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不能让山西梆子插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显然,因为清查土地让当今的皇帝弄清楚了一些事,孔家的事情就已经让皇帝不满意了;当看到自己家土地的时候,皇帝就怒了。

  对于藩王在各地作威作福、吞没那么多土地,皇帝就很不愿意。我当皇帝的都这么穷,你们居然这么富有?

  还有天理吗?还有法律吗?

  当然了,后面这是陈矩的想法。

  在陈矩看来,它就没有天理,没有法律。所以这次自己就是来维护正义的。

  看着德王,陈矩的脸色很平和,他心里明白,只要把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上奏到京城去,京城那边肯定处理德王,一点悬念都不带有的。至于如何处罚德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严惩。

  在这方面,无论是对当今的陛下,还是对朝中的那些大臣,陈矩都非常有信心,相信他们都不会让自己失望。

  他没有这么上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天下不止一个德王。光是山东,就还有一个鲁王。

  如果把事干绝了的话,很容易出事。自己来是要把事办成,真搞事搞大了的话,对自己也不利。德王这里局面打不开,后面的事就不好办。

  于是陈矩选择了威胁,相信德王知道怎么选,应该不会和自己鱼死网破。鱼死网破是要付出全家的生命代价。

  事实也正如陈矩所预料的一样,德王吓坏了。

  只不过他已经和德王把话说绝了,这件事再由他去谈,双方都会显得很尴尬。所以陈矩索性就把王安留了下来,这样一来,双方之间就有了一个缓和。这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事实证明,陈矩这个选择是对的。王安进去之后没有多少时间,就再次从德王府里走了出来。

  因为事关重大,陈矩没走,一直在德王府外等着王安。

  看着爬上马车的王安,陈矩有些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了?”

  “回干爹,成了。”王安连忙答应了一声,语气恭敬。

  他的脸色很兴奋,事情如此轻松是他没有想到的。这样一来,自己的功劳也有了。

  “好!”陈矩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大笑着说道:“终于把这件事办成了!马上回去,我要写奏疏送到京城去。同时让他们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去鲁王府。”

  “是,干爹。”王安答应了一声,连忙吩咐马车启动。

  京城,内阁值班房。

  门口有人守着,三位阁老在值班房里喝茶,气氛很是祥和。

  茶水的热气飘荡在屋子中,一股香气顺着门缝飘了出来。

  三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

  内阁刚来的人都觉得这份气氛很和谐,可是以前来的或者来得时间长一些的人都明白,在内阁根本就没有什么和谐的气氛。

  三位阁老在里面肯定在谈什么重要的事,不出意外的话,还是一件让三位阁老生气的事。

  所以他们走路拿东西都非常小心,生怕发出一点点声音将屋里的三人吵到。

  放下手中的茶杯,申时行说道:“你怎么办?”

  张四维冷哼了一声,“还能怎么办?这些人也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上次已经给了他们一次机会,这次居然还来?我看,不能放过。”

  申时行摇了摇头,不赞同道:“山东的局势刚平稳,不宜大动干戈。况且他们这些人也算得上是实心用事。”

  “实心用事有什么用?”张四维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他们办的事,居然拿朝廷的地去做这样的事,他们是在给补偿吗?他们当的是朝廷的官,还是地方的官?”

  张居正一边喝茶,一边气定神闲地看张四维两人的争吵,也不说话。

  他呷了口茶水,吧砸了一下嘴巴,似乎面前的茶水是多么美味的东西,这个时候不喝以后就喝不到了。偶尔目光还有些呆滞,似乎根本就没有焦距。

  不过张四维两人为什么争吵,张正的心里面一清二楚。

  山东的那些官员,张四维早就想要伸一把手了。只不过山东的人也清楚,他们不愿意接受张四维。

  因为张四维的背后是山西梆子,也就是晋商。晋商想要把手伸到山东去,这是山东那些官员不能接受的。如果他们投靠了张四维,那就免不了要被晋商吞掉。

  在这一方面,申时行显然更合适一些。申阁老这个人为人宽厚,人品是没得说,比起张四维要高好几个档次。在朝廷里面也没有什么人支持,即便有人支持,也只是他的门生故旧,算不上真正的地方党派。

  对于山东官员来说,申时行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毕竟在整个山东也是有一个党派存在,这个党就是齐党。在山东当官的官员虽然都不属于齐党,但是山东的士绅是属于这个党派的,很多山东籍的官员都是属于这个党派。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让他们投靠张四维,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他们果断投靠了申时行。

  张四维对于申时行这种收拢齐党的做法很不满意,于是两人在这方面就有了磕碰,一时之间也有了不少的争论。

  不过张居正也不在意。你们随便闹腾,在我这都不算什么。

  这一次,显然张四维看到了机会,只要把山东的官员干趴下,自己一样有机会进入山东,同时还能对申时行形成打击。

  你刚说的那些官员,你自己都护不住。双方在这件事上产生了争论。

  吵着吵着,两人脸不红了,脖子不粗了,也不说话了。他们同时把目光投向张居正,都知道这件事是张居正说了算。

  如果换成别人的话,或许会有麻烦。两人都是自己的心腹手下,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无论偏向谁,都会惹对方不高兴。

  可是在张居正这,就非常无所畏惧。你们两个谁不满意谁滚蛋;如果都不满意的话,你们两个人就一起滚蛋。

  此时的张居正就是这么霸气,因为他有这个底气。

  看了一眼安静下来的张四维两人,张居正放下茶杯笑着问道:“吵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