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免费读全文 秋轩舒娜小说

2020-03-25 06:02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秋轩舒娜的书名叫《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香梨所编写的穿越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她是风华绝代的女王,因为一次意外成为尚书府三小姐,为了重新回到青沪星,招惹了冷面将军秋轩,卷入了他的复仇计划之中。 一路上是心的沦陷,还是目的使然,她还是背离了自己的初衷。 他说,女人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你,不过是我复仇的工具而已,但她危难之时,却发疯发狂。 他是如云似墨的尊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江山唾手可得,为了她却放弃了一切…… 一面是是心之所想,一面是情之所动,世事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 第二十章 未死绝 免费试读

秋轩跳下马,先是将舒娜抱了下来,在她额头轻啄一下,又将她的披风紧了紧,这才大踏步走向那头仍未死绝的鹿,将箭头猛然拔除,立即血喷涌了出来。

他双手将鹿举过头顶,手掌一用力,那鲜热的鹿血立即如箭般射向他的口中,他竟就这样生饮起鹿血来了。

鹿血由起初的顺畅到最后的滴滴答答,他这才将鹿身掷到地上,轰然作响,仰起头朝着天空发出一声畅快至极的长啸声,这啸声穿林震越,几乎要将人耳膜刺破。

舒娜立即运功护住耳朵,这才稍稍好受一些。

一只全身毫无任何杂毛的雪狼,从林间应声而来。

舒娜瞳孔一缩,指尖微错,银芒暗闪,正打算出手,却见秋轩也朝着雪狼扑去。

一人一狼,居然就这样相拥,齐齐翻滚在草地上面,那雪狼还不停用腥红的舌头舔砥着秋轩的脸,显的亲密无比。

“雪儿,半月不见,我真想你!”秋轩用力揉了揉雪狼的耳朵和身上柔顺的雪色毛发。

那雪狼也朝着秋轩低低呜咽一声,倚在他的手边,不停舔砥着他的掌心,但浑身却未放松,而是警张的竖起毛孔,朝着舒娜的方向发出***的低吼。

秋轩拍了拍雪狼的狼头,笑道:“雪儿不要紧张,她是自己人,你随我来!”

秋轩站起身来,雪狼随后,一起走向舒娜。

008小声提示:“女王,这头狼,对你敌意很大。”

她自然知道,宠如其主,想当初秋轩初见她时,敌意也很大。

“雪儿,她叫舒薇儿,以后就是你的女主人了,你要向效忠我一样的效忠她,你要像保护我一样的保护她,你可明白?”

听到女主人三个字,舒娜垂下的眼眸里划过一抹讥讽,秋轩,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这算是打一巴掌给一甜枣么?

你真以为我舒娜上过一次当,还会上第二次么,还会傻乎乎的任由你摆布么?

雪狼是动物,它能直接敏感的感受到别人的善恶之意,它警惕的朝着舒娜看去,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对自己敌意很深,不像是主人所说的女主人那样。

它很不喜欢舒娜,所以它摆出进攻的姿式朝着舒娜发出警告的呜咽声,警告舒娜离自己的主人远一些,如果敢伤害主人,它一定会扑上去咬死她,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雪狼再聪明,也不会知道舒娜并不是真正的人类,更有一只擅长翻译各种异界语言的程序智能光脑008

秋轩只能感觉雪狼好像对舒娜很忌惮,但到底它的呜咽里都包含了什么意思,他也未能完全明白,毕竟他又不通兽语。

但经光脑008翻译转化,舒娜可都是看懂了,不但看懂了,她还吩咐光脑008释放雪狼可以听得懂的,同波段频的兽类语言,暗含挑拨离间的告诉雪狼一段话。

“你猜的没错,我靠近你的主人,就是有目地的,我的目地,就是杀了他,把他挫骨扬灰,让他不得好死!”

雪狼瞬间瞪圆狼眼,它抬头龇牙咧嘴看着对面的女人,那女人居然能听懂自己的话,而且她明明嘴没有动,为何它能体会到她反馈回来的信息?

雪狼心内暗生惧意,但想到主人的安全,它还是努力克制那种惧意,朝前艰难的迈了一步,朝着舒娜发出更凶猛的***低吼声。

舒娜在秋轩的面前,做出一副要讨好狼宠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朝着雪狼伸出手去,想要摸上它的头似的,但是借助光脑传给雪狼的信息却是这样的:“你能怎么样,难道你还能说出人类话来不成?不过就算你会人话,你以为他会听你的?你没听到他说的话吗,他说我从此以后就是你的女主人了,他爱上我了,他的心里只有我,你不过是只随时可以被抛弃的畜生罢了。”

“呜呜”雪狼的低啸声更急切起来,不停的朝着秋轩身边退去,并且想要引起秋轩的注意。

但是秋轩所看到的只是,舒娜努力讨好雪狼,可雪狼非但不给自己面子,还吓她,把舒娜吓的小脸惨白,眼圈泛红,嘴唇紧抿,都有泪珠儿在旋转了。

他赶紧将舒薇搂进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别怕,雪儿其实很好相处的,这样你割一块生鹿肉给它吃,它最爱吃这个了。”

舒娜立即轻轻答应了一声,割下一块带血的鹿肉后,又自袖口拿出一个小纸包,当着雪狼的面,娇声道:“宣哥哥,直接这样吃多没味道呀,这是我新调制的烤肉调味料,我给它涂上一点,保证味道好好的,一会儿我们也用这个烤肉,你说行不行?”

