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飞雪倾城冷非雪水妙儿

2020-03-23 12:02

飞雪倾城

推荐指数:10分

《飞雪倾城》中主要人物有冷非雪水妙儿,是小妖孽最新创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现代恨嫁女穿越古代不愁嫁。 现代冷非雪,古代水妙儿!她是她的影子,她是她的前世。 水妙儿的奇异死亡,断了姻缘。一次参加任务时,冷非雪穿越回古代。 ——哈哈!掉进美男国了! 痴情大司马宁青辰,冷酷的皇帝夏熙,妖孽的忠王夏懿,三位夏国最为出色俊美男子,面对聪明不足,正义有余的冷非雪,在亲情、友情、爱情中发生变化。

《飞雪倾城》 第16章 免费试读

青昭坐在梳妆台,一边梳理自己的发丝,一边问道:“文香,皇上怎么好端端的会想起去玥华宫了?” 文香摇摇头:“奴婢也觉得奇怪。您说会不会是冷非雪跟皇上说了什么?” 青昭转过头看了看文香一眼道:“本宫也想过是她,可是她才入宫,怎么可能知道玥公主的事?” “奴婢听宫人说,今天有人拿着咱们东宫的令牌入了仙瑶池。刚才奴婢问过干公公,他说下午冷姑娘确实拿过他的令牌,说是去镜文阁看看。奴婢猜想那入仙瑶池之人八成是她了!” 青昭冷笑道:“真想不到这个冷非雪胆子还真是大!本宫就觉得奇怪,皇上为什么会要刁难于她,想必也是这个原因了。此事你去调查一下,看看玥华阁那边出了什么事,为何皇上会突然过去!” “奴婢明白。” 文香伺候好青昭,正要扶她,干公公走了进来道:“皇后娘娘!您交代的事,奴才已办了。不过将军一定要留冷姑娘在身边照顾,奴才没办法,只能让她留下了。” “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 青辰冷笑道:“真是奇怪了!文香本宫没听错吧?青辰会留女人在自己身边伺候了?” “没听错!”文香也笑了起来。 青昭忙又问:“那皇上呢?皇上不生气吗?” 干公公道:“皇上知道将军是喝醉酒,也没说什么,直接去长清宫了。” “好!很好!”青昭莫名地笑了起来。 “娘娘怎么了?”俩人不解。 青昭笑止,慢吞吞道:“你们说当初宁青辰若是如此待水妙儿,她或许也不会死了。” “这都是命!” “是呀!人各有命!”青昭走到桌前,闻着香炉里燃的舒心香,闭着眼睛悠悠道:“别看这个冷非雪傻里傻气,这命可比水妙儿好多了!” “皇后娘娘说的是。”干公公应声道,“你看她误入仙滛池,皇上也没拿她怎么样,这命大着呢。” 青昭不屑道:“皇上这样做是给本宫与青辰面子!” “是、是!” 青昭站起身走到门前,摆摆手:“好了,下去吧!本宫今日也累了。” “是。” …… 非雪不知道宁青辰为何一定要自己留下来伺候他,对着他满身酒气,好不生气。见他睡着后,这才安下心来,躺在一旁的床榻上休息。 “你睡着了吗?” 非雪正想着白天的事,突然听宁青辰神志清晰地问自己话,马上坐起身跑到床前:“你……你这么快酒就醒了?” 宁青辰侧过身看着她道:“我根本就没醉!” “那你为什么要装啊!还非拽着我伺候你不可!” 看着非雪瞪着大眼,嘴,一脸不满的样子,到是可爱的很,竟然有一种想逗逗她的念头,故意道:“怎么不愿意吗?” 烛光下的宁青辰看起来少了份冷漠,多了几丝温柔,那俊秀的面容更是粉红剔透。面对美色非雪有些难以抵挡,她强迫自己转开头,违心道:“不愿意!你伺候我还差不多!” “你说什么?!”宁青辰到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冷笑一声道,“想要伺候我的女人可是多不胜数,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他的高傲并没让非雪低头,她不屑道,“多有什么用!冷非雪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不是吗?啊~” 非雪刚说完话,不想却被宁青辰一把拉到床上,一转身直接将她压在身下,故作亲热的样子,在其耳边轻声道:“别动!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 宁青辰一直在非雪眼里是个不善言笑,做事沉稳的人,不想他却会对自己这样。见其看着自己笑了起来,那浓眉下的乌目,似如无底的深潭,透着幽幽的光泽,而笔挺的鼻梁下,那微微勾起的,充满了诱惑! 