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我背上的锅,你帮忙分担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居正以后再做事情,不可能再直接通过张宏影响到太后进而直接下决定。

  朱翊钧通过张宏拿回一部分权力,等到成年以后,李太后就会搬出乾清宫。此后,很多事情,朱翊钧就更能做主了。

  这对朱翊钧来说很重要。

  历史上的罪己诏事件,朱翊钧其实都已经开始怀疑了。

  事情本身的起因是万历皇帝喝多了耍酒疯,让宫女儿唱曲,不唱曲就杀了她;最后没杀,只是割了宫女的一缕头发。

  这件事情被冯保捅到了李太后那里。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皇帝喝多了耍酒疯。

  万历皇帝为什么喝多了?

  因为他心中憋闷。

  为什么憋闷?

  因为他已经十八岁,不但活得不像一个皇帝,反而像一个囚徒,只能借酒消愁。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却被三个人联手做成了一个大案,还要皇帝写罪己诏。

  冯保跑去太后告状,然后吹风把事情搞大;

  张居正劝谏;

  李太后发火。

  最后,万历皇帝被罚了跪,也写了罪己诏。

  与此同时李太后还要吓唬万历皇帝,说是要废了他,把皇位传给他弟弟潞王。

  在朱翊钧看来,罪己诏事件看起来简单,实际就是一次权力的争夺。

  因为那个时候,万历皇帝十八岁了,他要亲政,要拿回自己的权力。有些人不愿意松手,所以才有了那次事件。

  这就是借题发挥。

  在罪己诏事件当中,张居正扮演了什么角色,朱翊钧不知道。

  但是冯保的角色很清晰,告密、挑事、打压,一气呵成,

  甚至冯保有没有想要换掉皇帝的心,朱翊钧都不敢保证。

  如果废掉万历皇帝,让潞王上位,冯保就是拥立之功。而且当时的潞王还小,冯保还可以继续挟天子以令诸侯。

  面对这样诱惑,冯保怎么可能会不动心?

  失败了也能够把万历皇帝压下去,让万历生出来的野心缩回去,有什么不做的理由?

  从阴谋论的角度分析,罪己诏事件彻头彻尾就是一个阴谋。万历皇帝被打下去,权利还在冯保和张居正手里。

  只不过两人都没有想到,张居正死了。

  一年半以后,张居正人就没了。他一死,冯保的下场可想而知。

  现在冯保死了,铁三角没了。张宏在那个位置上,宫里宫外的联络被切断了。

  自己要让张居正做更多的事,会给他更大的权力。不过这之前,要让张居正明白,有些事情和原来不一样了。

  等到计划全部完成,自己能活动的空间和能做的事情就多了。

  张居正家。

  张居正家门口,整条街上车流如织,甚至造成了交通拥堵。

  从张居正家门口的那条街开始,远远排出去三条街。到处都是人、马车,都是来送礼的。

  张居正病好了,而且还进宫了,消息传出去以后一瞬间就引爆了京城的官场。

  无数人狂奔而来,理由当然是探病。

  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有人心虚了。

  当初张居正要死的消息传出来,上蹿下跳的人太多了。这其中有的为公,有的为私,有的既为公也为私。

  现在张居正活了,有的人就害怕了。

  张居正的马车走到街口,所有人都连忙向两边让去。

  当车轮碾过街道,张居正没挑开窗帘,只是坐在马车上透过窗帘向外看。

  有陌生的面孔,也有熟悉的面孔。

  张居正全当没看见。

  走到家门口,马车帘挑开,游七和张敬修接了出来。

  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张居正甚至都没有向四周看一眼,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一群人一起走进了大堂。各自坐下以后,茶水也被送上了。

  张居正看了一眼张敬修,缓缓说道:“外面那些人,等一下你去接待,该打发走就打发走,该留下的留下。不要有什么失礼的举动,对外就是说我大病初愈,还需要休养。”

  “是,父亲。”张敬修站起身子恭敬的说道。

  “对了,宫里送了不少东西来,你收一下。”说着,张居正转头看向游七,笑着问道:“刘守有来了吗?来了的话,让他进来一趟。”

  “来了。”游七笑着说道:“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刘大人就过来了。现在他就在偏厅里候着,我这就去叫。”

  张居正点了点头,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游七连忙转身向偏厅走了过去,很快就见到了刘守有。

  游七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着刘守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刘大人,我家老爷已经回来了。他请您过去一趟。”

  游七对刘守有的感官非常不错,是一个真正和自家老爷站在一起的人。

  自从老爷生病以后,刘守有每天都会过来,问一问家里面有什么需要、有什么比较需要帮忙的地方。

  哪怕是后来外面都在传老爷要死了,刘守有每天也都过来,从无间断。

  对于这样的人,你很难生出厌恶的感觉。

  游七表现的很客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客气的多。

  刘守有笑着站起身子说道:“多谢。”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大厅。

  张敬修这个时候已经走了。

  张居正看到了刘守有,笑着招呼他坐下。

  刘守有给张居正行礼以后,这才坐到了下面,

  张居正缓缓地说道:“宫里面会给你送一份名单,让你照单抓人。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虽然张居正有猜想,如果自己醒不过来,这份就是提拔名单。只不过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个了。

  即便陛下有这样的想法,现在这些人也要被抓起来了。只不过这个锅要扣到自己身上,这让张居正有些纠结。

  高兴的是这些人被一扫而空,难受的是自己要背这个锅。张居正希望刘守有能为自己分担一些。

  “不知道上面都是什么人?”刘守有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现在也很担心,前些日子抓了那么多人、处置了这么多人,大家虽然都在针对张居正,可是针对自己的人也不少。

  如果再来一次,刘守有还真没什么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