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付屿深林未晚小说名字 情深未晚,总裁宠妻上瘾章节试读

2020-03-26 09:03

情深未晚,总裁宠妻上瘾

推荐指数:10分

独家新书《情深未晚,总裁宠妻上瘾》是来自作者渔舟声晚著作的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付屿深林未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在那段懵懂美好的时光之中,林未晚的回忆,全部属于一个叫做付屿深的男人。她是林家大小姐,却有一段丢了的记忆,有一个忘了的深爱的人。 与他酒店相遇,他眸色阴鸷,说:“林小姐,别来无恙。”当她进了他的公司,一向沉稳淡定、喜怒不形于色的付总也有气急败坏的那一天!“没想到付总还有骚扰女员工的癖好!”她被他堵在墙角,眼底带笑。有些人遇见是缘,而她和他,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孽缘。

《情深未晚,总裁宠妻上瘾》 第12章 念念不忘到现在 免费试读

虽然说她心里头没有那么抗拒,可是她的理智终究还在,立即伸手推着他阻止。

付屿深没能如她所愿,他并没有被推开,而是一个翻身,直接将林未晚压在了身下。

林未晚的眼前因他的动作而覆下一道阴影,她的瞳仁一颤,心乱如麻。

他的掌心扣住她的手腕,任由那娇小的身子在抗拒,却没有继续往下的动作。

他的轮廓在这明晃晃的灯光下显得愈发凌厉,尤其是那一双眼,直直的看着她,像是在审判着她,要将她的灵魂看穿一样。

她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她和付屿深明明之前都不认识,哪里来的审判?

林未晚的心头一动,难道……是他喝醉了想起了一些事情,把她当成了某一个难以忘怀的人?

不过,就算是那样,那也和她无关啊!

“你做什么!”林未晚恼怒不已,男女力量悬殊,她被这样禁锢着,只能先试图唤回他的理智。

她的发丝因为挣扎而凌乱不已,一张染着薄怒的小脸上有着动人的红晕,在这明晃晃的灯光之下,却更显得娇羞迷人。

但也不难看出,林未晚眼中的怒意。

而付屿深那凌厉的眼神也在触及到林未晚的眼睛以后,情不自禁、不由自主地柔和了不少。

他的瞳仁颤了颤,扣住她手腕的手也慢慢松开,而他也放弃了似的躺倒在床上。

林未晚感觉到自己手腕上一松,眼前覆下的那一道阴影也消散开,连忙撑着自己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付总,我这只是来接你的,可不是让你占便宜的!”她愤愤的说着,站起身后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发丝与衣服。

付屿深索性闭上了眼睛,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又染着让人心疼的低哑。

“我知道。”

“你知道还亲我?”林未晚真是恨不得给他踢上一脚。

这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承认,她猜不透。

付屿深薄唇微微抿着,喉结轻动,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说这些,难道不害羞么?”

他闭着眼睛,却能清清楚楚的回想起,他们曾经发生的事情。

那一年,那一天,是他的生日。

她借着酒劲就这么亲了他,事后,她竟然还问他:“幸好你没拒绝我!不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你实在是需要太大的勇气!”

他说:“你一个女孩子这么主动,难道不害羞吗?”

之后,林未晚则是抱住他的手臂,蹭在了他的怀里,“我不管,我要是再不豁出去,就有别的人要和我抢你了!”

当年的事情,仿佛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付屿深皱着眉,心脏处一阵一阵的疼。

而紧接着,他的耳边传来林未晚气急的声音——

“到底谁该害羞啊!”

付屿深侧了个身,掌心也慢慢紧了起来。

“你走吧。”

林未晚瞪了他一眼,“懒得管你!”

话音才落下,林未晚就步伐极快的离开。而她心中也暗暗发誓,她要是再和付屿深有什么别的交集,她就是脑子被门夹了!

听着门被打开,再关掉的声音,付屿深的心都揉在了一起。

空气,恍若都在她离开以后,变得凝滞,带着些微沉闷,一并压在了他的心脏上。

看样子,她是全部都不记得了。

当年与她在一起的时光,当年好的坏的,所有的记忆,看来都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付屿深低低笑了一声,这会儿,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苏一然三个大字,一下就刺入了付屿深的眼底,他坐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骨。

接通后,还不等他开口,苏一然轰炸似的就开始说了起来:“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天你问我的问题,我后来查了很多资料,也和许多专家求证过。如果一个人的脑部受到过重击,或许是会忘记的。”

“可她应该只是忘了我。”付屿深低声否认。

如果真的是失忆,又怎么可能只忘了他。

那一边,苏一然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如果排除了第一个可能性的话,那就还有另一个可能。我在查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一个特别特别小的线索,但凭借着我这敏锐的嗅觉,一看就觉得这不对劲儿啊!我就顺着那线索查了过去,才知道国外有一个很神奇也很神秘的催眠师。网上的资料应该是被刻意隐瞒起来的,可以说是寥寥无几,但想要瞒过我这种天才实在是……”

“说重点。”付屿深无心于他这些多余的废话。

苏一然清了清嗓子:“好好,重点就是,这个催眠师可以对人进行深度催眠。什么是深度催眠呢,就是可以让人忘记一些事情,或者一些人。再换句话说,她如果真的不记得了,那就很有可能是这两种情况之一。”

话说到这里,苏一然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深度催眠到让人忘记事情的地步,这得多恐怖啊!

