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大刚小琼花《诡事之索魂白骨》小说

2020-03-26 06:02

诡事之索魂白骨

推荐指数:10分

悬疑灵异小说《诡事之索魂白骨》主要是描写大刚小琼花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湘竹_MM.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老陈一家在茅草房里已经住了十几年,在大女儿嫁出去后,老陈突然发现,两个儿子也即将到了娶亲的年龄。本来在茅草房住了十来年,也有感情,再说了,这房子是自己亲手盖起来的,能遮风挡雨,冬暖夏凉,倒也舒适,就是这段时间自家的婆娘一直在耳边念叨,没个瓦房,儿子结婚怎么都不太体面。这让老陈也有点烦恼。

《诡事之索魂白骨》 第4章 免费试读

二楞头七过后老陈媳妇曾经去找过村西头的仙主,谁知道香一烧上这仙主就开始连连摇头:“都是冤孽啊!一个心胸狭隘意气用事,五个心肠歹毒睚眦必报!一个家破人亡白发送黑发,五个阴差阳错哈仙班再无缘。此番公道难明断,本仙有心亦无力!待到玉帝开庭时,再去辩驳明是非!” 老陈媳妇深入了解才知道,那五仙本来刚刚名列仙班,本应大有所为救国救民,待到招兵买马之后便可以下凡招领仙主解决阴阳两道之事,但是因为尸骨受损,后又毒害大刚,残杀二楞,后被仙班除名,明禁他们要再行修炼,非百年不得再议仙班之事。这五人由此怨忿更深,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打算与老陈一家鱼死网破,非要把他一家都赶尽杀绝! 听完仙主的这一番控诉,老陈媳妇更是日日惶恐,睡觉都抱着小女儿。 在二楞去世后的两个月里,老陈把大女儿招回了家里,一来是为了照顾老陈媳妇:自从二楞去了之后,老陈媳妇整个人变萧索了起来,汤药不断,却辗转难眠,身子越来越弱,一阵风就能吹跑。 二来呢,是为了看紧自己的幺女——二楞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是老陈心里还是十分的忐忑,虽然他原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大刚和二楞的事情下来,总让他摸不着头脑,除了这五仙作祟,他再想不出什么解释的方案,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开始格外的重视保护好这个没有出嫁的小女儿。只要出嫁了就一切都好办了——出嫁了就从了夫家了,大女儿就从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一日,老陈的大女儿正在做早饭,却看见自己的妹妹在家里的井水边不断的转圈,一边转一边念念有词:“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相似!” 老陈大女儿最近已经忙晕了,又要照顾妈妈又要照顾孩子,自己的爹娘担心这个幺女出事,手指头都不让碰一根,这会自己正忙的不可开交,刚刚叫小妹帮忙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想到转眼她就把外甥扔地上,自己却在井边耍了起来,再一看自己的儿子正蹒跚的往马路上走。 她急急忙忙的把儿子往回抱,一边训斥起了自己的小妹:“多大个人了?!别人家的女儿15岁都该生娃了,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叫你带个孩子你都带不好!……”说也奇怪,平时嘻嘻哈哈的小妹自从二楞去了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这回却是和姐姐争论了起来:“姐姐别担心!总归这院子里剩下的三进都是你的!你不用这么急着赶我走!我总归得先做好准备才走!” 老陈大女儿一听,气急了:“不过是说你几句,你给我摆什么谱,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也别指望这三进房子了!好好想怎么嫁出去吧!……...”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幺妹蹬蹬的就转身进了内屋。 过了半晌,只见幺妹穿了一身大红的长裙,披散着头发,飘飘然的来到大姐的面前,手里举着一瓶农用的杀虫剂敌敌畏:“哈哈哈,姐姐,你看,我这不是马上就走了吗?!你害怕什么啊!这个家以后全都是你的!哈哈哈哈你看我这一身是不是特别漂亮?” 看见幺妹手里的敌敌畏瓶子之后老陈大女儿吓得儿子直接掉地上哇哇叫都没有去抱起,赶紧扯了嗓子喊:“爹啊!快起来!幺妹喝农药了啊!快起来把幺妹送卫生所啊!” 幺妹这时候却继续大声笑大声的歌唱:“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朝花期与君醉,来年花期携君归!………酒饱饭足尚何求,欲壑从来最难填!乘风驾鹤往西去,蓬莱从此是家乡。……”老陈吓得昨晚的酒顿时全醒光,牵了牛,嫁了车就把幺妹急急的往卫生所送! 到了卫生所,又是洗胃又是催吐,幺妹的脸色却越来越惨绿,这时候的幺妹再没有了刚刚神采飞扬的样子,低低的对老陈道:“爹!你这次真的做错了!二楞哥那边挺孤单的,我去陪他!你们,你们就别挂念了!娘不是一直说我带大红花最漂亮吗?我还想穿漂亮的裙子,插好多好多的鲜花呢!