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圣瞳吴赖骆歆阅读-无双圣瞳小说

2020-03-23 09:04

为您带来有吴赖骆歆的小说《无双圣瞳》,吴赖骆歆小说是无双圣瞳的主人公,无双圣瞳小说精彩节选:之前的那副自嘲落寞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无双圣瞳
推荐指数:★★★★★
>>《无双圣瞳》在线阅读>>

《无双圣瞳》精选:

“不亲就不亲吧。”吴赖一副失落的样子,嘀咕了一句:“我寻思我英雄救美能够有点奖励来着......看样子我似乎不太配。”

听到吴赖那近乎于自嘲的说法,骆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慌,心口有点难受,一咬牙一跺脚,连忙说道:“好好好!亲你一口!”

说着她就在他的脸上如同蜻蜓点水一样的印了一下。

奈斯!

吴赖感觉到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温润,脸上毫不掩饰地出现了兴奋的神色:“舒服了!”

之前的那副自嘲落寞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你欺骗我感情!”看到吴赖那一秒变脸的模样,骆歆哪能不知道这家伙是在装可怜?亏得她刚才还母性泛滥了。

就在这时,原本还在那不断后退的孙一峰忽然就爆发出了疯狂的笑声,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们,你们这对奸夫淫妇,马上,我爸就过来了,到时候,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后悔!到时候,别后悔!就算是洛家,我爸也不会轻易放过的!”孙一峰带着鲜血的脸庞上满是疯狂,手中拿着手机,眼中带着得意。

听到他的话,骆歆的脸色一变,指着孙一峰,说不出话来。

“怎么?敢做不敢当了?咱俩的婚约还没解除呢,你就迫不及待的和这小白脸好上了,当我是死的?当我孙家是死的?”孙一峰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说道。

吴赖摇摇头:“那又如何?就算你爹来了,有什么用?还是说,你觉得,你爹来了,你就不用挨打了?”

说完,他就往前走了一步。

看到吴赖这一下,孙一峰连忙转身拔腿就跑,他可不想再挨打了,特别是吴赖这家伙,每一巴掌都分外的恐怖,要是在给他来两下,他的一口牙齿都要换了!

但是......

跑得掉吗?就算是身为特种兵的老刀现在都之内在地上痛苦的昏死过去,他又怎么可能跑的掉?

吴赖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肩膀,转过头对着后面的骆歆无奈地说道:“抱歉啊洛小姐,接下来我可能会忍不住对她下狠手。”

“不!”骆歆还没反应过来,孙一峰就已经凄厉的大声喊叫了起来。

“你可真是个贱骨头,好好的在地上带着,或者悄悄的溜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就好了吗?非要我对你动手吗?”吴赖已经强行把孙一峰不敢正视他的脸给掰了过来,满脸无奈地说道。

孙一峰不断地在那摇头,连忙拿起手机,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我马上打电话给我爸,让他别来了......不要打我,不要......”

“打电话?来得及吗?真当我傻啊?”吴赖眼睛一眯,随后把手机抢了过来,往边上一丟,说道:“现在让你打电话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等于说‘爸,快带两个狠角色来救我’一样?我也懒得管那么多了,反正先好好的教训你一顿就是了。”

“不!”

吴赖才没有理会孙一峰的意思,已经两只把孙一峰刚才拿着手机的那只手给抓住了,口中念念有词地说道:“既然这只手不听话,那就先废了这只手吧。”

刚说完,就听到了“咔咔”两声,孙一峰的手就无力地垂在了他的身边。

“啊!”孙一峰发出了一声惨呼,他的一只手,已经无法控制了!

“干脆一点,就在这里等着你爹到来吧,这样,你的腿也就无所谓了。”说着,吴赖控制着孙一峰的身体换了个姿势,又是“咔咔”两声,孙一峰的一条腿也仿佛失去了依托一样垂在那。

一手一脚!

骆歆捂着嘴巴,看到这一幕吗,她都不由地觉得有些可怕了,吴赖到底是医生吗?!

“吴赖!”她连忙上前再度拉住了他,生怕他做出更加出格的事:“这待会要怎么孙叔叔说啊!”

吴赖没有说话,而是很干脆的把孙一峰给安置在了沙发上,拍了拍手,说道:“完工!”

“吴赖!”骆歆已经急坏了。

“放心吧,一切有我。”一边说着,吴赖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坚定。

以前,他一直以为,只要认真学习,就可以出人头地,就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呢?最后雷雪离开他选择了方正豪,他也落魄到交不起房租了。

但是现在......他传承了那一切!他发现,软弱,忍让,还有老实本分,都是这些人嚣张,随意践踏自己努力的资本,所以他决定,改变。

他要强势,他要利用他所传承的力量,所传承的医术改变着一切!

“可是!他的手脚都断了,到时候......”越说,骆歆越是急切,尽管她看到吴赖卸了孙一峰手脚的时候,心里第一反应是痛快。

“没事,既然我能卸了他的手脚,就可以接上,放心吧。”吴赖并没有打断孙一峰的手脚,仅仅是让手脚脱臼罢了,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事。

骆歆还想说些什么,她的手机已经响了。

“小姐,孙总来了。”

听到这句话,骆歆就咬咬牙,连忙应了一声之后,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只有爸爸在,才会让事情有所缓和!

吴赖现在的听力很好,自然是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而是说了一句:“总算来了。”

说着,他就对着沙发上的孙一峰喊道:“喂,你要不要起来,好歹你爹来了,不迎接一下他?”

孙一峰哪敢说话,甚至连看一眼吴赖的勇气都已经被他给彻底磨灭了。

看到孙一峰这样子,吴赖撇撇嘴,嘀咕了一句:“孬种。”

不一会儿,一阵不轻不种地敲门声就想起了。

“歆歆。”一个十分磁性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骆歆就深吸了一口气,此时下人已经过去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以为儒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的步伐始终保持着标准的距离,脸上带着随和微笑,视线在地上的老刀身上掠过,又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的孙一峰,目光没有半点变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