不过,如果真是这第二种情况的话,这付屿深的遭遇,也太值得同情了点吧。

付屿深拿着手机的手不由收紧,那骨节愈发分明,透着些许苍白。

沉默了许久,付屿深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苏一然叹了一声,心底有些同情。那一天,他倒是在付屿深口中问出了那个林未晚,原来他们两交往过。没想到这家伙也是个痴情人啊,大学时候的初恋,竟然念念不忘到了现在。

可是现实却那么狗血,他的初恋倒是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连渣子都不剩了。

可惜,可叹啊!

林未晚直接打车回了家,心脏仍旧是因为付屿深而乱得不行。到了家后,她也没有直接回屋,而是在家里的花园散步。

林立夏也像是察觉到了林未晚回来了,或许这是姐弟之间的心有灵犀。

“哟,老姐,你怎么没和妈妈一起回来?”林立夏在林未晚的身后望了望,很确定只有林未晚一个人回来了。

“我中途有事,就先离开了宴会。”林未晚家的花园里有两个秋千,她慢悠悠的坐在了秋千上。

林立夏也跟着坐在另一个秋千上,见林未晚时不时看着夜空,很明显是有心事嘛!

“老姐,遇上烦心事儿了?”林立夏开门见山。

林未晚顿了顿,点头承认。

“就是之前我离开宴会的原因,我老板要我去接他,结果他喝醉了……”

话才说到这儿,林立夏立刻就急了,“喝醉了?那个什么破老板有没有对我貌美如花的姐姐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林未晚也是被他这夸张的模样给逗笑,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不过……”

听着林未晚话里还有转折,林立夏当下紧张起来了,急急问道:“不过什么?”

林未晚想起那一双眼睛,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悲情的故事,又或者是通过她在看向另一个人?不知怎么的,她就觉得心脏一刺一刺的,她也说不上来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随后,她摇了摇头,“哎,没什么。”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转了个话题,与林立夏聊起了别的。

林立夏也看得出林未晚不想提及,也便顺着她的话,没有再过多问下去。

林未晚和林立夏聊了一会儿天,洛晴也回来了。

看着姐弟两坐在一起,洛晴无奈的走上前来,“晚晚啊,你这丫头!”

林未晚已经在回来的时候,与洛晴解释过离席的原因,洛晴也只是念叨了几句,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三个人边说边往客厅走,林儒海正在家里看着电视,等着他们回来。

不过看着洛晴有些头疼的模样,林儒海也就问了一句,“今天宴会还顺利吗?”

“别提了。今天我那大学同学,和我聊着聊着就说起了要把他儿子,和我们家晚晚介绍认识一下。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儿啊!”洛晴抱怨不已,换好拖鞋以后,又叫家里的李嫂泡一杯养颜茶,才在林儒海身边坐了下来。

她本来可是想着要把晚晚和以铭那孩子凑一对儿的,这会儿又冒出个程咬金来。

林立夏和林未晚则是溜回了自己房间,妈肯定要和爸抱怨一番了。

见两个孩子都上楼了,林儒海才轻笑,“晚晚那孩子的事情,你也别太操心了,顺其自然吧。”

“怎么能顺其自然啊!”洛晴皱着眉,态度好像强硬了不少,“之前她大学那会儿,一开始我就是听了你的话,由着她,顺其自然,谁能想到最后的结果成了那样?”

林儒海脸上的笑一僵,颇有些沉重,“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晚晚和他,哪还能那么巧再遇上?”

“儒海啊,可是付家和我们林家,终究是在一座城市里啊!”洛晴最担心的不过就是林未晚再遇上当年那个男孩子。

听说当年那个男孩子,已经成为了付氏的总裁,如果他真的要回来找晚晚,说不定就会……

林儒海却没有她的这些担心,劝解着洛晴:“晚晚现在虽然没有在我们家工作,但是也没有去付氏工作,你就放宽心吧。老婆啊,听我一句,别让孩子太不舒服。你说这世界那么大,这座城市也那么大,难道还没有一个合适晚晚的男人出现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