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带去西北战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研究完枪械,马芳脸上的兴奋还没有褪去。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火铳!他开始思考这种火铳在战场上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了。

  对比原本的火铳,这种新火铳提升的地方很多。

  首先就是重量,这种新式的火铳,用张扬的话说叫火枪,重量比原来的鸟铳轻多了,拿在身上都没有那么费力,可以节省火枪手的体力。

  其次就是射程,比原来的鸟铳要远的多。

  当然了,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马芳最看重的是它的准度和装填速度。

  以前的鸟铳使用黑火药,装填速度太慢了,而且也十分麻烦。这也就使得每一个鸟铳手都要经过大量时间的训练。

  即便是如此,训练效果也不是很好,无论是装填还是射击,都容易出现问题。毕竟装药多少都会有隐患。

  为了提升射速,还需要采用三段射击的方式。因为装填方式和射击精度的原因,使得作战的时候只能站立,需要排成方阵,也就是排枪击毙。一旦分散,就没有威力了。

  如今,这种新火铳完全解决了这些问题,装填方式改为后装,使用的是包好的纸质枪弹,压上去就可以了,根本不用考虑装药量之类的东西。

  这样就可以以缩短训练时间,大大提升士卒的培养速度,更容易爆兵。

  除此之外,新火铳的精确度更让马芳吃惊,这玩意可以瞄准。

  如果要是老手的话,甚至可以做到指哪打哪。这是以前绝对做不到的。

  装填方式加上射击精度,就决定了它灵活的战法。可以在马上,也可以挖战壕,可以挖壕沟,可以躲在山坡上,可以趴着,可以跪着,可以用任何姿势射击,而且一打一个准。这种枪械的战法灵活而且多变。

  马芳已经在脑海中模拟了无数种使用的方法,迫不及待的想要到战场上去试一试。

  其他的事情已经被他抛到脑后去了。

  皇帝练私兵,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是皇帝的权利。

  我身为大明朝的臣子,对皇帝忠心耿耿,愿意誓死捍卫皇帝的权利。谁敢觉得不妥当,我弄死他。

  皇帝造武器怎么了?

  这也是皇帝的权利。皇帝喜欢造什么就造什么,谁敢管?

  别说造武器了,皇帝就是造一座武器城,那又怎么样?

  这依然是皇帝的权利,自己坚决支持和捍卫皇帝的权利。

  朱翊钧看着面前特别兴奋、目光灼灼的马芳,实在是有些搞不懂。

  这位老将又怎么了?看个枪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啊?

  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朱翊钧说道:“爱卿觉得这个枪怎么样?”

  “很好,非常好!”马芳兴奋的说道:“这一次去西北,臣请陛下拨付五千支。臣一定要到西北好好去教训一下俺答那个老混蛋!”

  闻言,朱翊钧顿时咳嗽了起来。

  五千支?

  还真敢要。当然了,以大明的军队体量来说,五千支真的不多,甚至是杯水车薪。

  放到马芳这里,他也是搂着要了。

  这要是敞开了,三边多少人?

  敞开了组建的话,来一支五万人的火器队伍都不为过。

  可惜啊,朱翊钧没有。手上的这些全都是小规模生产的组装品。

  这玩意的好处是品质好,都是精品。但是生产效率低、造价高,这是缺点。

  这也是为什么后世的超跑工厂都是小厂子,但技术很好的原因。

  因为他们可以一件一件的耐心打磨,不计较成本。

  可是武器装备这种东西,求的却不是这些,求的是皮实耐用、故障率低、稳定、精准等等。

  历史上大名鼎鼎的ak枪族,是最符合这种设计理念的。造价低、使用方便、可靠性高、精准稳定,所以才会发展的那么庞大,成为一个枪族。

  现在朱翊钧手上的这些枪完全不符合这样的条件。

  想要大规模生产,就要有配套的设施,要建工厂,就需要钱。

  马芳倒是想的多,朱翊钧是真没有东西给他。

  看着马芳,朱翊钧说道:“五千支没有,只有这些。”

  说着,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马芳不但没有失望,反而兴奋了起来。

  对于马芳来说,他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你要东西,顺便给你压一压很正常。虽然五千变一千,但也不少了,人得知足不是?

  没有五千,变五百就不错了。

  马芳连忙说道:“一千支也行。陛下放心,臣一定会用这些火器扬威西北!”

  朱翊钧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一千支。”

  “一百支?”马芳有些无奈的抬起头说道:“要是一百支的话,臣恐怕没办法用它大规模作战。”

  一边说着,马芳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失望。迟疑了片刻,他抬起头说道:“陛下,不能多造一些吗?这可是好枪,即便是贵一点也行。”

  朱翊钧继续摇头说道:“不是一百支。”

  马芳说的扩大规模生产,朱翊钧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也想扩大规模生产,可是得有时间,还得有钱。

  自己现在没钱。

  闻言,马芳的眼睛瞪得老大。只不过这次他没说话。

  前面说的话都被打脸了,这次再说他生怕被打脸,索性就站在那里,弓着身子不说话了。

  朱翊钧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朕也不瞒你,这个东西做出来没多久。你这次去西北,也只能给你带十支。不是让你用来作战的,而是让你拿到战场上去试一试。京城这边也会有人跟着你去,看看这些枪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到时候都可以提出来,好再改进。”

  “枪是作战用的,是给底下的人用的,所以要听听他们的意见。等到这一次从西北回来,朕就会安排大规模的生产。”

  其他的事情,朱翊钧没有和马芳说,因为没有必要。

  闻言,马芳迟疑着点头说道:“回陛下,臣明白了。臣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一定尽心尽力的为陛下试枪。”

  “这就好。”朱翊钧笑着点头说道:“有劳爱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