我……” 话没说完,幺妹就开始,卫生所的医生摇了摇头:“喝了那么大一瓶!已经侵蚀了身体了,没办法了!你们节哀吧!”于是老陈和大女儿一边垂泪一边嫁着马车转回家。 老陈媳妇一早出门去买菜,回到家听闻这个噩耗,口吐白沫直直的就往后倒,还好大女儿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没有摔得头破血流!买好棺木,老陈媳妇看着换好衣裳的幺女,突然站起身来:“不!我闺女不要穿这一身素白的去!她最爱大红大绿的衣服,我要给她换一身好看的衣裳让她走!“ 旁边亲戚忙拉了一把:”老陈媳妇,你这是糊涂了啊?!还没有出家的女儿,穿红戴绿,怕是要扰得别人不得安宁的! “那边来赶丧的朋友也劝道:“老陈家的,你难道不知道,没有出嫁的女儿连供桌都上不得嘛?只能放门后默默呆着的未出阁女儿,你给她穿红带绿,她会不忍去投胎的!算了吧!“ 可是不论大家怎么劝,老陈媳妇执意不能委屈了女儿,不但给女儿换了一身大红大绿的长裙,还给她头上别了一朵大红花。当时众人虽然都有异议,但是老陈媳妇太过执拗,考虑到她一年内儿女齐齐去世,大儿子也疯了,心里所承受的打击已经超过了常人的忍受范围,所以就由着她去了!却不想,这一身打扮还真的留了不少的故事下来。 就在老陈幺女去世后的头七,幺妹附身却不同于他人只附一人,几乎是强行把来守头七的亲戚都折腾了一番,有阳气较重,无法附身的,被幺妹捏得一身青淤,哭不堪言。幺妹一会附上了年纪轻的姐妹高声歌唱:“亲朋好友如相弃,乘风归去何所惧?” 惹得屋里人都唯唯诺诺的回应道:“我们都没有放弃你,你看虽然你上不得供桌,但是门后已经给你安顿好了!初一十五烧香奉茶肯定少不了你的!逢年过节也不会少了你的一刀肉!你就安心的去吧!” 一会幺妹又附上年长的阿姨怒喝:“你们一个个年老色衰,看见我这样的花样年华变十分的嫉恨!为什么不多给我多带几朵花!大红花大红花,再美也只有一朵啊!”说完就开始在屋里起舞,众人避之唯恐不及,却屡屡被她推倒在地。 过了一会,她似乎是耗了极大的力气,附了自己的叔叔,附上之后在那一个劲儿的喘气:“哎哟喂,累死我了!累死我了!阳气真重,难受难受啊! 敌敌畏好难喝!我不喜欢喝呜呜呜,我不要喝,你们不要逼我!把手拿开啊! 啊!你们放开我啊!放开我啊……” 屋里被搅得乌七八糟之后幺妹似乎还是精力很旺盛,附在自己的姑妈身上用软糯糯的声音说:“其实我不怨大姐的!娘啊,你别打她了,你看姐脸上的巴掌印还没有消!我是被逼着喝的农药,不关大姐的事儿,她们逼着我喝的!呜呜他们两个人抓住我,一个人在那里灌我的!呜呜好难喝啊!我喝了整整一瓶他们才放手呜呜呜~~~” 等到幺妹终于附身下架,一屋子的人全部都被整得冷汗涔涔,疲惫不已。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未出闺的女儿穿红带绿的严重后果,但是事已至此也没人敢提议把幺妹挖出来重新穿戴。只能祈祷她不再到处祸害别人。 可是才没有两个月,马上就有人到老陈家来告状,来的还不是一个两个,是15、6个人,这些人家里全都有10岁左右的小姑娘,每个小姑娘都亲口说见过幺妹,不但对她的容貌穿着形容基本一致,而且对她唱歌和给她们喝糖水的情形描述都一模一样。 小琼花被妈妈抓到正准备喝农药的时候,被妈妈一巴掌打醒了之后满脸的迷茫,事后她回忆说道:“有一个漂亮的姐姐,笑起来有2个酒窝,个子高高的,穿着一身花衣服,头上带着一朵大红花,她给我说找个是最好喝的糖水,喝了就可以天天有糖吃,她还说天天可以带着我到处吃鸡肉!” 有一部分小女孩是及时的被家里人发现,请了村里通灵的小九来做法,给了幺妹冥钱和吃食后幺妹就走了,还有几个小姑娘特别可怜喝了农药,送了卫生所洗胃才捡回了一条命,最后请小九来看,全部都是幺妹在作祟。于是村里有女儿的人都惶惶不可终日,只得联名起来到幺妹家里来投诉,希望他们能自己请法师来镇镇自己的女儿,虽然现在还没有出人命,但是继续下去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的小女孩会遭殃。 老陈一家迫于村里的舆论压力,只能请了法师来镇幺妹,把她镇在自己四进屋子的范围内,不能外出兴风作浪。这样的幺妹倒是安分了不少,不再出来迫害小女孩。只是她爱唱爱说的个性还是没有改变。经常有人在夜里路过的时候听到老陈家里传来清脆婉转的歌声 “往事无言对视,心有所思,…....放不下一串情史, …....往事悠悠不止…....割不断一缕情丝,是你,令我太痴…....” 年少时天眼未关的我曾有一次深夜有幸见过幺妹的曼妙身姿,她在屋前边舞边唱:“疾风摧娇花,骤雨伤伊人;晚亭诉流觞,杯酒话惆怅……”看她竟如月中仙子一般翩然起舞,无法将她与那个到处骗小女孩喝敌敌畏的厉鬼联系起来。 我当时忍不住的在旁边为她鼓掌喝彩,她却浑然无知觉的便舞边歌~之后我才从大人口中了解:她在戕害那些小女孩的时候,每次小九来做法都与她恶斗一番,她常常被激得双眼发红,发丝,最后虽然败北,却不断转移阵地兴风作浪,直到家里请了大法师来镇住她,她才开始恢复这样只是唱唱歌跳跳舞的姿态。不过,这对她而言也许也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五缕仙魂毁于一旦,一捧白骨毁了一个家庭,直到如今,村里仍然有人在感叹:如果当时他们心慈一点,又如何会弄到最后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呢?这正是凡尘俗世多奇遇,一念稍差不幸起! 本故事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