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苏云深魏迟彻小说免费阅读-苏云深魏迟彻小说大结局

2020-03-23 15:00

苏云深魏迟彻小说名字叫《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是立里创作的古言小说。本文学为您提供(独家)苏云深魏迟彻小说免费阅读,苏云深魏迟彻小说大结局。苏云深本是将门之后,可是如今却是满门抄斩,如今重生到了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
推荐指数:★★★★★
>>《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在线阅读>>

《将女归来王爷可知错》精选章节

“一个瞎子和瘸了腿的废人,你两还真是相依为命。”夏芸儿冷冷的嘲讽声伴着阵阵涌入的寒风,却比那寒风还要刺骨。

“夏芸儿!你还来做什么?!滚!这里不欢迎你!”

下一秒,苏云深能感受到,苏琢握住自己的手掌的手,更是用了几分力,弄得她指尖有些生疼。

但是她很快就抓住了其中的字眼,瞎子,和瘸子。

她心下一惊,只觉得一股不好的预感升上了心头。

反手,她拽住了苏琢的衣袖,就连声线都带着几分颤抖,“琢儿,你的腿……”

“阿姐,我的腿没事。”苏琢却是急快的否认着,像是生怕被发现了什么。

若是苏云深此时能看见,便能看到他长长的锦袍下,一双腿却是有力无气的拖在地上。

苏琢瞪着腥红的眼睛,狠狠的看着夏芸儿。

只是他的面色比以往更加苍白,如今他也只是个废人,再也做不了什么了。

夏芸儿看着他们两人,一个瞎了眼,一个瘸了腿,心中便是十分的快意。

她扫过两人几分相似的眉眼,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你的好弟弟,为了帮你报仇,竟是想刺杀我。王爷一怒之下,便命人打断了他的双腿。如今,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废人罢了!”

“你闭嘴!”苏琢一声怒吼,却也阻挡不住她说出真相。

苏云深听罢此话,瞬间如同一盆冷水浇灌而下。

她身子发颤,看不见面前的人儿,却能感受到苏琢身上散发的怒气,“琢儿,此话……当真?”

她本来以为,她只是要自己的眼睛,便会放过她们。却不曾想,她却如此恶毒,竟打残了苏琢的双腿!

“阿姐,你别听她胡说……”

“夏芸儿!你当真是如此恶毒!你有什么恨冲着我来便是,你为何要对琢儿下手!”苏云深只觉得心脏疼痛,甚比割她眼睛还要疼上个千倍百倍。

她气得想要哭,却发现不知是心死了还是如何,却怎么都流不出泪来。

看着苏云深气得颤抖的模样,她面上浮现出一股恶毒,缓缓渡步靠近苏云深,身旁的苏琢却无法阻止。

“我不仅恶毒,而且我告诉你,我没瞎。王爷让人送来你的角膜,我让人丢进了茅厕。啧啧,真是可惜了你这一双好眼睛。”夏芸儿凑近苏云深的耳畔,以前大家都说她的眼睛灵动,却从来没有人夸过她的眼睛。

既然她的眼睛这么好,她便要割去她的双目。

她所有的一切,她都要一一毁掉!

“你不得好死!”苏云深强撑着身子,想要从床上起来和她拼命。

但是因为看不见眼前的景象,却是被床沿绊倒,狼狈的摔倒在地,双手只能胡乱的挥舞着。

“哈哈哈,哈哈哈!想要我不得好死,那也只能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夏芸儿的神色一凌,对着身旁的下人吩咐,“动手!”

苏云深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但是很快,她能闻到一股柴油的味道。

“既然你们姐弟如此情深,那我就让你们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夏芸儿,你敢!”

下一秒,苏云深便听到苏琢的喊声截然而止。

随即,便是一股浓浓的浓烟灌入鼻腔。

很快,大火顺着周围蔓延开来。

*

魏迟彻在得知走水的时候,便连忙赶来。

此时熊熊大火,直冲云霄,照映了整个彻王府。

虽然有下人在不断的救火,但是那火却像是怎么都扑不灭,反而越烧越旺。

“苏云深呢!”魏迟彻见周围的人来来往往,想到苏云深住在这里,不由得拽过一个下人,怒声质问道。

只是他的声音中,带着更多的是他不知道的紧张。

看着魏迟彻腥红的眼睛,那下人也是被吓了一跳,手中端着一瓢的水儿,差点就洒了,有些颤颤巍巍道,“启,启禀王爷,苏姑娘还没有找到,倒是救出了他的弟弟……”

不等下人说完,魏迟彻便一把推开他,几乎是下意思的就想往里面冲。

“王爷,不可啊!”那下人见状,惊了一跳,连忙一个跪地,抱住了他的双腿,“王爷,如今火势蔓延,势不可挡。万万不可进去啊!”

若是魏迟彻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这一群人都得跟着陪葬!

“滚!”魏迟彻看着那好似要将一切吞噬的大火,用尽力气,一脚将那人踹开。

然而周围的下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异样,都围了过来,挡住他的去路,连连劝说,“还请王爷三思!”

“你们!”魏迟彻瞪着眼睛有些癫狂,却被他们拦住去路无法靠前。

很快,大火被人扑灭。

原本的屋子被烧得面目全非。

“找,都给本王找!就算死了,本王也要见到她的尸体!”魏迟彻望着脚下焦急的泥土,像是无法抑制住的怒意。

双手不停的在挖着那些灰土,废墟之下,还有许多地方的暗火没有熄灭。

他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即使双手被灼烧得起脓流血,他也依旧感受不到痛意。

那些侍卫从未见过魏迟彻如此疯狂的模样,也不敢怠慢,跟着挖了起来。

只是这里的所有一切,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几乎没有任何完整的东西。

一直挖到了最底,才有下人把手中的东西递上。

“王爷,只有这一枚玉簪了……”

只见那下人的手上,是一枚碧绿色的兰花玉簪。如今上面有一半的地方,被烧得焦黑。

魏迟彻认得,那是苏云深的发簪。

他脚下一个恍惚,差点跌坐在地,所幸身旁有下人扶着。

他本以为,就算她死了,他也毫无所动,甚至是他所期望的。

但是真正在听到她死讯的那一瞬间,心中那抹剧烈的疼痛,他根本就无法忽视。

如虫钻骨,蚀骨疼痛。

“怎么可以……苏云深,你怎么可以死!”

一时之间,竟是觉得胸口郁结。

只觉得喉间有血腥之味,竟是没有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