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飞絮江墨付泽天-柳飞絮江墨付泽天小说阅读

2020-03-25 15:02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小说主角是柳飞絮江墨付泽天,为您提供柳飞絮江墨付泽天阅读。柳飞絮江墨付泽天小说精彩节选:倒也是挺符合江墨的性格的,冯绵绵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推荐指数:★★★★★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在线阅读>>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精选:

看到冯绵绵,江墨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很快便反应过来。

“柳飞絮喝多了,进了男卫生间。”

说完便将怀中抱着的柳飞絮推到了冯绵绵的面前。

言简意赅,没一句废话;动作麻利,丝毫不拖泥带水。

冯绵绵都惊呆了,下意识的扶着已经快要不省人事的柳飞絮,又看了看面前的江墨。

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客套一下:“江院长,真是麻烦你了,不好意思。”

“确实是麻烦。”

这个回答……

倒也是挺符合江墨的性格的,冯绵绵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露出一个礼貌而不是尴尬的笑容,她快速的丢下一句“江院长您先忙我们有事就先走了”之后,转身带着柳飞絮,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在江墨的面前这么丢脸,感觉实在是不好说。

果然有个损友,就是不一样。

“老娘今天真是被你害惨了,想撩的小哥哥都跑了,还要照顾你这个醉鬼,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冯绵绵一边哀嚎着,一边打电话叫了代驾。

她可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开车不喝酒,喝酒打死也不开车。

回到公寓,将柳飞絮扶到了房间里,又亲自给她换了睡衣,卸妆擦脸,简直勤劳的令人想要落泪。

“我伺候自己都没这么认真过,你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才遇到我这么好的一个闺蜜,再不珍惜我,以后看谁还管你。”

话音刚落,便见躺在床上的柳飞絮喃喃自语:“绵绵,你真的好,好……”

“终于知道我好了?”

冯绵绵得意的笑了笑,眉眼间都是喜悦,“算你还有点儿良心,”

结果。

“……好絮叨啊,你比我还絮叨,你才应该叫冯絮叨。”

冯绵绵:“……”

刚才的话,她收回。

这就是一个欠揍的白眼儿狼!

都喝成这样了,居然还不忘吐槽她?

这得是多么深沉的爱啊。

冯绵绵都要哭了——气的。

“等你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了一声之后,冯绵绵还不忘给她盖好了被子,拉好窗帘,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做好一切,她这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关上了灯。

第二天,柳飞絮是哀嚎的醒过来的。

头疼,疼的快要炸了。

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冯绵绵不仅没有安慰她,还告诉了她一个几欲崩溃的消息。

“你说我昨天喝醉了进的是男厕所,而且还遇到了江墨?”

见冯绵绵点了点头,柳飞絮哭的更大声了:“天呐,这也太亏了,好不容易有了一次相处的机会,我,我,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冯绵绵:“……我觉得你说的话有些别的意思。”

对此柳飞絮并没有否认。

唉,真是太亏了!

此后几天,柳飞絮带着无比懊恼的心情,忙着准备搬家的事情。

她的行李不多,房子里面家具一应俱全。

不过一些细节上的处理,还是需要她亲自来。

碰巧这几天冯绵绵也不怎么忙,每天按时下班,就被她拉出去逛街。

当然,是有代价的。

吃饭看电影,顺便送两件衣服,都已经成为了习惯。

“感谢金主爸爸对我的厚爱,以后逛街这种事情,我一定不会推辞的。”

“所以你看中的就只是我的银行卡而已。”柳飞絮佯装悲痛,抹着脸上不存在的眼泪,心情十分的复杂。

而冯绵绵则是拉着她的手,一本正经的解释:“不,我不止爱你的银行卡,还有你的微信余额和支付宝存款,以及你的各种理财产品。”

柳飞絮:“……我真是太喜欢你的坦诚了,如此的直白,完全就是妖艳贱货中的一股清流。”

“谢谢夸奖。”冯绵绵低头浅笑,一副娇羞不已的模样。

见状柳飞絮的白眼儿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两人逛累了,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喝些东西。

“对了,这个给你。”

冯绵绵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到了她的面前。

柳飞絮好奇的拿过来翻开一看,顿时惊喜的差点儿一嗓门叫出来。

幸好冯绵绵有先见之明,当即便伸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瞪圆了眼睛,气鼓鼓:“你是不是想让咱们两个被踢出去?”