秋轩宠溺的捏了捏她那圆润的小耳珠。

“都由你。雪儿,你看薇儿对你多好,还不赶紧过来,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雪狼全身的毛发竖的更紧张了,它的狼眼紧紧盯着那纤纤玉手,看见有粉末状的东西落在它爱吃的鹿肉上面。

舒娜像是很害怕雪狼似的,将涂好调味料的生鹿肉,轻轻放在一处草丛里,就退到了秋轩的身边,朝着雪狼娇声道:“我知道你一向跟着宣哥哥,突然要接受我,一定很困难,但是我愿意等,也请你给我这个亲近你的机会好不好?”

但实际上光脑008传送过去的信息却是这样:“这可是你家亲亲主人要你吃的鹿肉,怎么不敢吃,就这么点大的胆儿呀,这调味料可是我精心为你家主人准备的,保准你吃下之后,立即七窍流血而亡。”

秋轩见雪狼不但不上前吃鹿肉,反而不停呜咽的退后,并且还朝着他狂啸,他脸色一冷,沉声道:“雪儿,看来真是本将军把你惯坏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它吃下去!”

主命难违,雪狼猜忌心重重,最终还是不得不吃下了那块鹿肉。

舒娜在秋轩的鼓励下,慢慢靠近它,又伸出手在它的狼头上抚摸起来,嘴里说着这毛真好看,真软,那惊喜的模样,都看的秋轩呆了去,定定的瞧着她。

雪狼不安的扭动着脑袋,不想让舒娜的手放上来,但秋轩在旁边,它也不敢太过造次,心内想着,等主人不在,看它怎么咬死这个女人。

舒薇脸上的笑容如同母性的光辉绽放,但雪狼收到的信息却是无声的威胁。

“雪狼宝贝儿,你说我若在你的头顶用力上十成功力一抓,会不会不小心将你抓的脑浆四射呢?”

雪狼不想死,自然要避开舒娜的手,舒薇手掌落空,便楚楚可怜看向秋轩,秋轩又将雪狼一阵训斥,雪狼毕竟是高傲的狼族,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待遇,眼中看向秋轩有不确定,有怀疑,还有难过,竟就那样调走飞奔进了茫茫树林里了。

秋轩连喊数十声,雪狼都没有停下脚步瞧他一眼。

他只能叹息一声,朝着舒娜苦笑道:“对不起薇儿,畜生就是畜生,对它再好都没有用,还是我的薇儿好,会一直陪着我。想吃鹿肉吗?”

舒娜成功的挑拨了雪狼和秋轩的关系,心情不错,便娇嗔起来:“我可不想当吃生肉的野蛮人。”

“行行行,本将军今天呢就化身你的小跟班,给你捡柴生火,为你烤制鹿肉,再切片喂到你的嘴中,你觉得本将军的服务可周到呀?”

“嗯,服务是否周到,那要等你服务完了才知道呀。”舒娜拿出女王高冷艳的范儿来。

秋轩立即单膝跪地,像宫里的太监一样,垂手应个秋千儿,“喳,我的女王,我这就去拾干树棍来,你休息片刻,等我回来,嗯?等我!”

他托住她的小脸儿,叼住她的唇,与她口齿缠绵了一会儿,直口勿到她星眼迷离,小脸染上红晕,他这才坏坏的放开,大踏步转身离去,去捡柴禾了。

秋轩去拾柴,舒娜便将马背上的包囊解下来,在原地铺上一层毛毡,又将各种调味盏,茶杯,酒壶一一摆好,这才拿出刀子,去给鹿肉剥皮。

只满手是血,总得寻一水源洗洗才好,而且这鹿肉也要洗净才能穿上铁签子开始烤制。

008的程序数据网往周围一覆盖,很快寻到水源处,离这里不过几百米而已。

舒娜用包囊装起足够二人吃三顿的鹿肉块,起身往河边出发,有光脑当导航仪,没用一小会儿,便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

清澈的河水看的人心情大好,舒娜洗净鹿肉后,想到自己身上衣裙污浊,索性又脱了衣裙跳到河里洗了个澡,这才感觉身心愉悦,起程往回走。

岂知才走了几十米,突然听见前方处隐约传来狼啸的低咽声,她立即屏住呼吸,慢慢朝着声源处挪移过去,扒开丛丛树叶,竟见到一人一狼背对自己而立。

那背影那衣着,一看便知是秋轩!

舒娜垂下眼睑,极力竖起耳朵,只听见秋轩的声音隐约传来。

“雪儿,刚才委屈你了,若不如此,她又怎么信我呢?京中那边出了些岔子……越发艰难……”

秋轩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没有声音,而舒娜也只听清了前面的半句,不过这已经够了。

真的足够了!

舒娜才刚稍稍回温的心渐渐又沉入了冰潭,在木屋发现秋轩的真实意图后,她是很震惊很生气很愤怒很抓狂,并且也打算利用他达成自己的目的。

但是秋轩后来每每细小的关怀动作,比如木屋里随时为她备好的衣裙,比如亲手替她穿衣,还怕她着风,时不时像习惯一般替她整理披风的带子,当感觉她有点害怕时,紧握着她的手,还有带她来见雪狼,亲口说出女主人三个字,终究是起了一点作用,让她在坚固怀疑的心防上面开了道裂缝,漏出一丝丝暖意,现在也俱都化为更冷的冰霜。

舒娜的心里越冷,那脸上的笑容便越发的明媚起来,她慢慢退后,退到小溪边,重新退下衣裙,泡进了水里。

秋轩回到原地,发现舒薇居然不在,心里大惊,立即朝着四周喊道:“薇儿,薇儿,你在哪里?”

雪狼刚才记住了舒娜的气息,现在立即带路,并且路上很明显能看见血渍斑斑,秋轩低头用手指抿了那血痕,放到鼻子闻闻,发现是鹿血的味道,这才稍稍放心。

当哗哗的流水声传入耳间,看见那条银白色的美人鱼儿,在水里追逐嬉戏时,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