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权钱美色汇聚之地(盟主混吃看书等死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翊钧站在城头上,双手按着城头,又朝着前方比划了一下,随后笑着对身边的徐邦瑞说道:“魏国公,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徐邦瑞有些迟疑的说道:“南京城。”

  即便徐邦瑞很聪明,但也不想面对眼前这样的局面。因为这样的局面实在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在徐邦瑞看来,皇帝这样高深莫测,很不友好。

  如果皇帝对自己有什么说什么、让自己干什么就吩咐什么,这就再好不过了。

  对于自己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个事,皇帝让自己干什么,自己就干什么;哪怕让自己拎着鬼头刀去砍人,这都没有问题;哪怕战死沙场,自己都不觉得有多痛苦。

  如果真的就这样,自己反而倒是松了口气。

  现下却在皇帝身边说着云山雾罩的话,太难受了!稍稍有说不对的地方,那就容易出事!

  此时徐邦瑞的心里面忐忑不安,每说一句话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一点大意都不敢有,

  朱翊钧笑着说道:“看来朕还是很吓人的。朕在身边,让魏国公很不自在啊!”

  “臣骤然见到天颜,心中欢喜有些失态了,请陛下见谅!”徐连忙说道。

  朱翊钧摇了摇头,没去琢磨他是什么心思,也没去琢磨他的想法,只是双手扶着城墙说道:“朕在这里看到了很多东西,最突出的就三个:权、钱、美色。”

  “南京是大明的第二首都,很多朝代都有,但实际上却并不是这么回事,大明朝的这个第二首都是有官僚班底在的。”

  “文官有六部、监察院。武将有魏国公府、有锦衣卫衙门。虽然并不满编,但是京城有的,这里全都有,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南直隶。只要这里有一个皇帝,就能成为朝廷。”

  “这里拥有权力,很大的权力。除了官权力,还有私权力。这里有钱人多,根基厚的人也多。你也不知道谁家里就有什么根基。”

  “至于钱,那就更不用说了。南京这个地方有钱。扬州、两淮、江浙、福建这些地方都是富庶之地,无论是盐,还是丝绸,又或者是海外的走私,在这里都汇聚了大量的金钱。”

  “美色,这里有秦淮河。在这个时代,秦淮美女甲天下。有钱人多所追求的无非就是奢靡的生活、美丽的女人。醉卧美人兮,醉掌天下权。”

  “甚至这种奢靡都体现在了淮扬菜上。从选材到刀工、从制作到摆盘无一不精,甚至都已经到了苛刻的程度。精细这两个字,用来形容淮扬菜恰到好处。”

  “一个汇聚了权、钱和美色的地方,是一个什么地方?”

  徐邦瑞站在皇帝的身后,脑海里有了些想法,却不明白皇帝要说什么,于是只能矜持地站着。

  “京城的信收到了吧?”朱翊钧缓缓的问道。

  闻言,魏国公倒也不奇怪。甚至皇帝得知了信里面的内容,他都不奇怪,毕竟东风镖局本来就是皇家的。外人不知道,自己这个自己人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收到了。”徐邦瑞连忙说道:“臣已经吩咐下去了,让府里面自纠自查。无论有什么问题,等到海大人到了以后,第一时间上报。”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绝对不欺瞒、绝对不遮掩,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朱翊钧轻笑了一声,赞叹道:“魏国公大气!”

  对于魏国公这样的家门来说,这就是一种生存方式。

  家里面的人多了去了,出几个败类根本就无关紧要。只要嫡子没有问题,那就没有问题。其他人有问题收拾了就是了,难道就因为自己犯了错,皇帝就能收拾自己家?

  根本就不可能。只要爵位不丢、嫡子不出事,其他任何人死了都无所谓。丢点脸、丢点好处,都不要紧,事后都能找回来。

  朱翊钧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还没有到针对魏国公的时候,等到自己把事办完,轮到收拾军队的时候,就有他好受的了。

  不过朱翊钧也不得不感叹,这位魏国公是一个聪明人。

  “有这份心就好。”朱翊钧笑着说道:“你们家这两年做的还是不错的,如果他们都能像你这样,倒是让朕轻松很多。”

  “陛下,”徐邦瑞连忙在一边说道:“臣一定更加努力!”

  朱翊钧没有说话,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你心里面有数就好。朕等着看。”

  “是,陛下。”徐邦瑞连忙笑着答应道。

  朱翊钧没有过多的留魏国公,也没有再和他说什么其他的事。

  徐邦瑞的态度已经摆明了,那就是安安稳稳的做他的国公爷;这一次无论皇帝要做什么,他都配合。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翊钧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是先看他接下来的表现了,何况现在也不是针对他的时候。

  等到自己腾出手收拾军队的时候,再看看他有没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朱翊钧也不得不佩服,这就是一个老狐狸,自己想要抓他的把柄恐怕是不太容易。

  这几年,魏国公已经不怎么朝军队里伸手了,每年朝廷拨下来的钱他全都发下去了。

  而且他到处严肃军纪,甚至还惩处了一批贪污受贿的将领,摆出了一副要恢复祖上荣光的样子。显然这是在做给朱翊钧看的。

  无论魏国公的目的如何,他的行为是很好的,而且是有效果的。显然这位魏国公已经意识到什么了。

  甚至朱翊钧觉得魏国公查处的那些贪官污吏很有可能和他也有关系,说白了就是在抹掉手尾。等到将来查的时候,肯定也查不到他的身上。

  他已经查处过了,人都没了,还怎么查到他身上去?

  不过这些朱翊钧也没去追究,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真的要全查的话,那大明就完了,从上到下没一个干净的,大家一起去死好了。

  魏国公离开了之后,朱翊钧转头看着陈矩说道:“海瑞明天早上就到了吧?”

  “回陛下,明天一早就到。”陈矩连忙答应道。

  “这就好。”朱翊钧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让你的人盯着点魏国公,别让人当傻子给涮了。”

  “奴婢明白。”陈矩躬身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