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牧遥燕锦是哪本小说主角 牧遥燕锦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2020-03-25 09:03

《亡狼调》 小说介绍

主角叫牧遥燕锦的书名叫《亡狼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芜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京兆尹消失的事儿,这个时候大约已经在繁城传的沸扬,至于如何传的我便是不晓得了,总之把他从刑场一阵风似劫来的是我。那胖官儿的涎水从下巴滴漏,胸口绛紫色的衣裳湿了一大片,痴痴傻傻的模样看着也的确怪恶心的,...

《亡狼调》 十八章:请妖作祟 免费试读

京兆尹消失的事儿,这个时候大约已经在繁城传的沸扬,至于如何传的我便是不晓得了,总之把他从刑场一阵风似劫来的是我。

那胖官儿的涎水从下巴滴漏,胸口绛紫色的衣裳湿了一大片,痴痴傻傻的模样看着也的确怪恶心的,我只抬脚在他脑门上踹了下,就就见那胖官儿哆嗦两下身子,醒了神。

“你你你,贼女你怎么在这儿?”

我没多的功夫与他嘴辩,伸手抓了他脑门的头发,使劲儿拽了几下,问他:“别的你莫管,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答上来便是。”

“大胆!本官乃是……”

“我晓得你是繁城京兆尹是大官儿!可死透了也不过尸体一具。”说着,我没得避讳,当他面儿从手心里生出一把漂亮的闪着寒光的匕首来,他一见便有些畏缩,也老实了许多,我便开始问:“真正的金碗是不是在你这里?”

“金碗早就送还给恪王了,没经我的手啊!”

他将脑袋摇的都要散了,任凭我将他的头发都割完,也就是不晓得什么真假金碗的事儿。

如若胖官儿没撒谎,那金碗到底在何处?

我便是有些稀里糊涂了,忽地一阵劲风吹来,灰扑扑地将我给冲的措手不及,等用了法术使烟雾散去,那原先胖官儿待得地方早就没了人影儿。

妖气!我就晓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儿是恪王府的地牢,我将京兆尹掳来的时候用的是法咒,岂会有人知道我在这处,那必然是被那妖给盯上了。

说是妖偷金碗也就罢,可他还将胖官儿给救了,定然是有人要算计宋临,所以请妖相助。要害宋临的人,除了皇后,我也想不出第二个人了。

牢房有了动静,我只迅速隐身,瞧见两个士兵压着四个姑娘进来,上了锁后,其中一个男人还好意嘱咐一句:“你们就祈祷吧,金碗已经找着,夜里宫中有小宴,若那奇汤能使皇上龙颜大悦,指不定就大赦天下,也免了你们侍奉差池之罪。”

金碗找着了?何时的事儿?

牢房阴暗,那四个姑娘齐齐下跪,双手捧在心口口中有了些祝祷,大抵都是些求得保命的话语,我也晓得了这四个人,便是照顾裴少语的丫鬟,主子自裁,做近身下人的,免不了背一个侍奉差池的罪,也的确是冤。

想到那金碗,我也转瞬去找了宋临。

还未到那宴会大殿,便是在偏处瞧见了那位皇后,她身边只跟着一位宫女,那姑娘身后一阵乌烟泛泛,是妖物没错了。

眼见那东西往东边的大殿里飘去,我只跟了上去,在玄柱子前将他拦了下来,烟雾有些大,是瞧不见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对起手来,一招一式却毫不含糊。

“皇后要你害宋临你便去害,怎的说也是妖灵,怎轻易听凡人差遣?”我原本是想要套他的话,可这东西却比想象的聪明,他不回我的话,只同我认真的打斗着,许多次要脱身逃走,却都被我拦着无果。

“你若是聪明的便立即收手,莫要同我斗,我是仙君你可晓得?”

“仙君是仙君,因当一招便将我拿下才是,怕是你也不敢闹大到显露气息,也是悄着到人间罢?”

那东西第一句开口,混混的将我现状给摸着了,敢情他晓得我不敢闹大,所以同我在这儿纠缠也没惧的,我也是极其容易被激怒的,当下虚抓一把,玉笛化作长鞭猛地朝他甩去,那东西估计也没料到我敢动死手,一下子用了全身的精力来抵我这一鞭,那股子浓烟便留不住了,恍然现身,我瞧清楚他模样后一顿,居然是常野!