“不许叫,不然我现在就把你踢出去。”

说着慢慢的将手收了回来,结果被上面的口红印恶心到了,拿着湿巾擦了半天。

柳飞絮却是顾不上她在做什么,只是忙着看着手中的文件。

那是共协医院的招聘文件,上面写着,因着需求扩大,现需招聘护士若干。

柳飞絮便是学的护理专业。

“天呐,你们医院终于开始招人了吗?真的是有生之年啊,我等的简直不要太辛苦。”

“之前确实是一直都不对外招聘,全部都是内定的。但是这两年出了不少事,那些内定的医生护士,大多数都是靠着关系进来的,真本事没多少,脾气倒是一堆,弄得医院也是乌烟瘴气,都快要民不聊生了。”

闻言柳飞絮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医院都‘民不聊生’了,那可真是够惨的。”

话音刚落,便收到冯绵绵的一记白眼儿,当即便缩着脖子,不敢再得瑟了。

见她总算是老实了,冯绵绵轻哼了一声,接着说道:“那段时间,我都要在医院待不下去了,天天面对着手下一群煞笔护士,你说生气不生气?做手术都得是提前找好人,不然临时凑上去的,连手术刀都不认识,你说那是救人去了,还是送人家走的快一些啊?”

“不过后来好了,江墨当上了副院长,他倒是尽职尽责,将医院里面这些歪风邪气改正了不少。前一段时间亲自面试的医生,换下了不少之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废物。现在又要招聘护士,想来也是要换下里面那些蛀虫吧。”

柳飞絮一听,顿时便忍不住心潮澎湃:“天呐,没想到我们家江墨竟然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还要去做那些事情,当真是医者仁心。想来定然是老天怜惜他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舍不得他这般受苦,所以特意派我来拯救他,我们双剑合璧,神医侠侣,一定可以在共协医院里面杀出一条血路……不是。”

因为用词不当,再次收获了白眼儿一枚,她连忙改正,“是披荆斩棘,共创美好新生活。”

说完双手向上张开,像是一朵喇叭花一样。

冯绵绵默默的捂住了脸。

当真是没眼看了啊。

激动之后,柳飞絮倒是没忘记正事:“绵绵,这个面试有什么限制吗?”

“限制倒是没有,你带着你的资格证那些有效证件就行,只要不出意外,你入选是没有问题的,毕竟这次的需求量也很大。”

“瞧你说的。”

瞥了她一眼,柳飞絮整了整衣领,轻哼一声,微扬着头,一副十分傲娇的模样,“就算是百里挑一,我也一定是最终的那个‘一’。”

“行行行,你是一。”冯绵绵附和的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你说你是零,我也没意见。”

柳飞絮:“……我特喵的方向盘都要甩到脸上去了!”

真是一言不合就开车,都不懂的含蓄的吗?

看着冯绵绵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柳飞絮沉默了。

很显然,她不知道。

搬家的事情倒是不怎么麻烦,与冯绵绵说了一声,柳飞絮自己就提着行李箱走了。

临走之前,还给冯绵绵包了不少的饺子云吞放进了冰箱,叮嘱她饿了的时候吃,不要总是定外买,或者是吃泡面。

冯绵绵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只是当她收到这个月的煤气使用账单的时候,被上面的金额吓得自己掐着人中自救。

果然诠释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看在两人的友情,以及冰箱里的食物,还有她衣柜中,抽屉里“剥削”来的战利品,冯绵绵决定,暂且饶她一条狗命。

反正以后工作都在一起,有的是时间和她算账。

……

搬家是件很欢乐的事情,尤其是搬到男神的附近,那更是兴奋的原地转圈圈了。

柳飞絮故意开着门,在屋里捣鼓来,捣鼓去,其实需要整理的,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

她只是想要看看能不能碰到江墨,和他打个招呼。

也算是个……惊喜?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执着感动了,老天终于开了眼,就在柳飞絮希望渐灭,准备关门的时候,对面的门,开了。

咔。

一声微弱清脆的声音,宛如天籁之音,当即便使得柳飞絮停下了动作,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那扇门。

当看到那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的走出来的时候,她激动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过为了矜持——虽然她并没有那种东——柳飞絮还是强装镇定,轻咳了一声,大大方方的走出去,站在江墨的面前,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江学长,真是巧,我们又见面了。看来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关照啊。”

说完朝着他伸出了手。

江墨垂着眼眸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伸到面前的手,抿了抿唇,与其相握一下,很快便松开。

即使是这短暂的接触,也使得柳飞絮春心荡漾,满眼都在冒着粉红色的心形泡泡。

天呐,她不是在做梦吧,她竟然摸到了江墨的手!

四舍五入一下,他们不就是在一起了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