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规矩不能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冯宽现在心里满是苦涩。

  这个破事谁想干?你以为我想干吗?

  我也不想干,我根本就不想碰,可是现在我身不由己。

  冯宽说道:“这就不劳烦董老爷了,衙门的事还是让咱们自己来办比较好。”

  “这一次也不算什么大事,我们肯定能做好。你回去告诉董老爷,让他放心,本官虽然不是什么英明的官员,恪尽职守还是能做到的。”

  “保一方百姓、护一方平安,这是我为官的初衷,也是我为官以来一直践行的为官之道。”

  “这一次我也一定会一以贯之,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管家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敛了起来,脸色也变得比较难看。

  他没想到这个冯宽居然会这么说。

  你在我面前打官腔?

  你居然和我打官腔?

  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病?而且还是大病!

  冯宽看对方变了脸色,顿时急得不行了。

  你千万不要胡说八道!

  听了我说的话你就赶紧走吧,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劲吗?

  我平常都不这么说话的,现在我这么说话了,你还不赶紧撤?

  可是董家的管家哪管得了这些,他现在满心都觉得冯宽背叛了自己、背叛了自家老爷,心里面恨得不行。

  平时我们给的钱都喂了白眼狼!

  在这个时候,你来这一套?疯了不是?

  董家管家喝了一口茶水,随后缓缓的说道:“大人,这个时候说这些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了吧?每年您的那份银子,我们可是准时准点的给您送过来。”

  “因为同在一个城里住,但凡是有点什么事,我们每年还要给您多花一点。逢年过节的礼物,我们给您的也都是最贵重的。在现在这个时候,您居然来这一套?”

  “城里面正在抓人,而且全都是您的人在抓人,你告诉我您什么都不知道?打官腔、打官腔,您打到我们身上来了?”

  “您收钱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现在这么说!您抓的那些人,难道您不明白是谁的人吗?他们干了什么事让您这么大动肝火?”

  “盐城有盐城的规矩,您来之前盐城是这么干;您来之后,盐城也是这么干。这世道什么都能坏,就是规矩不能坏。”

  “您拿着我们的好处,坏着我们的规矩。冯大人,这不合适吧?”

  冯宽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

  完了,你大爷的!

  你就没看出这里面不对劲吗?

  你就没听出我话里面的意思来吗?

  现在倒好,你到这里来是来杀我的吗?

  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有猫腻是不是?

  到了这个时候,冯宽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站起身子大声说道:“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们!”

  “你们送来的那些东西,我收下来也只是暂时的。你们作恶多端、残害百姓,简直就是最大恶极!”

  “这一次,本官已经获得了切实的证据,一定要把你们一网打尽!”冯宽一脸的义正言辞。

  他根本就不想说这个话,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因为张简修就坐在旁边。

  如果张简修不在的话,冯宽就直接让人把这个管家杀人灭口了。

  不说其他的,抓起来直接扔到大牢里面去。只要进了大牢,他绝对活不过今天晚上,不管想什么办法也都要把他弄死。

  可是现在不行,张简修就在这里,自己没办法杀人灭口。

  看着面前张狂至极的知府,董家的管家顿时就笑了。

  他大笑着站起身子,伸手指着冯宽,仿佛想到了什么最好笑的事。

  一边笑着,他一边说道:“冯大人,您是不是喝多了?”

  “清官?”

  “青天大老爷?”

  “你也配!”董家管家怒声说道:“收我们家银子的事你不说,那你逛青楼的事呢?”

  “问问德月楼的姑娘,哪个月你不去个几次?德月楼里面的花魁,哪个你没睡过?现在在这里装青天大老爷了?早干什么去了?”

  “我告诉你,晚了!就一句话,把你的人叫回来,抓的人都放了。有什么事,去找我们家老爷商量。我们家老爷允许你做的,你能做;我们家老爷不允许你做的,你就不能做。明白吗?”

  “真拿自己当青天大老爷了?你以为你是海瑞啊?什么东西!”

  “你你你你!”冯宽指着董家的管家,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他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的他脸色苍白,身子颤抖,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废物啊,废物啊!

  什么都看不出来!

  董大户你也是个废物,你怎么养了这么多废物!

  你派这么一个废物来!

  全都是废物!

  老子这一次算是被你们坑死了!

  见冯宽不说话,一边的董家管家说道:“你还不用不服气。在盐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我们家老爷的话就是规矩,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天大地大,我们家老爷最大!”

  冯宽听了这话,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完了!

  你们就作死吧!

  你们这是非要把我带上去一起死!

  “这话有点意思。”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随后,唰的一声折扇缓缓地展开。

  张简修缓缓迈步从阴影当中走了起来。

  他看着冯宽两人,轻笑着说道:“本公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话听了很多,但这番论调还是第一次听说。”

  “家父曾经说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对于家父的教诲,我一向都不敢有丝毫的怀疑。今天倒没想到这里会有人这么说,这就让我很好奇了,难道家父说的不对?”

  见到张简修从后面走了出来,冯宽一脸死灰,根本就没有去看董家的管家。

  这个家伙完了,董家也完了,自己也完了,索性就别说话了。

  看到张简修从后面走了出来,董家的管家终于回过了神。

  他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冯宽,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平息了一下气息,抱拳说道:“在下盐城董家管家董福,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