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苔苔权龙赤小说阅读-不允许你不爱我阅读

2020-03-25 06:01

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不允许你不爱我》,该小说男女主是马苔苔权龙赤。不允许你不爱我小说马苔苔权龙赤精彩节选:马苔苔的面前是一座哥特式小楼,通身乳白色,地处城南枫林大道38号。

不允许你不爱我
推荐指数:★★★★★
>>《不允许你不爱我》在线阅读>>

《不允许你不爱我》精选:

马苔苔的面前是一座哥特式小楼,通身乳白色,地处城南枫林大道38号。如果不是她手里的那张招聘简章上明确写着这个地址,她真不敢相信这会是一个法律咨询工作室,门上没有工作室的招牌,所以不知道的人一定会把它视为住家别墅,这座小楼不知为何竟让她想到库安的老总南天城,本以为只有南天城那样的人才对办公建筑这么讲究。

马苔苔上去掀了门铃,一位衣饰整洁的仆妇前来应门,马苔苔来之前已经电话联系过并发了电子简历,此时仆妇简单问了几句,便沏了茶让她稍等,见她环顾四周,知她钦羡屋内的高雅,便说可以四处走走看看,主家一向不介意的。

马苔苔称谢点头,仆妇离开前合上了窗纱。枫丹士临处于塞外地北,初冬时节已经供暖,地暖充足的时候满屋春意,再有阳光照射,就会有些偏热,因之当地人都习惯在阳光入窗的上午时分将窗纱合上。

白纱让空间里的光线变得轻柔,柔光之中,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玻璃鱼缸,各种漂亮的鱼在清澈的水中游来游去,似乎在欢迎着进入这扇门的所有人。水,代表清澈透明,正如法律,就该如此。

进入内厅,这里简约而不简单,落地窗前有一个莲池,里面几株莲花含苞欲放。莲,花之君子,爱莲之人,也该是君子品格吧。

以花架相隔,里面是工作区,几张实木书桌高贵典雅,颇有古风,几排书架,雕花精美,温润沉静。大厅的另一边放着一扇木质屏风,上面绘制的是水墨青云图,落款署名:衣雪洁。

马苔苔想:如果能每天都在这种环境里工作,那么耳濡目染都能变得高贵优雅一些吧。

但是她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既然那么多比她优秀的人都没能被录取,她也不是那种不切实际的人,这是个机会,她会尽全力去尝试,成功最好,失败也正常,保持平常心才最重要。

说白了,她现在就是更加不自信了,见到这幢小楼里里外外的规格,她意识到主人过雅则过独,能入的了法眼的人不多。

越是觉得此行没戏,就越放松了下来,耳边有隐约的高山流水之音,她不知不觉就循着声音走去,看到一扇半开的门,里边一位女子盘坐瑜伽垫上,女子一身白衣,蓬松的头发被一条淡青色的丝带随意束起,纯白的皮肤,人淡如菊的脸庞……犹如一眼清泉般洁净脱俗。

高山流水伴着空谷独箫的乐音中,马苔苔看到了女子雪白的脚,尺寸娇小,指甲修得圆圆的,闪动着贝壳一般的光芒,这让她通体都透着一种洁净。

这么洁净的女子让人挪不开眼。

马苔苔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人的洁净感竟能给人带来如此强烈的内心冲击,她承认此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好的女子。

乐音停了,女子也看到了她,隔着乳白色的门,马苔苔就像一只精灵一样看着她,本人比照片更可人,她心中一动,想:小姑娘,你总算来了。

她轻轻走过来:“我是衣雪洁。”

马苔苔愣怔一下,然后回神道:“我叫马苔苔,枫丹士临大学毕业生。虽然我不是法律专业,但热爱法律,希望通过法律维护公平正义……”

马苔苔知道,大概所有人来面试都会说这些话,大概比她说得好的人多了去了,她刚才还那么失礼,不止刚才,现在也很失礼,想到此,她停下了背课文式的自我介绍,这次肯定就是来积累经验而已了。

“待遇方面有什么要求吗?”衣雪洁声音温柔,让人如沐春风。

“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按招聘简章上来就好。”

招聘简章上的待遇比正常公司一个成手律师还要高两倍不止,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她这样大言不惭地要这种待遇,会不会被赶出去?

“我觉得你很符合这个职位,你意下如何?”

马苔苔懵了。

半晌她才说话,但说出的话竟是给自己拆台,她说:“其实……我的简历,关于健康状况的那一条是不实的。“

她倒不是什么有道德洁癖的人,反而是个有点邪性的孩子,只是自己长这么大很少遇到好运气,也很少有人信任她,眼前这位女子对她而言就不仅仅是给了她一份工作这么简单,而是信赖,这种信赖让她骤然感动,她下意识地就觉得惭愧,不能骗这么好的人。

她低下了头,“其实……我有听障。”

说完她既轻松又后悔,轻松的是卸下了骗人的包袱,后悔的是,万一对方嫌弃,这么好的工作机会就失去了。

没想到衣雪洁连讶异都没有,说:“那没关系,现在助听器很先进的。”

直到走出那座白色小楼,她还在懵着,她就这么简单而神奇地就被录取了?她竟然被录取了……

更让她受宠若惊的是仆妇在身后唤住了她,给她送上来一把香水百合色的遮阳伞,说衣小姐叫她带着,太阳光还蛮强的。

她一愣,莫说此时已是初冬时节,便是盛夏暑热,她都没打过遮阳伞,但仆妇不容她拒绝,已经回去了。

她不由的回头再看一眼那白色小楼,半开的窗纱后面,一双眼睛正看着她,猛然目光相撞,马苔苔竟有瞬间的心悸,而对方没有尴尬,眼波如水。

马苔苔怔了一怔,转身向前走,依然感受到衣雪洁的目光在她背上。

马苔苔这才觉得今天哪哪都怪异,她背后的这双眼睛也怪异,但又深深地吸引着她,为什么会这样,她一时又想不明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