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九章 自绝于天下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翊钧看着手中的奏疏,不得不再一次佩服张居正眼光超卓。

  张居正已经在这个时候就看出了这里面的味道。这些人聚在一起结党营私,从读书的时候就开始。你如果不是我的人,考试都考不中。

  他们培养门徒、左右舆论,使得朝廷风气大坏。到了最后衍生出很多党派,尤其是战斗力超高的东林党。

  “宁可空谈,不肯实干;空谈升官,实干误国”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苗头。

  我说多容易,嘴炮很简单。只要嘴炮赢了就能升官发财,我为什么要踏踏实实的去干事?

  攻击当权者更容易,因为我不用做事,只要说就行了。非常有后世键盘侠和杠精的能力。

  你真让他们去做,他们还做不好。甚至有人会说:我点评菜品,难道还要会做厨子吗?

  这个评价放在吃菜上没什么问题,因为你是顾客。可是放在官场上就不太行得通,尤其是大明这样的官场。

  很多士大夫屁股都已经歪了,他们说的话根本就不可取信。他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颠倒是非黑白。

  或许很多人能看得出来,但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看得出来但不敢说。

  只有张居正敢说这样的话。

  后面还有一个人干过捣毁书院的事情,这个人就是魏忠贤。只不过他捣毁的是东林书院,真真正正的党同伐异。

  张居正这次还算不上是。

  至于他针对泰山学派,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面除了心学和理学之争以外,还有政治制度之争。

  江南经济繁华之地,很多地方已经形成了权贵资本阶级。这些人垄断生产资料,大发其财。

  说的就是那些士绅。他们垄断资本,对朝廷现有的政体很不满意。

  他们的不满意不是出于为百姓好,更不是出于什么推动生产力发展。

  他们的不满是因为朝廷的政策不能让他们更多的发财、不能够让他们做主。

  朱翊钧甚至觉得封建王朝的制度都比这种优越,

  如果让这些人当家作主,那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国家;百姓不再是百姓,会变成农奴。这种事情在欧洲历史上是有过的,从封建王朝制度直接退回了农奴制。

  嘴上喊得漂亮,什么四民平等,真正做事的时候完全不是如此。

  羊吃人是怎么来的?

  圈地运动是怎么来的?

  怎么把自由民变成农奴?

  都是他们这个权贵资本阶级干的事。

  朱翊钧对这个阶级有着一种天然的不信任。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成了那种程度,对于天下的百姓来说才真的是苦日子来了。

  朱翊钧想要为大明找一条出路,但绝对不是这些人的路。

  伸手将奏疏放下,朱翊钧沉吟了片刻,脸色变得更为古怪了。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又突然想到了张居正。

  自己这个想法非常好,也非常有实施的可能性。可是如果真的这么干,那这口锅张居正就要背得更黑、更重了。

  得想个办法给张居正洗白。不然这口锅真要背上去的话,容易把他压垮。

  张居正真是好先生!

  朱翊钧叹了一口气。

  要不把这口锅扣到高拱的身上去?

  想了想,朱翊钧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啊,这事还真的非张正莫属。

  半晌之后,朱翊钧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先生,这次怪不得我,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啊!”

  内阁中。

  申时行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张居正,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问道:“阁老,你真的已经把奏疏递上去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张居正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已经送到陛下那里去了。”

  “你这是……”申时行叹了一口气,半晌没有说话。

  他对张居正的权力很了解,也知道这位在皇帝心中的地位。现在朝堂上没有人敢动摇张居正的地位。

  因为冯保虽然死了,宫里对张居正的看重却与日俱增。张居正的建议、张居正的奏疏送到宫里,基本从来都没有被打回来过,甚至根本就没有被留中过。

  说白了,只要张居正的奏疏送进去,宫里就会披红,转身就成了圣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张居正写的东西就是圣旨,只不过送到宫里面去走个流程而已。

  以前申时行还觉得很厉害,现在他真的恨死这个制度了。

  这么大的事情,如果真的闹腾起来,那就麻烦了。

  “你这是何苦?”申时行半晌之后说道。

  张居正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这天下的事情,终归是要有人去做。你不觉得现在做这件事情正合适吗?”

  申时行苦笑。

  他当然明白张居正是什么意思。

  这么干的话,一来可以转移大家对山东之事的注意力,让山东之事尽快冷却,也会让大家转移对清查土地的注意力,土地清查的事情可以进一步推广。

  “可是你想过没有,请罢书院之事出了以后会闹出多大的波澜?到时候你会成为众矢之的!难道真的要自绝于天下人吗?”

  闻言,张居正转头直勾勾地盯着申时行。

  申时行也没有退缩,直视着张居正。

  半晌,张居正突然笑了,笑得十分欢畅。他看着申时行说道:“难得你也会说这样的话。”

  申时行为人宽厚,做事也只求稳妥,很难说这种激烈的话。

  这还是两人认识之后的第一次。

  虽然这是批评自己,但张居正还是很高兴。

  “你还笑?”申时行没好气的说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不为后人考虑吗?”

  “我相信陛下不会。”张居正缓缓的说道。

  申时行叹了一口气,张了几次嘴都没有说话。

  事实上,他很想告诉张居正:你这种想法是错误的,皇帝靠不住!

  你自己数一数,历史上那些改革名臣有几个落得好下场?王安石、范仲淹最后都怎么样了?

  指望皇帝跟你站在一起?

  那是不可能的。真到了那个时候,皇帝就会把你推出去。

  晁错是怎么死的?凭什么你觉得自己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