心神,在办公室内纵横交错!

发生了什么?

金平还没来得及深想,便已惊骇地发现持枪的右手,竟齐腕而断,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没感受到丝毫疼痛!

“啊!!”

“我的右手!”金品额头冒汗,嘶吼连连。

办公室里,不知何时出现了明女子。

那名女子脸色清冷,手持长刀,很显然,那道寒芒正是出自女子的长刀。

金平龇牙咧嘴,难掩疼痛,握着冒血的手腕,扑通一声跪在宁无涯身前,眼神无比惊恐地看向二人。

“你,你们到底是谁?”金平喝道。

这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废物!

女子没理会金平,而是朝宁无涯拱拱手,道:“宁生,属下来晚,请降罪!”

宁生,意指宁先生。

非身份尊贵之辈,担不起这二字。

宁无涯看了眼雪狐,温和地笑道:“雪狐,你的出现,总是那么令人意外。”

雪狐?

即使得知雪狐名讳,金平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他够不到那个层次!

金平这次是真的怕了,雪狐若是想杀他,比杀一只鸡还要轻松写意,金平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宁无涯起身,走到金平身前,他的气势如泰山压顶般令金品难以喘上气,直到现在,金平才孟然意识到当年孔氏的废物养子,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尊擎天巨擘!

“你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么?”宁无涯淡淡开口。

金平脸色大变。

宁无涯方才说过,要用一元钱,买下他这条狗命!

金平脸色惨白,嗅到了浓烈的杀机!

“宁无涯,宁生,你不能杀我,我把房子还给你,还会给你赔偿一大笔钱,我求求你不要杀了我!”

为了活命。

金平没了半分枭雄气质,他只想活下去,哪怕苟延残喘!

“当年的事情,你参与了么?”宁无涯开口。

当年?

金平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宁无涯指的是孔家覆灭那件事,他额头冒汗,嘴唇泛白,哆哆嗦嗦道:“我……我不知情,而且,我也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真不知道啊!”

“宁无涯,当年你父与我交情不错,要不你看在令尊份上,饶我一命?”

宁无涯笑了。

他的笑容,令金平汗毛倒竖,不等金平说什么,宁无涯摇头道:“你也有脸,提起我父亲?”

“据我所知……”

“当年我父出事之后,响应最积极的,就是你吧?你大肆用超低价购入我父产业,你,真的没参与那件事情中么?”

嘀嗒嘀嗒!

金平豆大的汗珠滴淌在地板上,哆嗦不已,显然慌了神。

宁无涯从他的表现,就能知道金平绝对隐瞒了什么,雪狐此时也冷不丁开口道:“宁生,不如直接杀了他,祭奠孔家的在天之灵。”

“你不能那样做!”金平大吼。

他感受到了来自宁无涯的杀意,也豁出去了,嘶吼道:“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当年事情都有谁参与其中!不过,你得对天发誓,不得对我金家动手!”

“不然……你别想知道内情!”

宁无涯脸色不变,仍是之前那般冷静,道:“你恐怕还不知道,我这人,最讨厌别人要挟我。”

“那你就杀了我!”金平笃定宁无涯不会动手。

这次。

宁无涯没有说话,一旁的雪狐倒是开口乐。

“宁生,经查明,金家平日里作恶多端,旗下的金碧明珠更是一个巨大的淫窝,藏污纳垢,为了逼迫年轻女子从事非法活动,金平使用了极为恶劣的手段,甚至有不下十名年轻女子在此期间人间蒸发。”

“金平,罪不可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