俩人近在咫尺,脸上可以感到滚浪,非雪只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艰难地垂下眼帘不敢再看。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非雪感觉自己的脸像烧着一般!是呀,从小到大,还没被男人这样欺负过,而且还是这般帅气的男人。本应该生气,可心底却有一丝甜蜜。 “你不回答,我当是了。”宁青辰又俯到她的耳边,微声道,“不过我想告诉你,我心只有一颗,而且那一颗只属于水妙儿!” “混蛋!” 非雪如梦初醒,又羞又恼,火一下子就蹭一下就冒上来,用力将他往边上一推,自己连忙跳下床,指着他怒道:“喂!你吃我豆腐啊!平常看你还像个正人君子,原来你跟别的男人没什么区别,卑鄙!无耻!!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救你这样的男人!难怪人家说你小白脸,原来” “原来什么?!” 宁青辰脸色突然阴沉下来,非雪心中倒是有几分害怕起来,转过身生气道,“谁让你欺负我!” 宁青辰本是想逗一下非雪,没想到她这嘴那么厉害,噼里啪啦骂了一通。他下了床,走到非雪面前,神色已恢复平静,冷冷问道:“这些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非雪也感觉到自己说得太过火了,低声道:“对不起,这都是从金宝力那里听来的……” 宁青辰眉头紧锁,双手不由拽紧拳头,身上散发出一股杀气,但很快又将隐了下去,对着非雪道:“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非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迷茫道,“我怎么听不懂你的意思?” “你不需要明白太多,只要知道我无心害你便是。”宁青辰转身随手一甩,蜡烛顿时便熄灭了。 非雪又紧张起来。 “嗳,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宁青辰压低声音道:“躺到我身边来,我再慢慢跟你说!” “不!我就站在这时,你有话就直说,搞得这么神秘兮兮干什么!” “那随便你!如果你不想像水妙儿这样无故死去的话,就这样站着吧!”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啊!” 非雪纠结了,万一躺下正被他占了便宜怎么办?应该不会吧!怎么说人家也是大将军,再说他心里装着水妙儿,对自己全然是无意的。 “不准碰我!” 非雪最终还是乖乖地躺在他身边,可是宁青辰却一句话也没说。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要说的已经在做了!” 非雪越听越糊涂,急道:“你能不能说明白点!” “好吧。”宁青辰没想她真的很笨,又侧过身在其耳边轻声道,“我实话告诉你,其实一直有人在门外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我把你叫来,只是不想再生意外,不想让你因为我而受伤害!”宁青辰回想到水妙儿,平复伤痛再次被掀开,内心一阵阵的痛。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为什么要害我?” “或许是因为我吧。只要跟我有关系的人都会受到伤害。”宁青辰顿了顿道,“所以等你的伤全部恢复后,我就把你送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行!”非雪转头对着他急道,“我不能离开!是水妙儿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我一定要找到她,让她帮我离开这里!” 宁青辰对上她闪烁的目光,忧伤道:“她真的死了。尸体都是我亲手埋的,你就别在胡思乱想了。” “她是死了,可是她的灵魂还在!你忘记下午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吗?你不是还答应帮我的吗?我们还拉勾的!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我没忘记!可是皇上突然将你单独叫走,我心就里非常害怕!我怕你受伤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