宋临此时是从侧边而过,他手里捧了一个盒子,里头想必就是金碗了,常野见着他,疯了一般扑上去,我堪堪施法牵扯了他的那只乌黑的爪子,然见宋临脚一踏入大殿,他便有些绝望了。

所料不差,这大殿,妖物是进不去的,那皇帝也应该是在里边。

许是急于脱逃,常野也使了杀招,反身一掌击中我心口,又迷了一阵烟雾过来,我便只能忍着用了八成力气将鞭子紧了紧,原本是要逼他现出真身的,然到最后,只有小小的老鼠从常野体内逃窜出来,被鞭子卷进虚无。

瞧着地上昏睡过去的常野,我也便清楚了些,他是人没错了,只是被鼠精附身了而已。

此时大殿有了些欢悦的声音响起,我往内殿瞧去,那皇帝老儿手中捧着金碗连连叫好,宋临此刻也是云淡风轻地笑着,极好……

唔——

死鼠精能耐不小,这一掌打的我忒难受了。

收了鞭子,捂着胸口,我朝西边离去。

……

后而审问了那鼠精,来龙去脉也就想清楚了。

皇后托了裴家的亲信欲要借金碗的事情给宋临难堪,裴家便寻了江湖上的妖道,派使鼠精先是偷盗了金碗,再是借京兆尹那肥官儿的手把假的金碗给到宋临手里,奈何宋临心思细腻,提前在金碗上做了痕迹才得以辨出那是假的,暗地里去查裴家,差点摸出找了妖道这件事情,裴家只得先将金碗用了别的法子再送还给宋临。

所以那皇后只得另想办法,遣派鼠精在那金碗里去下妖毒,所以才会在晚宴开始之前,鼠精附了常野的身侯在殿外,无奈被我阻拦,金碗才得以安然被送入大殿中。

鼠精在那之前将京兆尹那肥官儿救走,大约是想诱我继续猜想是肥官儿做的事儿,却不想我从那牢兵那儿听出了事情不对劲却去寻了宋临,若我真的中计去追查肥官儿的下落,宫宴那边大抵会有一出好戏码。

被下了妖毒的金碗,由宋临亲手送上皇帝的桌,待那皇帝在众目睽睽下饮了掺了毒的水身亡,宋临便逃不掉这个罪名,嫡长子毒害皇帝意图谋反必然是不得百官所忠,那皇后的嫡次子就该顺理成章的登基了。

也不晓得我想的对是不对,只觉着若真是如此,皇后也太大费周章了些。

我在鼠精身上下了猛咒放它离开,它该去寻那妖道疗伤了,可那咒啊,却不是个好咒,但凡它那主人伸以援手,鼠精就该反目而杀之,不死不休了。

这么个“仇报咒”是从洛前川那儿学的,他说既然要害人,不如一窝端了。

……

我也不大清楚洛前川是什么时候来的,总的一睁眼,他就蹲在我身边,咧着嘴笑的有些嘲弄。

“我说这么半个月你都去了哪里,流荒都快给我掀个底朝天也没寻见你,我还是去了一趟雾止崖拿了长斧头站在崖树边上威胁南池才得了一个你的下落,死阿遥,你怎么这般不仗义,自己跑来人间也不喊我一起!”说着是气的,脸色倒也平常,将我从地上一把拽起来,拍了拍我的裙子,说:“你这是被妖精给打伤了?哎哟哟,好歹是个女仙,好歹也是咱流荒的狼姬殿下不是?传出去就是铁牙也要笑的掉个精光了。”

我拍开他的手,自个理了理裙子上的落叶枯草,忒一句:“那还不是怕你这个真正不仗义的告诉大长老,一来二去我阿爹也知道吗。”

“我可告诉你,在人间小法术用用得了,你那笛子可别再现世,你阿爹派出去找你的人就是探查到那笛子的力量知道你在人间,若不是我下手的快,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阿爹了,不对,狼帝日理万机,要抓你,也应该是你那大哥!”

我一惊:“你肯定我阿爹不知道吧?”

“那报信的被我点了哑穴关在雾止崖,若是有谁真知道了,那就是南池报的信儿!”洛前川敲了我的脑门,笑问:“来人间寻燕锦啊?”

“挪开你的爪。”我不大想与他说这事儿,跨步就走,洛前川也倒真没跟着,他说大长老派了活儿给他,这厮要启程去飘渺海助九重天剿灭海妖了,我将海纳百川给了他,里头住着的逾离子,可是会唤潮逐浪的鲛人啊。

我身上的伤好的很快,大抵也是洛前川替我疗的,也所幸我阿爹还不晓得我的去向,不然真的派了大哥来擒我,我也是除了逃就没有一点办法的。

小说《亡狼调》 十八章:请妖作祟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