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六章 清理江南商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着干爹的话,王安整个人都不好了,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连忙说道:“干爹放心,我绝对没有收那些人的好处。”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看看,你干什么?”陈矩一脸的随意。

  虽然陈矩说的随意,但是王安真的不敢随意的听,他很清楚干爹的性格。

  在皇宫大内没有一个太监不知道自己干爹是什么人。很多人对干爹当年的历史都是很清楚的。

  原本干爹不过就是宫里面的一个小太监,当年宫里面的大太监冯保权势熏天,没有人敢望其项背。

  在冯保死的时候,干爹直接接住了晕倒的陛下。据说前后有好几次干爹都在陛下的身边,自那以后就深得陛下的信任,陛下一直将干爹带在身边。

  那个时候,张诚得到了陛下的重用,将东厂收入了囊中。

  只有干爹一直就在陛下的身边兢兢业业。所有人都觉得干爹恐怕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一直都要被张诚压一头。

  可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干爹那可真的是下手稳准狠。现在整个皇宫里面,谁不知道干爹才是陛下身边最亲近的大太监,稳稳的压着张诚一头?

  这几年跟在干爹的身边办事,王安更了解干爹了,无论是做人做事,突出一个字——狠。

  你看他平日里笑眯眯的,对谁的态度都很和蔼,也不疾言厉色。

  可是王安心里却知道,真到了下手的时候,干爹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这次自己一时糊涂,就着了那些人的道。

  王安现在终于回过神来了,那些人已经握住了东风镖局和聚福商号,他们在这里面已经赚了很多的钱,这次就想把手伸进盐里面来。

  如果是单纯的生意的话,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是个人都知道食盐的生意有多么的赚钱,可是这些人不一样,朝廷超l不可能让他们把势力扩展得过大。

  像现在的江南商人,就已经尾大不掉了。陛下给他们画好了路让他们自己去走,可是他们现在这些人想要自己找出路,已经不满足于皇帝让他们走得路了。

  做什么生意赚多少钱,这都是小事。他们想要拓宽自个儿的路,这才是大事,这也是朝廷绝对不会允许的事。

  想到这里,王安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行了,起来吧。”陈矩轻声的说道:“你还年轻,事情做了那么多,功劳也不小。这人轻浮一些,也不怪你。”

  “这是人之常情,”陈矩说着就把茶杯放了下来,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声音也有一些低沉的说道:“可是这人轻浮也有个限度,尤其是咱们这些做奴婢的,踏实稳重还是要的。”

  “干爹,”王安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说道:“儿子明白了。”

  “行了,这些事就和你说到这儿了,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现在去把名单拟一份出来。无论是谁想参与进来,都把他们的名单列上。”

  王安打了一个哆嗦。

  难道干爹要报复这些人了吗?

  王安心里面顿时就有一些胆战心惊了起来,仅仅只是询问了一句,就要被收拾了。

  “不要乱想,”陈矩瞥了一眼王安,冷哼了一声说道:“做好你自己的事。“

  “是,干爹,”王安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向外走了。

  出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安还因为脚步不稳拌在了门槛上,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陈矩的声音悠悠地从里面飘了出来,“脚踏实地走的稳一些,不然摔了跟头就站不起来了。”

  王安吓了一跳,连忙在门口对着里面磕了一个头,才爬起来向外走了出去。

  等到人走了以后,陈矩摇摇头。

  还是太年轻了,被人一奉承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了。还是要敲打一下他,不然将来就要惹出祸来了。

  作为最早跟着朱翊钧的太监,陈矩对这位陛下可谓相当的了解。

  自己这位陛下看起来年轻,看起来随和,可是城府却非常深,做事的章程一点都不乱,一步一步非常有章法,仿佛早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

  越是这样的皇帝,越不允许有人乱了自己的章法。

  看来飘起来的人也不光是王安,有些人这几年好处吃多了就有些坐不住了。

  这人喝了汤就想吃肉,吃了肉就想吃排骨。今天吃了排骨,明天就想吃烤全羊。

  表面上看起来南京城似乎陷入了久违的平静,朝廷也不再抓官员了,仿佛一切都过去了一样。

  可是在看不见的地下却是暗流汹涌。各地的很多人都跑到了南京成了各种人脉,也开始逐步的显现了出来,大家都在到处的托人找关系。

  一时之间,南京城里面流言就多了起来。

  只不过知道消息的人把嘴闭上了,不知道消息的人怎么打探都打探不到。

  作为南京城里面有数的实权派,魏国公早已经得到了消息。

  看着脚步匆匆走进来的儿子,魏国公没好气的说道:“急什么?”

  “父亲,你听说了吗?”徐继志连忙说道:“这次的事情还没完,朝廷好像要找商人的麻烦,据说已经准备抓人了。”

  看了一眼儿子,魏国公冷哼了一声说道:“能让你打探到的消息,还能是什么重要的消息吗

  闻言,徐继志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的神情,不过还是目光闪烁着说道:“这件事恐怕是真的啊!”

  “我当然知道是真的。”魏国公哼了一声说道:“赶快说你要干什么?说完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父亲都说了,这次抓了商人之后就没有人做盐的生意了,好像陛下准备挑选一批商人来做皇商。”

  “怎么,你动心了?”魏国公笑眯眯的问道。

  徐继志点了点头说道:“父亲,有这样的好机会,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动心呢?如果这次能拿到皇商的名额,那可是一条稳定的财源。”

  魏国公冷哼了一声,随后忍不住就笑了。

  哈哈大笑,笑起来停不下来那种。