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柔易连城做主角的小说-韩雪柔易连城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阅读

2020-03-23 18:00

韩雪柔易连城做主角的小说叫做《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韩雪柔易连城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小说精彩节选:韩雪柔在雪地里躺的半边身子都僵了,偏偏那门房和喜鹊生怕受到牵连,也不敢伸手扶她,只能眼巴巴的等着王渭涯来救她。

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
推荐指数:★★★★★
>>《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在线阅读>>

《反派大佬靠我来拯救》精选:

自从马公子以德报怨救了韩雪柔的性命之后,他的光辉形象就在韩雪柔的心头萦绕不去。

她甚至想给马公子的医馆送块妙手回春、华佗再世的匾额。

马公子得知此事之后,十分欣慰:“你总算有点良心,没死在我这别院里,不瞒你说,我家的珍贵药材快被你吃的差不多了,你要再不好,我就打算去棺材铺订棺材了。”

韩雪柔:“……”

收回光辉形象那句话好了,马公子不适合这个形容词。

她看了马文昭一眼,捻着帕子沾了沾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道:“马公子对雪柔恩同再造,雪柔实在不忍心让马公子为了雪柔再破费,您将我丢出去吧,不要再为了我浪费药材了。”

马文昭闻言深深的看了韩雪柔一眼,眼底满是困惑。

韩雪柔这个女人看起来文文弱弱,实际上满肚子坏水,她会这么好心自己主动离开?

他不敢贸然答应,怕韩雪柔在使诈:“韩姑娘多虑了,我马文昭岂是那样不通情面的人?这么多钱都花了,还在乎再添一副棺材钱吗?”

韩雪柔叫他说的额角青筋暴跳,这马文昭嘴够毒的,开口闭口都是要给她买棺材,还真打算给她养老送终?

踌躇了片刻,韩雪柔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道:“我的病快好了,你从哪儿捡的我。重新给我丢哪儿去,要不然,我作起妖来,你可承受不住。”

马文昭早猜到韩雪柔的想法了,本以为她得虚与委蛇一番,自己也能装傻充楞刁难她一番,没想到他这么直白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反倒让人措手不及。

马文昭心情复杂的看着她:“本少爷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感激就算了,竟然还敢威胁我?”

韩雪柔嘴角含笑:“马公子怕不是忘了,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来到你这的?”

马文昭叫她笑的心里发毛,心说这种女人真心要不得,多留一天都是祸患,还是还给王渭涯那个书呆子的好,第二天一早就用马车亲自把韩雪柔送到了王家门口,一脚给她从车上踹了下去。

韩雪柔没想到马文昭会下此狠手,咬牙切齿的瞪着马文昭半晌说不出话来:“你……”

马文昭摇着扇子笑了笑,朝韩雪柔道:“韩姑娘,你演苦肉计身上没点伤怎么行?我这是在帮你啊!”

说完不得韩雪柔反驳,急忙在王家人没出来之前命车夫驾车走了。

韩雪柔心中气闷,但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强忍住心中的愤慨,闭上眼睛装作昏迷的样子。

这时节正是深冬,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刻。

马文昭不算没良心,虽然将她无情的踹下车,身上给穿的却是兔毛镶边的袄裙,外披一件大红猩猩毡的斗篷,红彤彤一个人,倒在雪地里分为显眼。

王府的门房一大早开了府门,眼见门前倒了个人,急忙上去查看,翻转过来瞧见韩雪柔的脸,不由的一愣:“少……少夫人?”

恰巧王渭涯院里的喜鹊出府买菜,瞧见韩雪柔大为脸色顿时一变,闻言面露一丝怨毒道:“什么少夫人?不过是个不守妇道的银妇罢了,咱们家少爷已经把她休了!还不快把她丢远一些,免得脏了咱们家的大门口!”

这喜鹊自打上次侍寝失败之后,就一直记恨着韩雪柔,一恨她惺惺作态,装作一副深明大义贤良淑德的模样,暗地里却在她的好日子里使计破坏,二恨她明明德行败坏被休弃了,王渭涯却依旧对她念念不忘,迟迟不肯将她收房,害她在府中地位不尴不尬,颜面尽失。

那门房闻言面露一些难色:“喜鹊姑娘,这不好吧?好歹是一条人命,这大雪天的把人丢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喜鹊柳眉一竖道:“死了也是她活该,我要是她做出这种不守妇道的事情,早就自己找棵歪脖子树吊死了,省得活着丢人现眼!”

韩雪柔原本还耐着性子听着,听到她开口不守妇道,闭口银妇,心中不由一阵气闷。

她当日就是瞧着这喜鹊性子柔顺,才同意让王渭涯将她收房,如今看来竟是她走了眼。

思及此,她不再装晕,咳嗽了两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瞥了她一眼,低低的叫了声:“喜鹊……”

那喜鹊原以为韩雪柔人事不知,趁着她晕倒丢出去就是了,谁知她竟然没晕,还听到了她说的话,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那门房见喜鹊这模样,知道她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不由的建议道:“喜鹊姑娘,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咱们做奴才的可以做主的,不如禀了少爷,让少爷自己处置如何?这好好的大活人,总不能让她死在咱们门口吧?”

喜鹊见这门房执意不肯和自己一条心,虽然心中恼恨,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由着去叫人将韩雪柔回来了的事情报给了王渭涯。

王渭涯晨起正由红云伺候着洗漱,闻言瞬间愣在当场,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报信的小厮:“你说什么?”

那小厮激动的身上有些发抖,哈着寒气道:“前门里的张大哥让奴才来报信的,说是人现在就躺在大门口,眼看着像是快不行了的样子,叫您赶紧去看看呢。”

王渭崖乍然听闻韩雪柔回来,心中是有气的。

她当初一句解释都没有就拿了休书一走了之,将他的深情和尊严通通踩在脚下,午夜梦回,他总是梦到她那张决绝冷情的脸,几成梦魇,夜夜不得安枕。

他常常想,若是上天能让他再次见到韩雪柔,他一定要带着她一起下地狱。

但听到小厮说她快要不行了,王渭涯顿觉心中空了一块,什么怨忿,恼恨全都抛在了脑后,只剩下无尽的惶恐和担忧。

他顾不得更衣洗漱,外披一件风氅就朝着府门口跑了出来。

韩雪柔在雪地里躺的半边身子都僵了,偏偏那门房和喜鹊生怕受到牵连,也不敢伸手扶她,只能眼巴巴的等着王渭涯来救她。

几个月不见,王渭涯轻减了很多,原本清隽的面容多了几分成熟的沧桑,韩雪柔娇娇弱弱的喊了声相公,就倒在他怀里“昏倒”了。

王渭涯顾不上其他,急忙将韩雪柔打横抱起朝着自己的院子而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