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小说免费阅读-秦可霍峻最新章节

2020-03-23 18:03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秦可霍峻) 截图1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秦可霍峻) 截图2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秦可霍峻) 截图3

秦可霍峻的小说免费阅读叫《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这里提供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阅读。秦可霍峻小说讲述:前世,姐姐要嫁给霍家大少爷霍重楼,但是不知为何新娘却换成了自己,后来重新回到十六岁的时候,她决定这一次要跟随自己的内心而活,改志愿,考大学,离那个男人远一点。

精彩节选:

看着女孩儿背影落荒而逃,高台沙发里,卫晟几人神色诧异。

“什么农夫与蛇?”卫晟转回头看霍峻,“你们怎么还讲起童话故事来了?”

“……”

霍峻从那个背影上慢慢收回眼,压下眸里偏执情绪。

他轻嗤笑了声。

卫晟侧身过来,“就这么看着人跑了,不追回来啊?”

“为什么要追?”

卫晟:“过了今晚,我们小霍爷就成年了啊。”他冲霍峻挤眉弄眼地笑了笑,“可以做点成年人能做的事情了。”

霍峻瞥他,冷哂。

“滚。”

“不懂享受啊,小霍爷。”卫晟撇嘴。

“……”

霍峻没再接话。

他拿起手边杯子,晃了晃,突然问:“你说今晚如果没有她,我被人下药的几率有多大?”

“……哈??什么下药?下什么药?”

卫晟听蒙了,半天都没回过神。

只听霍峻低笑了声,“几率确实挺大。”

卫晟:“到底什么玩意??”

霍峻不理他,起身。

卫晟:“小霍爷改主意、准备去追人了?”

“追个屁。”霍峻轻嗤。

卫晟:“那你干嘛去?”

“……”

霍峻躬身,在一堆洋酒瓶里扒拉了下,随手拎起个水晶厚瓶,懒洋洋地掂了掂。他抬脚往酒吧后巷走。

留在身后的笑意懒散,尾音卷点薄戾——

“寻仇。”

……

因为离开的过于匆忙,到跑出hell酒吧,秦可才注意到手里仍紧紧攥着那件黑色的薄夹克外套。

她步伐一停,但还是没有转身去还这件外套。

实在是霍峻最后那一眼与前世的霍重楼太过相似了,几乎让秦可忍不住生出一个极为恐怖的猜测。

“……不会的。”

秦可摇头,甩掉那个想法。

且不说两人名字都完全不同。霍重楼是四九城里有名的霍家大少,而霍峻不过是这乾城一个玩得疯了些的富家子弟罢了。

而且她分明记得,前世霍家的管家告诉过自己,霍重楼是小时候便意外毁容,所以霍峻绝不可能是那个人……

秦可慢慢平复呼吸。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薄外套,上面带着一点淡淡的烟草气息。不知道是因为hell里空气浸漫,还是从那人身上沾染。

踌躇几秒,秦可捏着外套,神思郁乱地往秦家的方向走去……

秦可回家后,没多久秦嫣也回来了。

她脸色难看。第一件事就是先上二楼到秦可的房间外,敲开了房门。

秦可刚洗完澡。

她有些轻微的洁癖,不喜欢那些烟酒喧嚣的味道,此时听见敲门声,正擦着湿漉漉的长发站到房门外。

木门打开。

对上门内女孩儿藏在长发下的清纯娇俏的瓜子脸,秦嫣眼底掠过点嫉妒的情绪。但很快便被她遮掩住。

秦嫣努力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小可,你今天怎么会突然去hell呢?在那儿见到你,我都吓坏了。”

秦嫣对她会来并不意外,只淡淡说:“我去学校里改志愿,遇到了宋丽丽,她邀请我过去的。”

“这样啊。”

秦嫣讪讪地应下,随口问了一句,“你改志愿还顺利吧?”

“……”

秦可擦着长发的手轻停了下,随即恢复了动作。仍是那副淡淡的语气,“我去学校里的时候,老师已经走了——没来得及改。”

“?!”

秦嫣的脸色刷地变了,表情都有一瞬间的微狞:“怎么、怎么可能会没来得及呢!”

掩在长发下,女孩嘴角很轻地勾了勾。

“可能是,天注定我不该改志愿,所以让老师提前走了。”

“这怎么会?”

秦嫣还沉浸在这希望落空的打击里没回过神,也根本没有注意到秦可的表情和话。

“那你——”

秦嫣还想说什么,秦可却早于她开口:“姐姐,我有点累了,我们明天再聊吧。”

“姐姐晚安。”

说完,不等秦嫣开口,房门被女孩儿轻笑着、眼带歉意地合上。

望着面前紧闭的房门,秦嫣愣了好一会儿,脸色变换。

又站了几秒,秦嫣才眼神晦暗地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总感觉,这个天真的便宜妹妹身上好像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变化——她以为能够完全被自己操控在手里的秦可,开始一点点脱离她的掌控了……

*

8月初,乾德中学开学。

作为私立中学,乾德中学和其他高中最为明显的区别之一,就是每年暑假最后一个月用来“军训”学生。

算起来也就是提前一个月开学,而且是每一年级每一年都要参加,乾德中学的学生们对此很有怨言,但这已经是乾德中学的传统之一,也没人能改变。

高二高三的老生已经被大巴车带走,新生们则需要先在校内张贴的红榜前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对应的分班。

第一张大榜前站的人最多。

榜前也有许多学生在低声议论。

“这就是今年的精英班啊,真羡慕他们。”

“哎?什么精英班?”

