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典》小说杨辰-极道典小说阅读

2020-03-24 15:02

小说《极道典》的主人公是杨辰,为您提供极道典杨辰小说阅读。极道典杨辰小说精彩节选:嘀嗒!如一滴水滴入平静的湖水,在这寂静无声的世界掀起了一点涟漪,一丝希望。点亮了那已经失去的光芒。丝丝凉意传来,之前那种已经死去的感觉慢慢远去,思绪恢复了一点。

极道典
推荐指数:★★★★★
>>《极道典》在线阅读>>

《极道典》精选:

嘀嗒!

如一滴水滴入平静的湖水,在这寂静无声的世界掀起了一点涟漪,一丝希望。点亮了那已经失去的光芒。

丝丝凉意传来,之前那种已经死去的感觉慢慢远去,思绪恢复了一点。

此刻他有点激动,毕竟估计死不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没有面临死亡的时候感觉一切都可以无所谓,只有当已经回天乏术的时候才能够领悟到一些平常领悟不到的东西,尽管杨大仙人已经不止一次面对死亡,但是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领悟。

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他想努力弄清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高人帮他,他试着放出神识查看,尽管此时他能够动用的神识少得和没有基本无差别,他还是想看一个究竟。

只是杨大仙没有发现什么高人,却发现体内毒素和之前的灵气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不过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有一部分的毒素是被那柄一直存在于自己灵魂识海中的看上去普普通通锈迹斑斑的剑所吸收的,而另一部分同样不知所踪。

杨辰前生见过不少兵器,其中神奇的不少,不过他还是有点惊奇,只因为自己对这东西一点都看不透,一点也看不明白,所以也知道这是好东西,只是不确定是否能够被自己所用,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东西从没有理睬过自己。

杨辰此时认真观察着这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剑,发现,当吸收了一些毒液之后,它还是露出了一点光泽,虽然这光泽暗淡无比,可总算有了变化不是?

不过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因为这剑他根本无法看出任何秘密又显得如此神秘,它盘居在自己识海,要是有什么闪失,自己重则小命不保,轻则修为尽毁,沦为白痴。

现在这剑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条小命,他不知道是不是意外,或者是巧合,不过命看来是保住了。

回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像被一盆冷水迎面泼了一个通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忽然腹部一通,这时他才暗骂一声:

“妈的,刚才被毒药麻醉没有感觉,现在居然痛起来了。看来不简单啊,此仇必须报,靠,既然把老子逼到这一步。”

毒素慢慢清除,杨辰恢复了一些行动力,立刻对伤口进行处理,这样的伤要是普通人,还真有可能丧命,不过由于修士恢复异于常人,再加上他多年道口舔血的江湖经验让他可以就地取材,最大限度的恢复。所以这样的伤一两天也就不影响行动了。

这次受伤虽然给了他一些警示,让他重新看出一些问题,但是他并不因此而退出,而是坚定的选择留下来,用最短的时间搞定那个伤到他的神秘存在后就离开。

识海中的那个神秘长剑杨辰没有再去理会,因为他知道对于那些你更本无法了解的东西,化再多时间都无济于事,还不如将时间用在其他地方。

他不知道如果再次中毒,毒素会不会被吸收,不过就目前来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给了他一点信心,当然他知道要是不受一点伤最好。

经过两天的休养,他的伤已经影响不了实力的发挥,虽然当时被贯穿,但所幸只是肉体受伤,没有伤及其它,恢复起来自然快。

让他意外的时,不知什么原因,受到重创之后,修为反而提升了一点,不过想想也是有道理的,这也算意外收获了。

杨辰将体内运行了一夜的灵气平复之后,收功而立,看了看那出潭水的方向,深吸一口气,毅然举步,眼中没有一丝犹豫:

“时间不多了,拼了!”

……

从这天起,这里就时常想起战斗的声音,这战斗从开始只有几十个呼吸的时间,慢慢变成一柱香的时间,后来一个时辰,再后来两个时辰,到现在这声音会持续半天。

这里的战斗让周围的弱小生灵心惊胆颤,连觅食都小心翼翼,心在战斗中心释放的气息让他们非常不安,有的已经开始迁徙,寻找其领地。

……

一个半月之后的这天清晨,盘坐在他自己随手开辟的一个小山洞内的杨辰缓缓收功,吐出一口浊气,迎着晨光打开的眼眸中金光一闪而逝。

起身,全身骨骼噼噼啪啪作响,他申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留恋的看了看这简单的地方:“呼!都出来这么久了,时候回去看看了!”

