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晚橙和安战全文免费阅读-夏晚橙和安战小说最新章节

2020-03-23 18:02

夏晚橙和安战是半半橙原创重生小说《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中的主角,本文学为您提供夏晚橙和安战全文免费阅读,夏晚橙和安战小说最新章节。夏晚橙和安战初遇的时候,她就当众宣布要成为安战的女人,而这个神秘的大佬还答应了她。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
推荐指数:★★★★★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在线阅读>>

《千金归来首席大佬惹不起》精选章节

夏早柑不愧是夏棶亲女儿,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态完全和夏棶如出一辙。

倪云白勉力笑出来,问:“怎么没见弘开?”

夏早柑的目光落到了薛沛榕身上,嘴角带了愈发明显的笑意:“他临时有事。沛榕今天很漂亮。”

薛沛榕藏在背后的手紧紧绞在了一起。她从来没有一刻不觉得夏早柑虚伪做作。这个女人,每次跟人说话的姿态都像是在对商场或餐厅的服务员展示自己的礼貌教养,充满了装模作样。

薛沛榕低头含笑不语,心里恨恨地想:夏家这三个人里头,夏早柑虚伪做作,夏午橘自命清高,夏晚橙目中无人,总之都是如出一辙的虚伪恶心。

夏早柑好似还想和她说话,却又被突然响起的骚动打断。旁边有人惊讶出声:“这里怎么还有出租车?”

薛沛榕抬头,见一辆明显区别于其他豪车的黄色车辆在她们面前停了下来。过了许久,礼宾才后知后觉地去开车门。

车门打开的下一秒,一个年轻女孩儿便从车里跳了出来。黑色的长卷发,宝石蓝色的长裙,在灯光下有种光彩夺目熠熠生辉的感觉。一时间,周围无数的热切目光全落到了女孩儿身上。

女孩儿目不斜视地往前走,脸上扬着一股倨傲的神情,好似生下来就是为了我行我素地活着。

太讨厌了!

薛沛榕无声地心底怒吼着:真想把夏晚橙那张骄傲自满的脸给狠狠踩在地上碾碎。

“沛榕姐这裙子打哪买的?”

夏晚橙上下打量了薛沛榕一眼,笑说:“怎么有种过时很久的感觉?”

自薛沛榕脸上,夏晚橙能清晰看到她克制隐忍的神情。想来薛沛榕自始至终都不是一个自甘平凡知足常乐的寻常女孩儿,偏偏她上辈子要把一个朴实憨厚的标签贴在这人身上。

当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如此识人不清,也难怪她上辈子死得凄惨。

倪云白还是温温柔柔地出声:“身体好些了吗?”

夏晚橙掩面轻咳了两声,只道:“好像是瘦了些。我始终还是没有沛榕姐这日渐丰润的福气。沛榕姐这脸蛋如今看着可真喜庆,实在应这八月十五的景。”

夏晚橙走得远了,耳里似乎还能听见薛沛榕磨牙暗骂的声音。夏早柑附在她耳边说:“你如今讲话越来越刁钻刻薄,真不知道跟谁学的?”

夏晚橙鼻子一酸,紧紧握住了夏早柑温暖的手,她说:

“姐,你这辈子一定会大富大贵长命百岁!”

韩瑜这生日的阵势比夏晚橙想象得要盛大不少。

去年这个时候,韩瑜还因为她儿子夏苜欠下的赌债去当铺变卖嫁妆首饰。这一年时间刚过,她就能在这良宵佳节如此体面盛大地庆生。

正月十五的夏家,比夏夜繁星璀璨还要耀眼的,是各位夫人小姐身上暗夜流光的钻石珠宝。

“夏晚橙居然来了。”

觥筹交错间,不知是谁这么小声说了句。霎时间,那条在暗夜里被红灯笼点缀的石板路成了在场诸人目光投射的交汇地。

夏晚橙是谁?如若有人这么问起,大概稍微了解一点柏海豪门八卦的人都会这么回答你:

柏海知名女富豪夏棶的小女儿,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夏家三小姐。只可惜,和她端庄娟秀的大姐不同,和她美艳聪慧的二姐也不像,夏晚橙同样也没有继承到夏棶半点的智慧和能力。夏晚橙打小,就是空有一副华丽皮相的酒囊饭袋。

这不,听说这酒囊饭袋在前些日子跟家里卖水产的罗文林私奔未遂跳了河?这要换做别家千金,说不准就隐姓埋名移居海外了,唯独这个厚脸皮还敢出现。

也不知道已经烧成灰的夏棶能不能被气得活过来。

“他爹继承了夏棶的全部遗产,又给她找了个后妈。后妈带了个女儿,又给她爸生了个儿子。将来就算薛明就作了古,这夏家的财产也会给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继承,半毛钱都落不到她手上。她和她舅舅的关系又……”

“她两个姐姐还好,夏早柑虽然嫁了个比她大十来岁的老男人,但多少也有点闲钱。她二姐读书成器,以后养活自己不成问题。唯独她……”

因着夏晚橙走得近了,这些熙攘的讨论戛然而止。这反倒让夏晚橙有些好奇,唯独她什么?她们要说什么?

唯独她夏晚橙没有依靠?唯独她夏晚橙是个被亲爹抛弃的孤女?唯独她夏晚橙只能受夏家庇荫养不活自己?

说来也好笑,上辈子的夏晚橙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她一直觉得罗文林是她的归宿,是她后半生的依靠,所以……

活该死不瞑目。

“看你这样子不像为情所困大病初愈嘛,早知道我今天就给罗文林发请柬了。”

夏晚橙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她舅舅夏杙好福气生了对龙凤双胞胎。哥哥叫夏苜,妹妹叫夏芙,年纪就比夏晚橙大几个月,自小都和她合不来。

这会儿夏芙携着一众或面生或眼熟的年轻男女过来,眼神很冒犯地往她身上戳,嘴里半点不饶人:“我可真替我死去的姑姑丢脸!”

“不许胡说!”夏早柑倒吸一口气,身子有些微的哆嗦。

“我胡说?”

夏芙昂着头,动了手术的鼻梁在灯光下凸出了一个怪异的形状。她看向始终未发一言的夏晚橙,只当她心虚,便讥讽道:

“这柏海城里现在还有谁不知道夏晚橙死皮赖脸地缠着人家罗文林?以死相逼这种下作手段都使得出来,我姑姑要活着估计也得被她气死。”

真是今日不同往日了。这要是夏棶还没死,这夏芙敢这样同她们姐妹说话?

这可真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就连过往的穷亲戚都能过来蹬鼻子上脸。就夏晚橙浅薄的认知里,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生物会吃同伴的尸体,那就是蟑螂。

似乎脑袋上长了两根触须的夏芙仍在说:“其实能嫁给罗文林也不错,以后他要是继承了他们家的生意,你就跟着他一起出海捕鱼卖海鲜。到时候我就让大家多去照顾你们生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