“简而言之,就是全校最精英的学生咯。都说乾德中学高中部分两类学生:第一类,所有普通班学生,第二类,高一到高三年级,每年级唯一一个的精英班。”

“……”

“他们享受最优师资,甚至在单独的一栋楼上读书——就连周末节假日的课余活动安排,听说也是那三个班一起活动,跟我们普通班完全不同。”

“所以精英班就是成绩最好的那批学生吧?”

“这还真不一定。”

“?”

“里面多数都是成绩最好的——但众所周知,这每年的精英班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学生是被‘送’进去的。”

“这也行??”

“有什么不行的。那都是真正的精英家庭出身,就算一事无成门门考零蛋,人家以后照样比我们‘精英’得多。”

“……”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句话打击到了,前面很快就没了动静。

站在两人身后的秦可轻皱了下眉。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里单独拎着的手提袋子——里面放的是之前霍峻给她的那件黑色薄夹克。

原本秦可想在开学时送到他们班,让人帮忙递给他而自己直接走,结果到了学校她才发现,高二高三的学生已经提前去了乾城郊区的军训基地。

而且,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那霍峻这一年就是高三精英班的学生。

而她自己……

“这精英班的红榜好像完全是按中考成绩排的吧?”

“是啊。”

“今年我们这级的精英班第一名叫秦可,听名字是个女生哎——真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

秦可转身往新生教室走。

乾德中学的三个精英班确实像他们说的那样,在学校东南角一栋单独四层的小楼上。

一层一个班级,高一的精英班在二楼。

秦可刚从旋转楼梯上到二层,就看见站在一截短走廊尽头的教室门。

教室里学生基本已经到齐,看起来是随意做的。对于能进到乾德高中部的精英班,学生们都压抑着眼睛里的激动和骄傲。

秦可安静地走进去。

她刚找了个位置坐下,就见前面讲台上的人直起腰。

“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宋奇胜。”

开口的是个中年男人,个子有些瘦小,戴着一副平框眼镜,表情里透着点世外高人的漠然。

他往下看的目光让秦可觉得自己和其他人在这位宋老师眼里,更像是一堆叽叽喳喳的小鸡崽,而非新生。

“去军训基地的车已经在楼下等了,大家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车。”

“……”

还兴奋着的新生们傻了眼。

教室里安静了好几秒,眼见着宋奇胜就要带头离开教室的时候,终于有学生回过神。

“老……老师,不再说点什么了?”

宋奇胜脚一停,看过去。

“说什么?”

“额,精英班的欢迎词?”

“……”

宋奇胜嘴角动了动。

秦可不太确定那能不能算是个笑容,在这之前,她已经见个子瘦小的男人用一种睥睨的眼神扫过全班——

“军训还没开始,何必在个别连军训都未必熬得过去的学生身上浪费我的欢迎?”

全班:“…………”

一句话就拉稳了仇恨的宋奇胜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下楼,集合。”

在宋奇胜离开后,充斥着不满噪声的教室里,秦可露出踏进校门以后的第一个笑容。

她突然觉得,未来三年可能不像她以为的那么无趣了。

……

被激出好胜心的三好学生们是很可怕的。

用了两分钟不到,高一的精英班已经在全无班干部的情况下,在楼下列成了方阵。全凭自觉,所以是按身高排的——秦可很不幸地站在了海拔最低的队首。

男女各两列,于是和秦可一样不幸的还有站在她旁边的女生。大概是出于这种患难与共的心情,那女生很快就主动跟她搭话:

“我叫顾心晴,你呢?”

犹豫了下,秦可还是开口,“我叫秦可。”

“……”女生不大的眼睛突然睁大了。“你就是秦可?班里第一名的大神?”

被大神的称呼刺激了一下鸡皮疙瘩,秦可无奈沉默。

而其后,直到大巴车开到楼下,宋奇胜从车前门下来,顾心晴还在絮絮叨叨地跟秦可表达“敬佩之情”。

宋奇胜已经走到班级前。

“勉强有点精英班的样子。”

看见列成方阵的学生们,宋奇胜挥了挥手。

“一列一列地上车,女生在前半车,男生在后半——”

“能不能让我们搭个顺风车啊,宋老师!”

一个男声突然从大巴车后方冒出来,打断了宋奇胜的话。

“……!”

秦可蓦地一滞。

因为前世在艺术高中的三年,她对声音辨识极为敏感。

所以她很确定,这个从大巴车后传来的声音,就属于那晚hell酒吧里,跟在霍峻身旁的男生之一。

秦可下意识地抬眼,看向走过来的几人。

果然,

为首便是霍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