站在山洞口,仰天长啸几声,哈哈哈大笑绝尘而去。

……

夕阳的光辉下,远远看去,碧江城像批着银纱,美丽而宁静,只是谁都知道,修真界找不到纯粹美好的地方。

一座普通的路边茶棚前,几个城里人正分享所有能够分享的,听来的也好,看到的也好,什么都可以作为这时候的谈资。

“哈哈哈,你说的那些都过时了,告诉你们一件今天才才发生的大事。”

这些人说到这里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端起茶杯,慢慢喝起来。接着又道:

“这可是有关碧江城天才们的事啊,各位是不是该有些表示啊?”

那些伸长脖子等待下文的人听到这句话立刻骂骂咧咧的。

“妈的!爱说不说,这种事打听打听就行了,非得问你吗?”

“表示?表示个毛!”

“请我喝个茶会死吗?好歹老子也给你们说点新鲜事的啊!”

“好了,靠,别墨迹,老子们几个还少请你喝茶了?”

“事你得说,老子们几个的茶钱这次你付了,不然揍你丫的!”

“哈?老子给你们说新闻还得请你们几个混蛋喝茶?靠!”

“别藏着掖着了,再不赶紧就废了你小子!”

“对,别浪费大家时间!”

“哈哈,再来壶茶!”

“来壶稍微好点的,哈哈哈!”

坐在一旁角落的一个身穿麻布衣裳的人看到这几人又说有笑,自由自在,不由得唇角也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喝着茶,听着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有时候也是种享受。

其实这里的所谓好茶也不过几文钱而已,所以那些人能够乐在其中,他们能够承受,也不会带来什么负担。

“妈的!倒霉,怎么会认识你们这些混蛋呢?”

这人喝了一口茶,忽然嘿嘿的阴笑一声,看老子不搞死你们。

“咳咳咳!是这样的...”他又喝了一口茶:“嗯!这茶确实比刚才的好喝!”

“操,你到底说不说?”

“别急别急,马上马上!”他整理了一下衣冠,缓缓站起来,茶棚一下子安静了。因为看这人的表情就知道,有大事,所以一个二个静待下文。

“张标一招将杨怡轰成重伤,报告完毕!哈哈哈...”只是这时整个茶棚的人都感觉忽然变的有点冷,忍不住都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短短一瞬间,所以他们自然认为是错觉,于是开始闹起来了,

“真的?”

“妈的!一句话就完了?”

“快快重头道来!”

“我讲完了啊!”

“靠耍我们,揍他,上!”

他们完全没有发现,那个开始一直在一旁的人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了。

……

杨府,杨辰的房间,房门打开,杨辰坐在轮椅上,缓缓出门。

杨府的气氛果然不是太好,有点沉闷,杨辰刚出门就被下人看到了,杨辰直接对他说道:“送我去见二姐。”

“好的少爷!”

杨辰来到杨怡的房间,看到杨啸天夫妇以及其他一些人都在,杨啸天正在为杨怡运功疗伤。

杨怡脸色苍白,唇角还残留着血迹,而阮氏则是为在一旁焦急的看着,因为担心的缘故,此时阮玲已经非常憔悴。

杨兰几个侍女看到杨辰进来,轻唤了一声少爷,杨辰轻轻的挥了挥手,什么都没说。

“辰儿!”阮玲看到杨辰时还是努力露出一点微笑,只是这又怎能隐藏她的担忧?阮玲没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毕竟有一个那样强大的师傅,要回来很简单。

“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着母亲微微点了点头,也用一个浅浅的微笑回应,仿佛说:“放心吧母亲,一切都会好的!”

“哥哥!”晨曦来到杨辰身后,接过轮椅,静静的战站在那里。杨辰对着她温柔的一笑,同样什么都不说。

有时候,懂就是最温暖的语言。

“咳咳咳!”

杨怡咳嗽几声,又吐出一口血。杨啸天收功后,调整了一下体内真气,长呼一口气,对着一脸急切的阮氏轻声道:“放心吧,孩子没什么事,休养几天就好!”

阮玲坐在床边,轻轻应了一声,便开始小心翼翼的查看杨怡的情况。

“辰儿!”杨啸天静静的看着杨辰,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轻轻的拍了拍杨辰的肩就出去了。

“晨曦。我们出去吧!”

“嗯!”

杨辰面对父亲,同样有些事不需要言明,行动就好,其实他知道,阮玲也知道,许多人都知道,杨啸天之所以没有找张家麻烦,不是因为怕了,而是他得顾全大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