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小说宁若水厉铭-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小说阅读

2020-03-23 21:03

小说《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的主人公是宁若水厉铭,为您提供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宁若水厉铭小说阅读。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宁若水厉铭小说精彩节选:在厉铭正准备灌下一瓶就去补眠时,结果酒还没入口,无端一道怪响传来。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
推荐指数:★★★★★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在线阅读>>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精选:

莫约几分钟后,男人闭上眼,薄唇轻抽一下,似乎是很懊恼。

但没维持多久就直接起身走向吧台,并取出瓶红酒。

连倒杯里的闲情逸致也没了,而是要直接对瓶吹。

若水瞧着他这一系列动作,愣住,感情他对那事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嘛,都想借酒消愁了。

没由来的居然觉得很振奋,还是全身心愉悦那种,她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乎……

‘轰!’

在厉铭正准备灌下一瓶就去补眠时,结果酒还没入口,无端一道怪响传来。

寒眸斜睨了下,刚要收回,身子蓦然僵化,紧接着整颗脑袋都快速转了过去。

错愕、震惊一一略过眼底。

如果电梯里可以当做是幻觉的话,那眼前熊熊大火就不容他不信了。

脸色骤变,恶狠狠暗骂了声,放下酒瓶,掏出手机快速拨通消防电话。

随着火势越来越大,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赶忙向门口撤离:“富阳山八栋发生火灾,请尽快来救援!”

与此同时,一辆私家轿车也正疾驰上山。

一个女司机外带后排一对母女。

女孩儿正随着音乐摇头晃脑。

两个高高的马尾辫在胸前不住摆动,嘴里唱着:“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也为我变得更香……”

一激动,手背就‘啪’的一下打到了贵妇人脸上,力道还不小。

“反了你了,给我坐好!”贵妇人揉着脸咆哮。

女孩儿压根不理她,继续手舞足蹈挥洒着快乐:“天空因为我变的更蓝……”

妇人看她这疯疯癫癫的样,无可奈何的坐得远一些,斜睨的老眼里全是嫌弃。

都二十三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哎哟,她前世究竟造了什么孽哟!

儿子不顾家,儿媳是个棒槌,女儿是个傻子,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每天都追着太阳!”唱到这里,右臂再次大力挥开,面向东方太阳每日升起之处。

哪知道手背竟再次呼到了母亲脸上,这回力道比上次有过之而不及,因为妇人的老花镜都被她打掉了。

“啊啊啊!”

老太太狂躁的捶胸顿足,疯了疯了,这个家她真的快待不下去了。

刚要伸手去教训那不孝女,电话就不合时宜的突兀响起。

显示是‘臭小子’,想都不想,急忙接起,微胖身躯弯下去找眼镜,口气非常恶劣:“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

说好晚上回来吃饭的,我从下午就开始张罗,做了一桌子菜,

你倒好,居然放我鸽子,一个个不气死我就……

什么?着火了?”慌忙挂掉电话,猛拍前座:“快快快!”

“别看我只是一只……啊?哥哥家着火了?好玩好玩,咯咯咯,

着火了着火了!”女孩儿双臂舞动得更加欢快,趴在车窗上往山上张望,一起催:“开快点,我要看火!”

洪秀英扶额,为什么她家会这样?早知道当初就不嫁给那老不死的了。

司机与洪秀英年级相仿,穿着干练,听到后面的叹息声,知道老夫人又在心里怼天怼地怼空气了。

没有理会,淡淡瞅了眼前方别墅上空,一丝烟雾都看不到。

她看不到,不代表厉铭也看不到。

院子里,厉铭单手插兜来回踱步,心急如焚,因为火势已经蔓延到厨房了,二楼也正在被殃及。

高空黑烟肆虐,消防车又不知多久才能来,抬手揉捏起眉心,开始考虑起火的原因。

当车子一停,洪秀英就忙不迭连滚带爬的下车,后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冲向院子。

没去看厉铭,而是到处观望,可看了半天也没起火的迹象,这才走到儿子跟前纳闷的问:“哪里起火了?”

都叫消防队了,按理说应该挺严重的。

厉铭没回应她,脸色冷沉,难以置信的望着那栋还完好无损的三层别墅。

从洪秀英开口瞬间,眨眼功夫,他就察觉出不对劲了,哪还有烈火浓烟?

大概也意识到又是幻觉作祟,闭上眼,仰头大力揉捏脑门。

“我要看大火……看大火,哥哥,没有火啊,

我不要……我要大火!”厉素素拉着男人的手使劲摇晃,急得直跺脚。

厉妈妈也跟着逼问:“火呢?”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消防队一来,如果发现被耍了,可不好打发。

深邃冷眸轻眨了下,寒着张脸不温不火道:“灭了!”

“灭了?”洪秀英撕声暴吼,凶狠模样跟要生吞活人一样。

见混小子闷不吭声,心想还好她来了。

该死的,飞快找出个名为‘老不死’的号码拨过去:“快,臭小子这里出了点事……

你别问了,赶紧想办法让消防队不要过来……

估计还没出发,来得及补救,

你态度好点,如果要批评和罚款我们也接受。”

挂下电话后,又气冲冲指向厉铭:“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好端端叫消防队来干嘛?知不知道传扬出去你立刻就可能身败名裂?

到时别说当总裁,拖家带口入丐帮去吧你!

上个月那个什么肉联厂为什么倒闭的你忘了?就因为一条小视频,厂没了!”

他倒好,大张旗鼓耍着人消防队玩。

男人此刻头疼不已,垂眸俯视那只到他胸口的小老太,无言以对。

“你说话啊,儿子,当妈的相信你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

是不是真的压力太大,看错了?”说到此,眼中溢出了点心疼。

能不心疼吗?就算儿女再不不堪,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

没人注意到,许久没有闹腾过的厉素素正歪着头,对着墙角榕树下的女子发呆。

眨眨眼,两颗豆大晶莹滚落,更抬手捂住心口,为什么里面好疼好疼?

若水也是一脸诧异,摘下鸭舌帽,瞅着厉素素的瞳孔近乎脱眶。

须臾,已是泪如雨下,莲荷……是你吗?

一定是的,一定是她,因为她哭了。

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明白,轻轻摇头,示意不要声张。

厉素素呼吸越来越不稳,心如刀绞,她好难受,那个姐姐让她好难受。

她不要看她了,可是刚低下头又忍不住望过去,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着她一样。

姐姐也在哭,她不要看她哭,情绪终于开始崩溃,裂开嘴直接抽泣起来!

见状,若水赶紧捂住嘴隐身树后,深怕发出响动。

干脆松开手拼命的把后脑往树上顶,张开口努力吸气。

为什么这一世莲河会是厉铭的妹妹?

为什么?老天爷,您不能这样,不能!

如果我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厉铭,那么您就太欺负人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