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零章 封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国公家里。

  徐继志一脸担心的坐在椅子上,不时地站起身子向外走两步看一眼。

  明知道父亲回来会有人来告诉自己,可还是忍不住看过去。

  自从父亲进宫之后,徐继志就一直在担心。

  谁也不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这次进宫的结果如何。如果真的出事了的话,就必然不是小事。

  “小公爷,国公回来了!”外面突然传出了惊喜的呼喊声。

  徐继志没有丝毫的迟疑,迈步就向外走了出去,很快就在外面看到了父亲。

  他连忙迎了上去,一脸担心的说道:“父亲。”

  看了一眼儿子,徐邦瑞满意的点了点头。

  儿子的这份关心,他收下了。不过这里也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于是他只是点了点头说道:“跟着我进来吧,有什么事到里面再说。”

  “是,父亲。”徐继志也点了点头,跟着父亲往里面走。

  父子二人很快就来到了书房当中。

  从儿子的手里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水之后,徐邦瑞这才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徐邦瑞说道:“总算是回了魂了。”

  看着父亲突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徐继志明白这一次宫里之行恐怕不简单。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毕竟皇帝到了南京之后摆出来的态度就是在告诉所有人,这一次他来南京是有大事要办,而且非常不高兴。

  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进到皇宫里面肯定要被训斥一番。对于他们这些大臣来说,被皇帝训斥一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真正的处罚那就无所谓。

  何况有的时候,训斥也不是什么坏事。等到父亲平复了下来,他就会把事情告诉自己。

  稍稍平复了一会之后,徐邦瑞这才说道:“这一次见陛下收获不小,与我们猜测的没错。这一次,陛下要在南京搞大事了。”

  徐继志没说什么,安静地在一边听着。

  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最重要。

  “海瑞马上就要到南京了,你该做的事继续去做,不要停。而且多多收集一些消息,看看到时候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这样不太好吧?”徐继志想了想之后说道:“咱们家没必要帮这个忙吧?”

  这是徐继志的心里话。即便皇帝要搞大事、海瑞要来真的,这和自己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真的有事的话,等皇帝吩咐去办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主动去办,因为这样实在是太得罪人了。

  如果事后这些人倒了还好;如果没倒的话,那对自己家就不是很好了。

  徐继志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这样是不是得罪太多人了?”

  看了一眼儿子,徐邦瑞叹了一口气。

  这个儿子哪里都好,就是有一个问题——不够大气。也不知道这些年这一套都是跟谁学的?

  自己家是什么身份?做事哪来那么多顾虑?

  徐邦瑞说道:“你还是没理解为父说的话。这一次陛下要搞大事,那些人剩不下几个了。得罪人的事,你完全不用担心。”

  “不会吧?”徐继志张着大嘴,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剩不下几个?那得多大的案子?”

  “你等着看吧,这一次肯定吓所有人一跳。现在陛下只让我一个人觐见,接下来肯定会有人跑来打探消息。你告诉所有人,我谁都不见。”

  徐邦瑞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一次,谁都跑不了!”

  看着老爹骄横的样子,徐继志有些无奈。

  自己怎么从老爹的话语里和神态里感受到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

  不过他没敢问,也没敢说,害怕挨骂。

  “行了,去办吧。”徐邦瑞摆了摆手吩咐道。

  “是,父亲。”徐继志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这些事跟自己的关系不大,自己只要听吩咐办事就行了。

  等到儿子走了以后,徐邦瑞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幸亏自己家这些年走得比较稳健,尤其是在得到宫里面的生意以后自己没有贪心。

  事实上,徐邦瑞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有得到,就有付出;皇帝给了你那么大的好处,早晚有一天会收回去。

  现在看来,皇帝到了收利息的时候了。那些人眼瞎看不见,自己可不行。

  良久之后,徐邦瑞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一切顺利!”

  夜晚,皇宫中。

  月光洒满了整个宫殿。

  虽然有朱翊钧的入住,但是南京城的皇宫中还是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朱翊钧也不太在意,他更喜欢一个人走在清冷的宫殿里。

  这给他一种更自由、更深沉的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更有利于思考。

  这个时候,陈矩从外面走了进来,迈步来到朱翊钧的面前,轻声说道:“陛下,外面的人送来了消息,很多人都到魏国公家里去了。”

  “是吗?”朱翊钧倒是不是很在意。

  现在南京城上下人心惶惶,海瑞要到南京城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要出大事了。

  再加上扬州和盐城的事根本就瞒不住。皇帝到了南京之后,谁都不召见,这要是没有问题才有鬼了。

  很多心里面有事的人都已经开始四处打探了,想要弄清楚一些消息。能稳坐钓鱼台的人可并不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见了魏国公,想去他那里打探消息的人自然就很多了。

  “那魏国公见了谁呀?”朱翊钧随意的问道。

  “回陛下,魏国公谁都没见。”陈矩想了想说道:“不但谁都没见,而且还闭门谢客了,前后门全都关了。除了除了采买的仆役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出来。”

  闻言,朱翊钧有些无奈。

  你这么干是挺好,可世界上传递消息的方式多了,朕只是做出了一个样子。你这么干是让我安心,可是我现在不安心。

  你这么干会把所有人都吓一跳,大家都会揣测:难道说魏国公家都已经被封门了吗?

  下一步,陛下是不是就要上门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