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马芳试新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帝训练私兵,通常都是觉得自己的权力不够。

  无论是皇帝自己的错觉还是真的是这么回事,皇帝都会想办法拿到更多的权力。

  私兵就是很好的办法,这被历史证明过。

  有人不服气,可以用私兵把你干掉。只要干掉了你,我就有权力了。

  当今皇帝难道是要干掉张居正吗?又或者是其他人?

  马芳猝然而惊。

  朱翊钧有些古怪的看着马芳。

  因为就这么一会儿,这个马芳已经变了几次脸色了。不用猜也知道,这肯定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如果朱翊钧知道马芳在想什么,一定会告诉他,你想太多了。

  自己的确是想训练私兵收回权力,可针对的却不是朝堂上的这些人。

  即便和马芳解释,也没有什么太大用。

  “爱卿可是想到了什么?”朱翊钧笑着问道。

  马芳一个激灵,就回过神来了,也知道自己想太多了。而且上了年纪,这思想一散开就控制不住了。

  他连忙说道:“回陛下,臣只是没想到宫中居然有这样的威武之师。”

  朱翊钧撇撇嘴。

  这话谁信谁傻子。

  这些人的确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增长也的确很明显,可说他们是什么威武之师,简直就是开玩笑。尤其是从马芳的嘴里说出来,可信程度更低。

  他在边关打仗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马没见过?他难道看不出来这些人都是花架子吗?

  朱翊钧觉得马芳这话言不由衷。

  最讨厌和这些老家伙打交道了,全都狡猾的要命!

  “嗯,吃饭,吃饭。”朱翊钧摆了摆手,继续吃饭。

  马芳有些吃不下去了。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想了想,见陛下也没兴趣搭理自己吃得很兴奋,马芳也无奈,直接吃了起来。不能浪费粮食。

  很快,就吃完了早饭。

  朱翊钧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

  “爱卿,朕带你看点好东西。”朱翊钧拉着马芳,笑着带他往枪械所走了过去。

  他之所以要见马芳,根本不是干涉马芳的西北之行。这件事情张居正做主,朱翊钧完全没有意见。

  何况马芳这个人本身就有才能,对西北的环境也熟悉,加上跟俺答汗还打了那么多仗,这一次的确他去最合适。

  朱翊钧根本不用在这方面操心,他要干的是另外一件事。

  “是,陛下。”马芳答应了一声,连忙跟上。

  来到目的地的时候,马芳的眼睛瞪得老大,没想到宫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看着进进出出的工匠,听着叮叮当当的打铁声,这是打造兵器的地方。

  如果这不是在皇宫里面,马芳都有些想要跑了。训练私兵、打造兵器,这就是造反的节奏啊!

  可眼前的是皇帝,哪有自己造自己反的?

  不过马芳总觉得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虽然没有洞悉事情的本源和真相,但他依旧觉得危险,心里面胆颤心惊。

  马芳总觉得这个后面隐藏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这个大秘密一旦暴露出来,会害了很多人的命。

  朱翊钧转头看着马芳,眉头一皱。

  原本还觉得这个马芳没什么大问题,这是个人才,可以重用的人才。

  可是这人的精神状态怎么好像不对啊!难道说上了年纪了,脑子不太好,阿斯海默症?

  不应该啊!也没听说他有这个毛病。

  不行,回头得给他治治病!

  “走,跟朕进去。”朱翊钧叫了一声马芳,带着他向里面走了进去。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靶场。

  朱翊钧让人把枪拿了上来,笑着把枪对准马芳说道:“爱卿见过吗?”

  马芳伸出双手恭敬的把枪接了过来,把玩了一番,很快就弄明白这东西是怎么用的了。

  马芳玩了一辈子火铳,对火铳很在行。要知道无论是马芳,还是戚继光,大明这个时期的名将都非常擅长使用火器。

  马芳尤其擅长使用三眼铳,他打俺答汗的时候,就用三眼铳好好的教训了一下那个家伙。

  “陛下,这……”看着手中的枪,马芳顿时就有些激动了起来。

  从后面装填的枪,他当然明白这东西有多么的先进和厉害。

  “试试。”朱翊钧让人拿来一盒子弹。

  马芳连忙点了点头,伸手从盒子里面拿出一颗子弹,有些生疏的压进枪膛里,随后抬起手就放了一枪。

  “砰”的一声之后,子弹打在了靶子上。

  马芳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一愣。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靶子,又把枪拿起来平视看了看,脸色瞬间就更激动了。

  他抬起头看着朱翊钧说道:“陛下,这……”

  朱翊钧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这个你可别问朕,朕也不知道。”

  说着,朱翊钧伸手把张扬招呼了过来,“你给马爱卿解释一下。”

  朱翊钧可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看着在不远处嘀嘀咕咕的张扬和马芳,朱翊钧转头对陈矩说道:“你去东厂,告诉张诚,让他查查马芳。看看这几年他马芳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尤其是到了京城以后,重点查一下他请过的郎中。”

  陈矩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起来,连忙躬身说道:“是,陛下,奴婢这就去。”

  等到陈矩走了以后,朱翊钧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马芳正在和张扬聊着,而且聊得热火朝天。

  手中的枪也被马芳不断把玩着,爱如珍宝。

  他这样的行为和做法根本就没什么不对,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只不过刚刚那一幕深深地刻在了朱翊钧的脑子里面,总觉得马芳在害怕什么,似乎还很惊讶和震惊。

  这老家伙是怎么了?

  脑子出问题了吗?

  这是朱翊钧最担心的,现在大明需要一个非常稳定的外部环境,绝对不能乱。能不开战,绝对不要开战。

  西北的事情也就是重中之重了。这次去西北的马芳,也就自然成了重中之重的重中之重。

  如果马芳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那一定要及时发现、尽早治疗,绝对不能够拖延。

  皱着眉头看着马芳,朱翊钧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