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太监抗旨造反(盟主迪迪卡卡俱乐部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陈矩脸色大变,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道:“陛下,不能啊!陛下!”

  朱翊钧脸色大变,看着陈矩,沉着脸喝斥道:“刁奴,你这是做什么?”

  “陛下,不能开炉炼丹!”陈矩抬起头,哭丧着脸说道:“那丹药不能再炼制了呀,陛下!”

  一边说着,陈矩居然真的哭了出来,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大臣们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有几个人的目光看向了张居正,目光之中全都是探寻。

  你是张阁老,你还是皇帝的老师,每天你都要进宫,这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张居正看了看陈矩,沉着脸没有说话。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冯保死了以后,关于宫里面的事情自己知道的数量不但少了不少,质量也下降得非常厉害。

  虽然还有锦衣卫的刘守有,可是宫里面他也伸不进去手。尤其是换了张宏以后,想伸手就更难了。

  眼前的事情,张居正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对于众人询问的目光,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朱翊钧沉着脸,上前踹了一脚陈矩,怒声道:“让你去就快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陛下,不能啊!陛下!”陈矩伤心欲绝的继续嚎哭,一脸的决绝。

  反正我就不去。

  看了一眼陈矩,朱翊钧脸上涌现出了怒气。

  虽然心里面很想给陈矩点一个赞、称赞一句“干得漂亮!”可是脸上却不能有丝毫的表现。

  他怒气冲冲的上去就给了陈矩一脚,直接把陈矩踹倒在了地上。

  “难道朕做什么事情还要和你商量吗?”朱翊钧大声呵斥道:“快点去!马上去朝天宫告诉张天师,让他为朕开炉炼丹!”

  周围的人脸色瞬间就沉重了起来。

  “开炉炼丹”。

  这四个字对于在场的大臣们来说,可都是一块心病。

  当年的嘉靖皇帝就用这四个字震撼了他们,而且震撼了这么多年。

  现在居然又出现了这四个字,而且还是从这个年轻的陛下嘴里面说出来的。这让他们隐约有一些担心。

  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瞬间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众人再看向趴在地上的陈矩之时,脸色缓和了不少。

  眼前的这位太监看起来是个忠心的,如此大胆的劝诫陛下不要炼丹,这是很难得的。

  看来,宫里面出了一位忠正耿直的好太监。

  朱翊钧却是大怒,指着陈矩说道:“陈矩,难道你想抗旨不遵不承?”

  “陛下,不能啊!不能!”陈矩跪在地上继续哭喊,一边哭喊着还一边磕头。

  周围的几个大臣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站起来说道:“陛下,臣敢问陛下,这宫里何时炼丹了?”

  朱翊钧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小人物一个,试探型炮灰,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朱翊钧转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张宏,怒声道:“张宏,把陈矩押入东厂!居然敢抗旨不遵朕,一定严惩不贷!”

  “朝天观那边你去一趟,告诉张天师开炉炼丹,一定要快!”

  张宏这个时候从人群里面走了出来,直接撩起衣服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把帽子摘了下来,虔诚的放在一边,以头触地趴在地上说道:“陛下,奴婢不能去。”

  “张宏,难道你也想抗旨不遵不成?”朱翊钧红着双眼瞪着张宏,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好!真好!大明朝的太监什么时候敢造反了?”

  “陛下,奴婢不是造反。”张宏趴在地上说道:“奴婢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

  “胡说八道!”朱翊钧怒声道:“这么做也是为了朕?那岂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往朕的身上推了?做什么都是为了朕,你们的胆子太大了!”

  “陛下,那丹药不能炼制。”张宏态度坚决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谭爱卿去死吗?”朱翊钧眼圈发红的说道:“谭爱卿为大明兢兢业业了一辈子,东南抗倭、辽东备兵;到了兵部尚书的任上,一直都是兢兢业业。”

  “这两年他身子不好,一直想着告老还乡、含饴弄孙。是朕一再不允许,每次都是被朕留下来的。结果呢?结果就让他这么去了?”

  “如果不能救也就算了;现在能救,朕一定要救!”

  “可是陛下,”张宏抬起头说道:“奴婢知道陛下爱臣子之心,可陛下也不能因此不顾自己的龙体啊!伤了龙体,天下将何以托付?”

  说到这里,张宏砰砰砰的开始磕起了头,额头都磕出血了也不停。

  朱翊钧怒视着张宏,大声道:“你一个太监也敢造反是不是?”

  说着,朱翊钧转头看向众臣子,大声问道:“锦衣卫刘守有何在?”

  刘守有哭丧着脸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这叫什么事?

  刚刚闹腾起来,刘守有心里面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事会牵连到自己。

  看看,果然来了吧?

  向前走了一步,刘守有说道:“臣在。”

  朱翊钧伸手指了下地上的张宏和陈矩,大声说道:“把他们俩都抓去,全送到锦衣卫的大牢里,朕要好好的治他们的罪。”

  “另外,你派人去朝天宫,告诉张天师,马上开炉炼丹。”

  刘守有躬身道:“是,陛下。”

  说完,他却没动,而是转头看向了张居正。

  阁老,到你出手的时候了。

  你不帮他们两个,你也得救救我啊!我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直接把这两人抓起来,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去朝天观,让张天师炼丹,这叫什么差事?

  “咳咳咳。”张居正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屋子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随着他这一声咳嗽,就安静了下来。

  大家对张居正也是寄予了厚望,足见张居正威望之高。这个时候,也只能是他来做主了。

  张居正先是看了一眼皇帝,见他依旧怒气冲冲的样子,只能说道:“陛下息怒,能不能让臣先问问是怎么回事?”

  朱翊钧看了一眼张居正,脸上的怒气瞬间就消退了,轻声说道:“当然,先生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